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节 廷议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745 2004.02.11 13:50

    整晚被欲火所困的无锋都没能睡个好觉,孤枕难眠这个词的深刻含义从来这么贴切的感受到,躺在床上难以入眠的无锋有几次都想爬起来冲进隔壁不远房间的秦霜影和顾云霞的房间,干脆直接将二人一起解决,但思前想后都觉得这有损于自己的光辉形象,有些得不偿失,只得忍气吞声连喝了几碗冷茶强压熊熊燃烧的欲火,蒙着被子硬挺过这难熬的一晚。

  第二天一大早,无锋便起身锻炼,并为入城晋见作了一些必要的准备。

  在进城时发生了一些预料之中的插曲,几家消息“灵通”的新闻媒体在得知帝国西北军政节度使完成北吕宋的军事任务后即将进京面面圣述职这一消息后,立即派出超强阵容一大早便在城门前守候,终于将无锋一行堵在了西城门内。任凭无锋说破嘴皮,众多记者仍然要求无锋在接受采访后才进京述职,即使无锋以皇帝陛下正在等待召见为名作掩护依然未能使这些见惯大风大浪的记者们死心,最后无锋不得不答应先接受记者们的采访,但每家媒体只限回答三个问题,总时间限定在一个小时之内。

  好在这一次无锋已有经验,对涉及私人方面的问题一律以无可奉告作挡箭牌,使得记者们的积极性为之打击不小,不过鉴于无锋此次“为了民族大义、帝国尊严和人道主义而毅然进军吕宋”(《帝国新闻》语)这一事非同小可,而帝国国内对此事的详细经过还不是很清楚,所以大多数记者还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这一问题上面。

  无锋一一作了解释,并不厌其烦的讲述了当地百姓是如何拥护帝国,少数民族是如何倍受歧视和惨遭种族清洗,自己的军队是如何浴血奋战解民于水火之中,以及新成立的地方自治政府的架构,与帝国中央之间的臣属关系等,听得记者们无不眉飞色舞如痴如醉,一扫帝国军队在南线与马其汗人冲突失利之后这段时间的郁闷和憋气。甚至有不少老于此道的记者已经在暗暗构思,如何以最快速度、最为振聋发聩最为标新立异的题目、最为详实而又夸张的内容来吸引早就满腹怨气的帝国臣民的眼球。

  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虽然记者们对无锋的招待会时间如此之短很不满意,但一想到无锋在尚未觐见皇帝陛下的情况下居然能抽出这等宝贵的时间来接待记者们,对新闻媒体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都还是能够接受。

  在商定后续采访事务后,无锋装出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离开了记者们,各媒体的记者们也纷纷离开返回各自办公地点力争以最快速度将这头等新闻见诸与报端,更有甚者已经开始准备为下一次单独采访无锋开始积累素材,处心积虑要写出高水平新闻,为竞争帝国新闻出版署每年度举办的最高奖项“金喇叭奖”而努力。

  帝国皇帝司徒明月最近有点烦,虽然借南部战线失利的借口,清洗了倾向于自己三子司徒峻的南部军区派系,但这并非他的本意,任谁也不愿意见到自己国家军队的失利,只是既然出现了这种现象,那就必须要有人来负责,正好这陈向南和他的手下有些偏离了自己安排的轨道,那就只好让他们来承担这个责任了。

  可这并不是最困扰他的烦心事,西北的这个人才是最令他感到矛盾的。威震西北,民族英雄,领地内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野心勃勃,居心叵测,胆大妄为,骄横跋扈,这一系列说法似乎很难集中在这一个身上,这让自己这个帝国皇帝也显得有些作难。大臣们群起而攻之,而自己的两个儿子却又为其倾力辩护,甚至不惜来煽自己的枕头风,这还真让自己有些作难啊。

  算算时间,这家伙也该这两天就到了,也罢,等他到了后,看看他自己怎么解释再说吧。司徒明月斜倚着御椅扶手,心不在焉的听着殿下新任帝国情报副大臣周保中汇报米兰人与马其汗人秘密和谈的情报,一边想着。

  “由于战场上接连失利,早在半个月前,米兰国内要求结束战争与马其汗人谈判的呼声便开始高涨,在他们朝中以副首相尼尔森为首的主和派多次向国王路易十一建议要求与马其汗人谈判,但直到十天前米兰王国第二兵团再遭马其汗军队东路集群重创后,路易十一才同意了尼尔森的建议,由尼尔森负责与马其汗人的秘密谈判。”

  汇报情况的是一个身材高瘦的中年男子,他就是新任帝国情报总署副大臣的周保中,原是帝国内政总署下设的国家安全署的署长。

  由于帝国情报系统接连出现失误,对帝国南线失利负有相当责任,司徒明月撤消了原帝国情报总署副大臣霍普金斯的职务,并交帝国最高审理院审理,任命周保中替代他,而帝国情报总署的大臣铁能也被罚俸一年,一月不得上殿议政。而负有最大责任的军务总署军事情报局局长马正风则被撤消一切职务,并被剥夺了爵位和士族身份,直接打入天牢,等候审理院宣判,其全家妻儿老小也被发配为奴,直接送奴隶市场以官奴性质拍卖。

  见坐在御椅上的皇帝陛下有些心不在焉,周保中清了清嗓子,继续汇报:“尼尔森与马其汗人的谈判进展很快,看来马其汗人也不想过分陷入东线战争,根据可靠情报,双方已经达成了协议,具体内容还不清楚,但马其汗人撤出米兰境内,双方军队各自撤离边界地带,以及恢复双方贸易外交关系等几大条款应该是其主要内容。”

  司徒明月终于将注意力回到面前:“那这么说,马其汗人可以专心专意应对我们啰?”

  “应该是这样。据说米兰人对我们也十分不满,认为我们没有投入足够力量的军队,使他们一方战线压力过大,才会导致他们失败。”周保中小心翼翼的回答。

  司徒明月半天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思索,周保中见皇帝陛下陷入了沉思,也不敢多说,只是静静的等待。

  “很好,朕知道了,你先退下,马上要早朝了,朕要准备准备。”轻轻摆了摆手,示意周保中离开,司徒明月有些疲惫的靠在椅背上。

  周保中无声的行礼告退。

  随着早朝的钟声响起,早已等候在勤政殿外的大臣们鱼贯进入大殿,准备新一天的朝议。一身正装的皇帝司徒明月也已高坐在面南背北的九龙御座上,面上早已没有了疲惫,看上去精神焕发。

  “诸位爱卿,有奏尽快报上来。”扫了一眼殿下群臣,司徒明月的心情似乎又好了一些。

  “启奏陛下,臣周保中有奏。”按照司徒明月的吩咐,副情报大臣周保中首先出列了。

  “讲。”

  周保中便将早晨汇报的内容简要的复述了一遍,这个情报立即引起了殿内众臣的议论纷纷。

  “诸位爱卿对此事有何看法?尽管说来。”司徒明月脸阴了下来,扫了一眼交头接耳的群臣们。

  大殿内顿时安静了下来,一时间竟无一人说话。

  最后还是军务大臣何知秋有些微驼的身影出现在大殿正中,“禀陛下,臣有奏。”由于帝国情报总署副大臣霍镨金斯以及自己的属下均被皇帝陛下打入天牢,让沉浮官场几十年的何知秋也深感天威难测,他本不想发言,但事关前线军队的命运,他知道即使自己不发言,最终皇帝陛下仍然会点到自己头上,所以只好主动出列。

  “何爱卿,说说你的看法。“司徒明月阴沉的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

  “如果米兰人与马其汗人停战,将会对我们南线产生巨大的影响。目前马哈德人和安达科人事实上已经与马其汗人妥协,他们的军队根本没有动静,再加上米兰人的停战,马其汗人的东线已无任何压力,他们的精锐部队羽林兵团必将挥师西移,这将对我们南线的军队产生巨大威胁。而南洋联盟拒绝了我们的要求,仍然与马其汗人保持正常经济贸易关系,再加之这东边几国也恢复与马其汗人经济往来,我们的经济制裁其实毫无作用。”

  “继续说下去。”司徒明月面无表情的说道。

  “而马其汗人在占领了越京国后已经稳定了占领区的局势,并没有出现我们想象中的骚乱或起义,现在有情报显示,驻越京国的马其汗占领军已有一个师团在向东移动,估计是准备加入他们自己国内的战场。三江郡的少数民族骚乱至今仍未平息,不过我怀疑即使平息了,林国雄也不会接受帝国的指令配合南部军区的行动,他也许会找出另外的借口来搪塞。”何知秋的声音越来越低沉。

  “那你的看法?”司徒明月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感情色彩。

  “臣认为当慎重考虑,南线军队目前士气不高,而且新开拔前线的部队情况不熟,而且也比较疲劳,不宜进行大规模的战役。”何知秋鼓足勇气说出自己的看法,背上却是虚汗长淌。

  轻轻吁了一口气,司徒明月没有发表看法,阴挚的眼光却在其他大臣的脸上流连。

  “诸位爱卿还有其他看法吗?”司徒明月毫无感情的声音在大殿里回荡。

  “臣赞同何大人的看法,现在我们在南线的军队与马其汗人相比并无任何优势,而马其汗人现在已无任何后顾之忧,可以一心应对我们的攻势,恐怕我们短期内很难取得胜算。现今已临近祭春节,祭春一过便是春耕大忙季节,如果继续战争,臣担心会影响今年五湖地区的农业收成。”出列的是帝国农政大臣秦跃东,他是帝国老资格的元老,已经担任农政大臣达十二年之久,在朝中也以清廉著称,威信很高。

  五湖地区是帝国最重要的粮仓,向来有“五湖熟,天下足”之说,五湖地区六府均是沃野千里的良田,又经过数百年的开垦,它的粮食产量占整个帝国粮食产量一半左右,它出产的粮食不仅供应帝国,还大量出口,为帝国赚回大量金币,它在帝国中具有无可替代的地位。

  秦跃东的一席话立即引起了许多大臣的反应,前两年帝国全境大旱,粮食收入锐减,迫使帝国动用了粮食储备,至今还未弥补足,去年又遭遇洪灾,粮食收成也不佳,此话一出,连司徒明月也不禁微微皱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