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节 灼热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49 2005.04.28 07:33

    双堆城外十里地的军营里,刁斗森严,战意弥漫,一股山雨欲来的气势笼罩着整个军营,这里本是双堆战备署的一处预备役训练场地,临时被紧急征用,方圆两里地已经被划为军事禁区,好在这地方并不当道,平常也少有人来,当然要想长时间保密不太可能,但两三天内倒也不虞被人发现这里的异常。

  军营深处的帅帐中军事会议正在紧急进行。无锋没有进入双堆城而是直接绕过府城来到这一处秘密所在,近卫军团和西北独立第一轻骑兵师团已经按时先期到达,为了防止被敌方获悉情报,两个师团采取了严格的限制措施,严禁任何人离开军营,所有补给均由提前准备的双堆府战备部门保障。

  “旁遮人领地内三大镇,斋浦渡乃是其族内最重要的核心,部落大多数贵族们都聚居于此,部落内的金库亦在此地,印德安人普遍不太相信钱庄、银庄等金融部门,而选择黄金作为部落储存备用金,旁遮人也不例外。”正在作讲解的是双堆警备师团的副师团长严同,哗啦一声掀开另外一副地图展示给在座的众将:“这是斋浦渡城内的大致地图,上面标注了斋浦渡城的主要街道以及我们的目标―――部落金库、大酋长宫以及其他一些主要贵族的宅邸所处的位置。”

  “这是果洛的详细地图,果洛虽然不及斋浦渡繁盛,但这里却是重要的宝石集散地,而且距离北部卡普亚河中段几条河谷也比较近,那些地方可是有名的金砂产地,附近几个有着相当规模的宝石矿让这里的贵族们亦是囊中丰实。”严同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细致的介绍着:“最著名的几个宝石商人宅邸都相隔不远,分布在两条主要街道上,比较易于控制。对了这里还有几个粮商也是我们确定的对象,这些家伙靠着为附近的矿山的矿工们提供粮食和其他生活必需品也是大赚特赚,捞够了黑心钱。”

  “最后这副图是塞尔姆斯的街区图,这里是印德安奴隶贸易转运点,来自腾格里草原上的大批奴隶在这里交易,南面科米尼和西南边梅利公国的种植园主们都喜欢到这里来购买奴隶,想必大家对奴隶贩子们的身家有所不知吧,嘿嘿,据情报显示,有些奴隶贩子们甚至连大小便都用的是纯金马桶!他们的穷奢极欲由此可见一斑。”

  严同的话立即勾起了包括无锋在内的所有人心中的****这等争奇斗富之举即便是帝国最豪富的几大家族怕也是做不出来,虽然这并不能说明这些旁遮人中顶层贵族们的财富就赛过了帝国的富豪们,但至少说明一个问题,这些家伙的身家绝非常人可以想象。

  “好了,严同,今天不是让你来给这些家伙介绍旁遮人的奢侈,你还是具体讲一讲此次战役布置和需要注意的事项吧。”无锋扫了一眼下列两边的众将,无不脸泛红光跃跃欲试,连梁崇信崔文秀也未能免俗,更不用说赫连勃之流了。

  “是,大人。”严同咂咂嘴,把注意力重新回到正事上,“根据布署,海德拉巴部落将首先挑起事端,以吸引旁遮人的主要军力,将其拖到前线远离三地的北方。我方主要轻骑兵采取突袭首先拿下最近的斋浦渡和较近的果洛,然后跟进的快速后勤兵必须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从斋浦渡到塞尔姆斯的中间两道河流的浮桥,然后由解决掉斋浦渡的一部我军快速进击塞尔姆斯,完成任务;进攻果洛我军一部则负责夹击前线与海德拉巴部对峙的旁遮主力军,一举消灭旁遮人的军事力量。”

  “三城均无城墙,又皆处于平原地带,对我军展开奇袭极为有利,唯有斋浦渡到塞尔姆斯需要搭建两道浮桥,这对我方后勤部队是一个考验。三地皆有我方情报人员先期到达监视和联络,各处重要目标均有引路人,负责指引攻击目标。”

  “现在卑职再介绍一下旁遮人的军力构成。旁遮人主要军力约八万人,分为护卫军和守卫军,其中护卫军为隶属于大酋长直接指挥的亲军,战斗力较强,人数在三万人左右,守卫军属于普通常备部队,约五万人,战斗力一般。预计海德拉巴的军事挑衅将吸引旁遮人三到四万的军力,剩下的四到五万也就是我们即将面临的主要敌人。另外三地的贵族们均有数量不等的私军,平常由贵族个人掌握使用,只有在全族面临紧急情况下才会由大酋长统一指挥,由于我们采取了严格的保密措施,估计旁遮人应该预料不到我们的行动,也不会出现这种现象,但在具体的攻防战中肯定会遇到这些私军,这些私军战斗力高低不一,数量总计在三万左右。”

  “三地的军力布置也不太均匀,斋浦渡的军力最强,估计在三万左右,果洛其次,约有一万五千人,再次是塞尔姆斯,仅有五千人左右,当然这些都是再排除了被海德拉巴部落吸引的兵力以外的,具体数量也许会有一定差异,这就需要领军主将灵活把握了。”严同的话语没有任何感情色彩,虽然其他众将都有些按捺不住,唯有他表现得异常冷静。

  严同的话语一落幕,座下的众将已经忍不住交头接耳起来,旁遮人的豪奢极大的刺激了他们的征服****当然他们也清楚此次战役的目的本来就是要攫取财富,否则节度使大人也不可能如此不远千里来到这里。

  清冷的目光掠过众将身上,如同一济清凉液撒在众将已经略略有些发热的头脑上,沸沸扬扬的讨论立即平息了下来,诸将的目光都落到了无锋身上,等待这主帅的最后安排。

  “方才严同给大家介绍得已经相当详实了,这一次西征旁遮,双堆府自治政府情报署和双堆警备师团先期都做了相当扎实细致的工作,从我们获取的情报详细和准确程度就可见一斑。情报上我们掌握了主动并不代表我们就能够轻松的完成了这个任务,旁遮人也绝非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窝囊,他们的护卫军战斗力我们已经有所了解,并不比我们弱多少,我希望大家保持必要的警惕性,搏狮用全力,搏兔亦用全力,不要在阴沟里翻船!”先扬后抑,无锋的话语倾向性十分明显,亦是给某些头脑发热的将领们敲敲警钟。

  “我还要再提醒大家一次,我们此次的目标早已确定好了,我不希望看到范围扩大到目标以外的任何人,旁遮人居民达五百万,少数贵族并不能代表他们全体,我们采取打击少数的方式方法也是为了避免过度刺激旁遮人,这一批贵族被推翻可以换一批,若是激起了全族的反抗,那我们就得不偿失了。我们的目标只是要获取原本被那一小撮敌视我们的贵族手中拿回本该属于我们的财富,其他并不想改变什么,我希望我们的军队能够清楚的表达出这一点意思,不要节外生枝!”

  夏夜的斋浦渡依然是如此的繁华,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在徐徐的凉风里尽情的享受着大自然的恩赐,这是一个难得的凉夜。虽然盛夏已过,但森格平原上闷热的气温似乎却没有下降多少,能遇上这样一个宜人的夜晚,所有人都不想放过,洗上一个舒适的香浴,泡上一壶红茶,有钱人自然可以到歌剧院欣赏一下来自西大陆的歌剧,一般人家自然也可以到那宽敞的露天剧场捧一捧自己民族的歌舞表演,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值得牢牢记住的夜晚。

  随着时间的推移,除了极少数通宵营业的场所灯火犹亮外,绝大多数居民已经进入了梦乡。然而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疯狂奔进斋浦渡城,惊碎了临街居民的睡梦,一边咒骂着这一伙深夜奔马的冒失鬼,一边继续着各自的美梦,只有极少数头脑灵光者隐隐约约有些惊异,听这马蹄声不像是一两骑信使,倒像是一大群骑手驰过,只是像这等大群骑手深夜在这大酋长驻地奔行,怎么巡防士兵居然无人过问?

  尚未等这些人明白过来,凄厉的号角声几乎同时在西边的护卫军大营和南边的守卫军大营响了起来,刹那间整个斋浦渡犹如突然翻滚的沸水一下子闹腾了起来,开门声、呼喊声、哭闹声、脚步声、马蹄声像传染病一般迅速在整个斋浦渡蔓延轰响起来。

  急促慌乱的脚步声来到门外嘎然而止,一个焦急中夹杂惊惶的声音伴随着“笃笃笃”的敲门声传了进来:“大王,大王!”

  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的女子揉了揉睡意朦胧的双眼,顺手拉过斜滑在一旁的丝被掩在自己赤裸的娇躯上,瞅了一眼身畔呼噜声震天的肥胖男子,男子的巨掌依然按在左边另一名侍寝女子的丰乳上,赤裸玉体上的处处淤痕显示着昨晚的战况是多么的激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