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四节 尔虞我诈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22 2006.07.31 07:37

    两位五湖和江南的地头蛇交换了一下惊异的眼色点点头,廖其长脸色略略有些尴尬的道:“老弟,看来什么事情也瞒不过你啊。你说的乾坤道和它背后的人我们也清楚,可是一来六殿下平素的表现让人不敢恭维,二来光凭乾坤道那点力量恐怕也难以支撑危局,现在要想稳定五湖,恐怕光凭一些地方力量难以起到力挽狂澜的作用,可帝国军事力量都摆在明面上,驻防五湖的第五第六军团都亲附于三殿下,但三殿下似乎又不能完全控制,尤其是第六军团情况更可疑,几个独立师团情况也差不多,六殿下手中无兵权,如何能够保得住五湖?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六殿下母系家族是五湖地区地主豪族,乃是五湖地主豪族们的头号代表,素来敌视五湖工商业阶层,六殿下就算能够控制五湖,只怕只会更加加重这些土地贵族们的权势,常兄背后的工商业阶层情形也与原来无异甚至更差,这不符合常兄和五湖工商业阶层的想法。”

  听得廖其长如此一说,无锋也初步能够了解二人的如意算盘。这二人以及他们背后代表的工商势力眼见得自己的西北大力发展工商,而这些年江南和东海虽然富甲一方,但盛极而衰,已经隐隐约约露出了下滑的苗头,这两年里帝国总商会评出最富有活力以及最适合工商业发展的排行榜和潜力榜中五湖郡无一府入选,而江南七府的名字也逐渐消失,仅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两地工商业阶层在遭受了保守的地主贵族势力从各方面的压制后,原来欣欣向荣的发展势头已经完全消失,工商经济停滞不前,取而代之变成了西北六府和北吕宋二府轮流上榜。这种现象看在众人眼中,急在他们心中,但帝国在江南和五湖的地主贵族势力却得到了帝国朝中保守势力的支持,各种限制工商业阶层参政议政以及限制工商业发展的措施不断出台,比如严禁工商业者捐官补实缺,限制海外贸易,对工商行业增加捐税,以及府与府之间的商品流通增收周转厘金等,这些都极大的打击了两郡工商阶层的积极性和进取心。

  现在五湖岌岌可危,他们既不愿意看到外族势力入侵五湖,又不愿意让以司徒元、司徒彪等为代表的帝国土地贵族势力完全控制五湖,而虽然是士族出身但却是在用人取士方面无分贵贱的无锋又极力支持发簪工商业,现在西北的势力已经延展至大半关西,直逼五湖大门,西北在对外对内战争表现出来的强势也让各地工商势力暗自窃喜,至此关键时刻,无锋也就成为了包括廖其长和常贵所代表的整个南方工商势力的首要联合对象。

  见无锋沉默不语,常贵还以为无锋有些顾忌,遂大包大揽道:“老弟,司徒峻的在关西和五湖的地位并不稳固,我也看得出你是在估计帝国中央的反应,否则汉中和锦城早就应该在你控制之下了。既然如此何不借此机会干脆进军五湖,只要你西北大军一开进五湖,我常贵第一个响应支持你的守土保疆举动,一切后勤供应全部由我常贵负责,另外五湖地区地方官员人事亦全权由老弟安排,老弟觉得怎么样?”

  对方抛出来的条件不可谓不诱人,但无锋却知道美好条件背后往往是充满了风险,和司徒元司徒朗达成的条件便是自己不能进入五湖,自己势力范围只能局限于关西,一旦进入五湖便有可能和司徒元司徒朗撕破脸皮,而最重要的是司徒彪的潜势力并没有完全浮出水面,第六军团的不安分正代表了这一点,无锋一直怀疑第六军团其实是司徒彪手中的一张双面牌,不到关键时候不会轻易打出,而且无锋也坚信司徒彪要想争夺皇位绝不仅仅只有第六军团和乾坤道这两张牌,他的手中肯定还有其他杀手锏没有使出,只是现在无锋也无法推断出对方究竟还埋伏着什么。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现在决不是进军五湖的好时机,尤其是在帝都皇位之争还没有显山露水的时候,不顾估计也快了,一旦司徒元和司徒朗的联盟成功,那也就该兑现自己诺言的时候,只要关西名正言顺的纳入自己手中,自己在帝国内部的势力范围圈便可真正成型,到那时候,自己完全可以一面积极整合势力圈内的各方力量,养精蓄锐,一面密切注视五湖和河朔态势,坐看各方势力在中原和南方混战,一旦时机成熟,便可选择南到泸江北到南捷洛克几千里战线上任意一处作为突破点,开始自己第二轮扩张,到那时候,也许这二人所说的才会真正纳入自己的计划内,但此时,却是不是一个好时机。

  不过现在却不是告诉对方这些情况的时候,但却要给对方一些希望,让对方不能对自己失去信心,无锋思衬着该如何说服对方接受自己的想法。

  “廖兄,常兄,我很感激二位对我李无锋的厚爱,我也不希望看到外族入主我们中原大地,五湖是我们唐族的粮仓,更是我们唐族的昌盛之地,只是眼下的形势让李某心有余而力不足。”无锋斟酌再三才启口道。

  “二位也知道现在帝都形势混沌不清,但我可以肯定,短时间内,这种局势就会有所改观,谁究竟能登上皇位我们暂且不谈,但可以肯定的是,无论谁坐上皇位,都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五湖沦入外族魔掌。现在李某只是一个西北军政节度使,关西四府虽然暂时由西北军控制,但这是历史原因了,太平教、三江林家、天南郎家在关西大地上混战不休,李某不忍见关西成为一片废墟才出兵关西,如果说李某一腔热血只想为帝国分忧解难,二位可能要说我李无锋太虚伪,我不讳言进占关西存有私心,西北六府经济虽然有了长足进展,但由于历史原因,基础太差,几乎是白手起家,要想与中原内地诸郡相比,实在差得太远,而西北特殊的地理位置,西北面有游牧诸部,北面有西斯罗人和卡曼人,西南还有吕宋和西域诸国,处于这种众敌环抱之中,西北不能不保持相当数量的军队。”

  “但二位也清楚,军队不是一群农夫集合起来就能够打仗的,他们需要训练装备和薪水,这种负担已经让西北财政不堪重负,不瞒二位兄长,若是没有在西面的印德安抢掠了一番捞取了一笔,西北财政早就破产了,但这种临时应急手段既不可能常用,也不可能常有,可西北又离不得这支数量庞大的军队,所以李某也就不得不厚颜打关西的主意了。关西虽然比不上二位兄长的五湖江南,但财政收入远远强于西北,这样一来也可以使李某能够稍微喘一口气。即使这样,李某假借调解三殿下的名义进入关西还是遭到了帝国中央那些个大臣们的口诛笔伐,现在帝国新皇即位在即,二位兄长却要李某以守疆卫土的名义出兵五湖,二位想一想,这会给新皇带来什么印象,这又会帝国民众带来什么看法?我想光是帝国民众的舆论都足以将李某淹没了吧。所以我也请二位兄长理解我的苦衷。”

  无锋的一番话于情于理说得声情并茂,半真半假的泄露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内情更让二人觉得无锋的话并非没有道理和依据,只是二人一厢情愿的期望却落得个这样的结局,委实让二人有些失望,尤其是事关切身利益的常贵,更是失望之色溢于言表。他已经对帝国司徒家族的内耗完全丧失了信心,无论是司徒峻还是司徒彪,他也不相信新皇即位就能挽转五湖的局势,即便是在司徒明月在位之时,一样对马其汗人的入侵束手无策,在他看来这几个皇子甚至还不如司徒明月,起码司徒明月还敢于和马其汗人硬碰硬的打上几仗。

  “老弟,你就不再考虑一下?你就能忍心眼睁睁的看着五湖沦入异族的铁蹄之下?”常贵忍不住还想作最后一丝努力。

  “这样好不好?常兄既然对帝国不抱信心,我李无锋就在这里撂下一句话,如果新皇即位后一年,五湖仍然还是目前这种情势,或者还有恶化的迹象,我李无锋答应二位,无论什么情况下,我西北军一定出兵五湖,收复失地!这就当作二位对小弟的厚爱和信任的报答!”无锋长身而起,言辞铿锵激烈的断然道。

  “此话当真?!”像是溺水之人捡到一根救命稻草,常贵和廖其长同时眼睛一亮,站起身来拉住无锋的手惊喜的问道。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无锋的话斩钉截铁。

  “好!我常贵就静候老弟佳音了!”常贵也不顾自己赤条条的身子没穿任何衣物,高声笑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