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节 闪击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334 2005.01.18 15:14

    就在来自腾格里草原上的旋风铁骑跃马横戈,横扫毫无防范的西斯罗帝国西部广博的平原时,早已蓄势待发的西北大军也是翘首企盼,只等最后的一声令下。

  黎明的曙光终于慢慢的爬上树梢头,早起的鸟儿兴奋的在枝头跳跃鸣唱,间或捕捉觅食,早起的农夫甚至已经开始整理农具,为一天的忙碌作着最后的准备,农舍的炊烟三三两两的升起,预示着又将迎来繁忙的一天。官道上尚未有什么行人,毕竟这等舒适的天气,谁也想在被窝里多呆一刻。

  又是一个美妙的初夏之晨,虽然这片领地上战乱频繁,但肥沃的大地上仍然是麦田处处,金黄的麦浪随着微风轻轻摇摆,象征着这一季又是一个难度的丰收年辰。一切显得是那么的平静安详,丝毫看不出这里还是卡曼占领军控制下的捷洛克公国,占领军的到来似乎并没有给这里带来更多的变化,至少目前是这样。

  一身甲胄的军官使劲伸了一个懒腰,把目光从远处收了回来,“唔,该好好休息一下了。”喃喃自语道,军官略一夹马腹,策马往回转,“弟兄们,可以回营了,又是平安无事的一天,下一班的兄弟们马上就会来接班了,咱们往回走吧。”

  紧跟在他后面的是一个标准的卡曼百人队,这是一个担负巡逻任务的典型混成百人队,六个步兵十人队,三个轻骑兵十人队,一个弓箭兵十人队,构成一个有机的巡逻整体。得到长官的命令,处于巡逻警戒状态的士兵们都松了一口气,前队迅速改为后队,骑兵队也在短时间内完成了调整,收拾起巡逻队形,开始踏上回程。一切显得有条不紊秩序井然,显示出这支巡逻队极佳的综合素质。

  随意的瞥了一眼西方,再往西去就是唐河人的领土了,上面已经命令为了不刺激西边的唐河人,禁止巡逻队进入双方边境十里之内,军官队这个命令很不以为然,若是唐河人真有心要挑起战争,无论如何避让那也无济于事,只是他们有那个能力吗?

  轻蔑的撇了撇嘴,军官脸上浮起不屑一顾的笑容,外强中干的纸老虎纵然气势惊人,但能吓得到饱经战仗的自己一方么?不过听说西北的唐河领主不是一个善类,也听说曾经和腾格里草原上的罗卑人打过仗,不知道是不是唐河人自吹自擂?很有可能,唐河人就死爱面子,一丁点儿打个事情也能被他们吹的天花乱坠。

  甩了甩头,似要将头脑中那些纷繁杂乱的念头甩开,别想那么多了,那些都是上面操心的事情,有麦利大人统率,相信捷洛克很快就会成为帝国的一部分,就像甲马地区一样,军官嘴角慢慢露出微笑,打完这一战,自己怕似有望晋升千人队队长了吧?同僚们都论资历论战功好像都还没有谁能比得过自己,唉,都怪自己这张嘴,有时候不知不觉就把上司得罪了都还不知道,不过这一次肯定应该轮到自己了。

  嗯,妻子和女儿微笑的面容似乎又在面前浮动,一别就是半年多了,也不知道家中情况怎样,这次回去一定要好好补偿补偿一下妻子,尽尽丈夫和父亲的义务,但愿这一仗能早一点结束,不要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呆太久,虽然这里看上去也还算不错。

  就在马背上的卡曼军官胡思乱想的时候,远在三十里开外的西北独立第一骑兵师团已经完成了最后的集结准备,两万精神抖擞的甲士一字排开,这是何等壮观的一副宏大场面啊,身为师团长的崔文秀披甲戴盔,单手横戟勒马,一双鹰目下神光湛然四射,挥手行礼声如洪钟:“报告节度使大人,独立第一骑兵师团整队完毕,请您指示!”

  努力深吸了一口气,同样是全副武装的无锋独居方队正前方,一身金甲在旭日阳光下熠熠发光,宛如一具金甲魔神,弥天气势笼罩全场:“弟兄们,帝国的盟友捷洛克危在旦夕,一旦捷洛克失陷,下一个受害者必将是我们西北!我们辛辛苦苦花费无数心血建立起来的新西北能让这些侵略者们任意荼毒糟蹋么,弟兄们?”

  “不能!”

  “那么我们能够容忍侵略者在我们友邻盟邦的土地上蹂躏践踏吗?”

  “不能!”

  无锋洋溢着无限激情的质问声音越来越大,神光奕奕的脸上红潮泛起,厚实的盔甲下胸脯也急剧起伏,连跨下的战马也不安分的蹬蹄欲发,显然也是被眼前这种激荡人心的气氛说感染了,两万铁骑再巨大的旷野里排列成五个整齐的巨大方队,伴随着他那充满煽动力的手势,无锋充满中气的声音在野地里掀起一阵一阵震天动地的回应,早已将无锋视为神人的士兵们眼见得主帅明亮深邃的目光掠过自己身上,无不感觉到主帅的目光映入了自己的内心深处,蕴藏已久的热血在一霎那间喷薄而出。

  “那我们还等什么?前方就是我们的战场,就是我们西北热血儿郎展示自己存在的大好舞台,为了帝国的荣誉,为了我们西北的辉煌,前进!”

  随着师团长崔文秀率先纵马而出,庞大的骑兵方阵像一扇巨大的磨盘,又像一台磨亮了锋刃的绞肉机缓慢的开动起来,很快变在一望无垠的旷野中形成两个巨大的攻击箭头,朝着东方疾射而去。

  骑兵师团两万多身影尚未完全消失在视野中,黑压压的连两个混成师团也已经盗出鞘箭上弦,整装待发,没有在作多的安排,只是简单的一挥手,四万多将士按照既定计划迅速展开阵型,尾随着骑兵战友们的身后迅速跟进。

  大陆公历695年5月2日清晨,震惊大陆的捷洛克争夺战缓缓的在归德与捷洛克接壤地带拉开了帷幕。

  两万多铁骑卷起漫天的风尘足以掀起一场巨大的风暴,整个大地在几万只铁蹄的踩落下为之颤抖呻吟,每一步前进都带起无数团厚实的黑土,无论村庄、集镇还是一切其他敢于阻挡他们前进道路的东西都将在这沛然无匹一往无前的铁蹄风暴下被挤压成齑粉。

  连空气似乎都轻微的颤抖起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巨大声浪立即引起了正在策马前行的军官,胯下战马不安的打着喷啼,惊觉的他立即一个手势,整个队伍顿时停顿并安静了下来,树枝头上的树叶似乎在得了疟疾,发出沙沙的颤抖声,警起无数飞鸟,久经战阵的军官神情一下子变得有些绝望,然而仅仅只是那一瞬间坚毅的神色又重新在脸上浮起,多年的战阵经验足以让他判断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已经来不及思考和做任何解释,脸色微微发白的军官猛吸一口长气立马怒吼发布命令:“第一骑兵十人队火速回营报告,敌人骑兵自西方来袭,数量不祥!”

  “步兵队按防御阵型列阵,弓箭手列后,方向正西!”

  “第二、第三骑兵队分列两翼准备!”

  竭力压制住扑腾扑腾的紧张心情,军官努力望向西方天际,当一道犹如海潮漫过大堤般的黑线出现在地平线上时,他完全放弃了心目中最后一丝希望,“该死的唐河人,果真是他们,竟敢如此!”

  一声咒骂后,他的心情反而平静下来,怒声呵斥着有些骚乱的部下,但他们也很快便明白过来,在这种情况下任何行为都是徒劳的,还不如以命搏命,捞一个够本,多杀一个便赚一个,整个阵地一时间沉浸在无言的寂静中。

  出现在地平线上的黑线迅速由细变粗,伴随而来是风起云动的铁蹄雷鸣,卷起阵阵黄云,黑压压的像潮水一般席卷而来,当先一面金鹏大旗迎风猎猎,昭示着西北军正式介入了捷洛克战局。

  终于证实了自己心中的猜测,军官心中一阵没来由的放松,双眼平视前方,声音也变得低沉:“弟兄们,打起精神来,不要泄丢了咱们卡曼人军人的脸,不要让敌人小看了我们卡曼军人的无畏神威。弓箭兵准备!”

  一泻千里的气势并未因为这支坚守阵地的队伍存在而稍作停顿,面对如此庞大的骑军方阵,无论你有多么大的本事,个人的力量在这里显得多么的微不足道,面对蜂拥而来的铁骑甲士,只卷起一阵微微的浪花,几声脆弱的呐喊便湮没在无穷无尽的兵潮之中,就如同大浪过后的一堆沙丘,再无任何影踪。

  农舍中的农夫们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明白些什么,挟带着无与伦比气势的骑兵集群呼啸而过,让他们真正感受到什么是战争,什么是真正的雄师,带着无比畏惧和敬服的目光眼望着一浪接一浪的熊虎奔腾咆哮向前,心中暗自庆幸并未对他们有任何行为。

  而此时,远在卡曼首都布德利城宰相府里的卡曼宰相戈麦斯正在为收到的紧急情报感到困惑不解:“莫特人突袭西斯罗西部地区?这是怎么一回事?”

  看见宰相大人疑惑的目光望向自己,坐在下手的中年人连忙欠身道:“具体情况现在还不清楚,但据说前一段时间西斯罗人因为限制输入莫特人控制地区的一些战略物资数量和莫特人闹得有些不愉快,但是怎么也不像到了兵戎相见的地步,这的确有些出乎我们意料之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