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节 内应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29 2007.06.12 13:51

    想到这里胡庭芝便有些黯然神伤,虽然看上去自己为眼前这位主君设计的策略似乎在一步步实现,但胡庭芝内心深处却知道,光是在战术策略上的一些手段永远无法改变真正的大势,纵然你能够一时一地占得优势,但决定一国之归属却绝非光凭这些手腕便能得逞的,自己的所作所为真的能够扭转已然向李氏天下倾斜的天平么?胡庭芝不知道自己费尽心机所为是不是徒劳,但正所谓食君禄忠君事,这也算了了自己一分心愿。

  瞧着还沉醉于自以为得计的主君,胡庭芝心中微微发苦,也罢,也罢,尽尽人事吧,都言天命所归,又言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自己也只能尽自己所能助自己主君一把了,究竟能不成成事,那就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了。

  帝都城中再一次陷入了迷惘之中,陛下身体不佳准备退位一事不胫而走,在诸王之会的当天下午便传遍了整个京城,而在当晚各个府第中举行的舞会当中已经成为最热门的话题。陛下沉迷于大烟不理朝政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大烟的奢靡让帝都的无数贵族官员们都乐而忘返,整日沉醉于云雾之中不问世事,一想到烟圈中想要什么便有什么,所有困难烦恼责任压力都可迎刃而解,那种轻松愉悦感简直让人无法不沉迷求中,而一旦真正喜欢上这个东西,便再也没有人愿意从中出来。

  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在关注一个问题,究竟是谁会来接替陛下接任新一任帝国皇帝?几位亲王被招来京的意图似乎一下子明朗化了,原来陛下早已经料到了自己身体不行欲待让几位亲王中的一人接替自己担起帝国重任。但是又会是哪一位亲王更适合呢?大殿下还是湘王殿下,甚至是楚王殿下?虽然帝都中也有一种流行的说法称要论对帝国的功绩和理政的能力,秦王殿下才是当之无愧的最佳人选,只可惜秦王殿下仅仅是一个驸马身份的异姓王,与司徒家族并无血缘关系,这种情形下想要接替大宝之位的确不大符合帝国民众的心理定势。但也有人称现在的帝国已经是日薄西山奄奄一息,正是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皇帝来引导帝国走出困境,而这个人非秦王殿下莫属,昔日唐河帝国开国皇帝还不是以前朝一介藩属崛起,进而建立了辉煌数百年的唐河帝国,那现在秦王殿下又有什么不可以效仿当年的帝国开国皇帝呢?

  当然这种说法在帝都中并不是主流,大多数人还是把目光投向了大殿下和湘王殿下,毕竟这二人才是真正的司徒嫡系,在绝大多数帝国民众尤其是帝都民众心中,也许这二人之中的一个才会是真龙天子,虽然他们并不认为这二人就能够比现任皇帝干得更好。

  作为两个热门候选人,似乎二人的表现也大相径庭,如何赢得帝都士绅贵族的全力支持司徒泰有着绝对的信心,尤其是有司徒玉霜的牵针引线,司徒泰坚信自己只要全盘接收了老九这一系的势力,自己完全可以以压倒性的胜利出局,无论谁也无法阻挡自己的胜出,司徒彪不能,其余人更不能。他也做好了一切准备,一旦战事爆发,他也有信心应对这一切。

  对于这位十八公主的突然造访,陆文夫充满了惊讶,拿着邀请的名贴,他甚至愣怔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这位出身低贱的十八公主究竟是谁,这个时候突然冒出这样一个人物来,陆文夫实在不明白对方有什么意图。

  这位十八公主陆文夫不是不了解,在与李无锋和十七公主订婚之时,就传出这位十八公主意欲与十七公主争夺这个与当时西北王联姻的机会,只不过出于种种原因,这种传言也仅仅流于传言,并未为那场订婚仪式带来多少风波,但那时候身为内政大臣的陆文夫便意识到了这位十八公主似乎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能够有这种想法的人本身就意味着麻烦。而现在这个敏感时候,这位十八公主又跳了出来,看来每到风雨欲起的时候,这个女人都会不甘寂寞啊,不知道这中间又有什么花样出来。

  望着窗外有些阴沉的天际,手按窗栏的陆文夫心中无限感慨,从内政大臣到行政大臣,自己这一步在其他人眼中似乎完成了一个质的跨越,终于登上了帝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但其中甘苦也只有自己才知道。帝国已经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帝都,除了一个所谓的帝国名义,现在还有什么能够真正代表帝国?但帝国走到这一步,却不能不继续走下去,司徒泰也许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现在还有其他选择么?想到这儿,陆文夫又忍不住摇摇头,帝国已经够乱了,他实在不希望还会有什么意外之事再冒出来,能够安安稳稳的让大殿下坐上皇位,至少也能安稳帝国那些宿老贵族们的心,有燕云、东海、江南作后盾,再适当调整前期在东海和江南引发无数风波的政策,陆文夫相信局势可以逐渐稳定下来,当然,前提是李无锋和司徒彪不要在滋生事端。

  司徒彪也许要好打发一些,从大殿下自信满满的态度里陆文夫也能感受出一二,那位湘王殿下和大殿下之间肯定有什么秘密约定。李无锋虽然棘手,但只要能够己方同心,相信他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举起反叛大旗,当然也不能希望他能够真心实意的臣服帝国,能够与李无锋维持目前的和平状态也就是陆文夫最大的希望了。

  在一阵胡思乱想之后,陆文夫重新把注意力回到手中的请帖上,请帖内容十分简单,仅仅是邀请自己到十八公主府一晤,有重要事情通报,他想象不出自己与这位十八公主有什么可一晤的,但对方毕竟是皇室公主,虽然陆文夫完全可以以公务繁忙推辞掉这个看上去有些莫明其妙的会晤,但内心的好奇还是让他决定抽时间去见识一下这位突出奇兵的十八公主究竟在玩什么深沉。

  其实这个时候困惑的并不仅仅是陆文夫一人,几乎在同一时刻,收到这位已然逐渐淡出帝国政坛的十八公主邀请帖子的重臣们除了陆文夫之外还有财政大臣田易、军务大臣吉林以及内政大臣西顿,另外原羽林军统领司徒明照和禁卫军团军团长马远往以及帝国宪兵司令孙成休都同样接到了这样一封奇怪的邀请帖子。

  贴身护卫们都用警惕的目光注视着这个全身被遮得严严实实的家伙,此人究竟从什么地方进入宅院的护卫们都无从知晓,他们只是接到通知,安全局的人将带一名重要人物来见秦王殿下,他们不得阻拦和检查,但作为秦王殿下的近身护卫,一个陌生人进入秦王殿下独处的房间,无论从何种角度来说都应该进行例行检查,否则就是自身的失职,但是这个合理要求却遭到了秦王殿下的拒绝,这让护卫们很是郁闷。

  房间中只有无锋一人环抱双肘站在窗前凝视着窗外的景色,天色有些阴沉,这在春意盎然的帝都很少见,有些强劲的北风似乎要展示它在离开之前最后一次威力,将窗外的垂柳刮得四处摇摆,残花落地,风举衣袂,鲁黛月和妙音二人大战正酣。

  鲁黛月的一手南明离火剑法得衡山真传,大开大阖间,剑气纵横,激荡起阵阵风雷,一个女儿家能够使出这般具有狂风扫落叶般的攻势剑法委实有些少见,剑气运至极处,飞扬的柳枝扫过顿时化为段段残枝,这般强劲的威势连无锋看得也是暗自点头不已,反观一身尼袍的妙音,粉面朱唇,昔日庄重肃穆中似乎多了几分妖娆,顾盼神飞的眸子里一抹媚意时隐时现,身形游走于剑影中,宽大的尼袍广袖间春guang偶露,比起往日的拘谨,今日的妙音似乎更像是一个下凡的观音。

  剑走偏锋的妙音面对对手铺天盖地的剑气丝毫无所畏惧,峨嵋的乱披风剑法在她手中已然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从六岁学剑,十二年如一日,方得今日之成,辛辣诡异的乱披风绝技招招见杀,面对强大的对手竟然半点不落下风。

  吸引无锋目光的并非众女的武技,三阳真力大成得益于眼前诸女,不过兹事一过似乎众女反而与无锋疏远起来,这么些日子里,无锋竟然未能近得了身,好在这段时间无锋也没有太多心思在这上面,倒是今日闲暇之时,远观诸女相斗倒也别有一番韵味。

  细碎的脚步声终于由远及近,馥郁的花香随着客人的到来扑鼻袭人,无锋转过身来,微笑着打量着眼前这个全身都被一色紫纱裹得一丝不露的蒙面人,唯有一双熟悉的眼睛还能分辨出来人身份,“玉真,别来无恙?”

  强烈要求推荐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