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节 矛与盾

江山美人志 瑞根 4901 2003.05.16 22:13

    第二天一大早,无锋命令萧唐在后方搞好后勤安排工作,自己与崔文秀率领第第二、第三、第四大队以及整编后的两个联队士兵上了西城墙。木力格则率领第一大队、第五大队和另外两个整编后的联队留在城内待命。一直等到中午,敌人都并无多大动静,无锋也觉得有些奇怪,其实这时罗卑人的步兵因为速度原因还未赶到,库尔多等也并未打算这天就进行攻城战,他们也准备休整一天后再发起攻击。

  ----10月12日这一天就这样平静的过去了,双方都显得很镇定。但无锋知道,这只是暴风雨来之前的宁静,他相信敌人也不会在这样拖下去,那样对他们并不利。

  ----10月13日的太阳终于升了起来,城外的敌军终于有了动静,无锋站在城楼上注视着远方的敌营,该来的终于要来了。随着一阵阵低沉的牛角号响,敌营中的士兵不断地出现在地平线上,而且越来越多,步兵们排列成整齐的方阵,迈着坚实的步伐,黑压压的一片接一片的向庆阳府城扑了过来,步兵的两旁是骑兵方阵,高大魁梧的士兵被裹在铁甲之中,膘肥体壮的战马呼啸奔腾,千万匹战马的马蹄声是如此整齐有序,如同一个巨人踩在大地上发出的声音,大地也为之颤抖。

  ----罗卑人的骑术的确名不虚传,单从那熟练的控马术就可以看出,不愧为游牧民族中的佼佼者,无锋不由得暗自赞叹。库尔多也有意摆出强大的阵势,想从气势上摧垮敌手。城墙上的士兵都有些震撼,无锋和崔文秀也察觉到敌人的意图,他们俩不动声色的沿着城墙巡视,并不时与熟悉的士兵开着玩笑,士兵们看见自己的主帅那镇定自若的神态,心情都迅速平定下来,纷纷集中精力作好战斗准备。

  ----随着凄厉的号声响起,罗卑步兵高举着皮盾,背负着沙袋发起了第一波攻击,骑兵也都伏在马上,分成几组轮番背负沙袋冲向护城河,向河中投掷沙袋。另外一些士兵也纷纷举盾引弓,作掩护性攻击。要想对城墙发起攻击,首先就得解决护城河。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问题,问题是要花多大的代价才能填平这条护城河,就不是一般人所能预料的了。

  ----一浪接一浪的攻势如同潮水一般,城墙上的军官们,来回奔跑,挥舞着手中的武器,不停的幺喝着手下的士兵,一波接一波的箭矢倾下,不断的在城下溅起朵朵血花,而巨型投石机更是可怕,磨盘大小的石头被高高抛起,准确的落入敌人阵营中,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士兵们往往被连人带马砸得骨断筋裂,脑浆四溢,血肉模糊,令人惨不忍睹,惨叫声、呻吟声、哭喊声此起彼伏。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当西边的太阳逐渐要落坡的时候,罗被人的收兵号终于吹响,双方的士兵都松了一口气,罗卑士兵如同大海退潮一般,迅速撤离危险区域,在危险区域外整队集合,清点人数,然后保持好防御队形,缓缓退去。

  -----站在城楼上一直密切关注战局发展的无锋也松了一口气,罗卑人的战斗力当真不可小瞧,铁一样的纪律,悍不畏死的精神,的确不是一般队伍所能具备的,也难怪能屡战屡胜。

  ----这第一天的战斗并无多大的悬念,在没有解决护城河问题的情况下,守城这一方的优势是十分明显的。清点完战场,崔文秀向无锋报告情况,己方战死168人,受伤325人,其中重伤117人。敌方估计死亡在4000人以上,受伤不计其数。

  ----无锋听完报告后点了点头,示意崔文秀坐下,“文秀啊,战争恐怕会越来越艰苦,越来越残酷,今天的战果是在敌人根本无法还击的情况下造成的,你下去要告诫所有士兵,千万不要有麻痹思想,夜间要加强防备,防止敌人钻空子。敌人的战斗力名不虚传,战后我们的部队训练还得加强。”崔文秀看这自己的主帅虽然对敌人的战斗力十分赞赏,但却并无一丝忧虑,心中仍然充满着必胜的信心,原本有些不安的心情就突然放松下来,他忽然发现一个自己从未注意的事实,每当自己在听完上首这个比自己还年轻近十岁的上司的安排后,总是说不出的放心,好象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根本无须担心,也许这就是他的天生的领导魅力吧。

  ----阴沉的天气并不能阻挡双方的战意,当漆黑的天幕再次泛白,预兆着新的一天的来临,也预示着双方的血战将再次拉开序幕。随着城外呜呜的牛角号响,城头上咚咚咚的战鼓也紧接着擂响,双方的攻防战再次打响。

  -----罗卑人今天的进攻明显有了改变,密集的方阵改为了较为松散的梯次进攻,连夜赶制的几十面大木盾也抬了出来,这些大木盾牌足有四米高,三米宽,每十多名战士推举着向前移动,可以有效的防御敌人弓箭和弩箭的袭击,他们将每三面木盾排成一派,背负沙袋的士兵躲藏其后,缓慢的向前推进,待推进到护城河边,木盾后的士兵便将沙袋投入河中,然后,士兵们在举着木盾后退,这种方法能有效保护士兵被弓箭类武器的杀伤。

  ----不过,无锋对这种进攻也早有防范之策,他在头一天晚上就连夜将其他三面城墙上原来布置的巨型投石机又调来三具,这样西面城墙上的投石机以达到十四具,他命令操纵投石机的士兵,集中力量对木盾进行准确轰击,木盾往往在经受了几次巨石的打击后便宣告瓦解,躲藏在后的士兵们便暴露在箭矢之下,立即变成一堆尸首。不过就是这样,罗卑人填平护城河的进度已大大加快,对城墙上的防守士兵的攻击的力度也大大增强。

  ----激战一直持续到下午,在几十面大木盾完整的所剩无几又丢下近五千具尸体后,庆阳城西面的护城河终于有几段被填平了,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收兵的号角声又响了起来,在罗卑士兵退走后,城下只剩下满地的死尸、残破的武器和攻城工具,一片狼藉。这一次罗卑人虽然收兵回营,但却驻留了一支骑兵部队监视着无锋一方,大概是想要防止守卫的一方趁夜色掩护重新疏导护城河,看来这条又宽又深的护城河也的确让缺乏攻城工具的攻城方吃够了苦头,以至于不得不采取防范措施,避免白天的损失白费。

  ----当夜幕完全降临的时候,无锋用过晚餐,吩咐卫兵不需跟随后,独自一人走上西城墙头,眺望远方,几里外的罗卑大营是一片星火点点,静下心来仔细听甚至还能听到阵阵马嘶声。借着城墙上熊熊燃烧的火把,望着城下的遍地尸骸,无锋没来由的涌起一股伤感的情绪,连无锋自己也有些讶异自己的这种心绪。明天将是最艰苦也是最残酷的一天,有多少自己熟悉的弟兄将在这而为捍卫这座城市,为保卫这座城市的百姓而抛头颅,洒热血,这段城墙将成为明天历史的沉默见证。甩了甩自己的头,仿佛要把这写可以说颓废的情绪甩掉,深吸了两口气,在城楼正中站定,忍不住长啸一声,周围巡逻的士兵都惊异的望着自己年轻的主帅,无锋没有理会,双眼望定远处罗卑大营,心里默默想着,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问天下,谁是英雄,就看明朝。

  ----罗卑大营中,库尔多与格亚、哈先三人也在连夜巡查各部,并不断的给早已憋红了眼的士兵们打气鼓劲,士兵们都士气高昂,纷纷要求充当先锋队,率先发起攻击,三人都十分满意,并要求士兵们抓紧时间休息,保持良好的状态,为明天的战斗做好准备。三人回到库尔多帐篷中,商议决定明天倾尽全力发起进攻,力争半天解决战斗。

  ----“这是我毕生难忘之日,甚至许多年以后,这一天的场景还出现在我的梦魇中。”---李无锋----摘自《挥戈天下----我的回忆》。

  ----大陆历691年10月15日上午10时,决战开始。库尔多为保证在一天之内拿下城池,甚至命令四万轻骑兵丢开战马,与剩下的两万多步兵一道发起总攻。六万多罗卑士兵在三万多铁骑的押阵下,咆哮着,叫喊着,推着冲城车,扛着云梯,抬着撞木,挥舞着武器,密密麻麻,象蚂蚁一样,对庆阳城西门发起了冲锋,原本还留了一个联队士兵作预备队的无锋见这个阵势,不得不将所有的部队全部调上城头,以期先顶住敌人的第一次冲锋。

  ----第一波攻击的步兵们举着皮盾,冒着雨点般的箭矢,很快便涌到了城墙下,但在城墙上防守的士兵滚木、擂石的打击下死伤惨重,所剩无几,库尔多见此情况,立即命令骑兵逼进,由于罗卑轻骑兵都自带弓箭,库尔多命令他们逼近利用弓箭压制城墙上的敌人,在一阵接一阵的箭雨下,城墙上防守的士兵也伤亡极大,无锋立即命令所有投石机集中对逼近的敌人骑兵部队进行轰击,在一阵阵“咯吱”声中,巨石从天而降,将进入投石机射程的骑兵们连人带马砸成肉泥,这一招立即起到了很好效果,骑兵们看见自己的战友一进入投石机射程便被落下的巨石砸得血肉横飞,纷纷勒住马缰,不敢过分靠近,这样虽然没有了巨石威胁,但对城墙上的帝国士兵的威胁也大大减小。

  ----然而城下的步兵攻击却并无丝毫减弱,一波接一波的士兵涌至城墙下不断的将云梯竖起,冲城车也连续对城墙较为薄弱的地带进行冲击,部分城墙已有些摇晃。剽悍的罗卑士兵瞪着血红的双眼,口里咬住武器,冒着城墙上面砸下的滚木、石头甚至滚油,疯狂的向上攀爬,城墙上防守的士兵也杀红了眼,弓箭、滚木、擂石倾盆而下,一旦有罗卑士兵突破防御冲上城墙,旁边的士兵便毫不犹豫举起手中的武器冲上拼命,所有人都知道,一旦敌人成功冲上了城墙,也就是全军覆没的时候到了。

  ----看着下属不断扩大的伤亡数字,库尔多毫无表情,依然不停的命令溃退下来的部队重新集结,再次组织攻击,甚至命令高级将领以下的军官亲自带队攻击。在军官的亲自带领下,本已有些懈怠的罗卑士兵的士气又鼓了起来,性急的哈先不顾库尔多和格亚的劝阻,亲自出马,率领一队罗卑士兵发起了攻击,看见自己的副帅都身先士卒,罗卑士兵更是被激得狂性大发,舍生忘死的蜂拥而上,顿时,西北角的城墙出现了一个不为人注意的缺口,正在城下指挥的哈先立即发现了这一点,他三步并着两步,来到西北角的城墙下,身后的士兵立即将云梯架起,他几个纵跃便上了城墙,周围几个帝国士兵立即狂叫着扑了上来,但他们哪里是哈先的对手,两个照面便倒在了哈先斩马刀下,城墙下的罗卑士兵也顺势而上,附近防守的士兵招架不住,节节败退,眼看这一节城墙就要宣告失守,危急时刻,一个魁梧的身影出现在接连倒下的帝国士兵旁边,“你们去对付那些人,这个人我来对付!”跟随而来的士兵立即如饿虎擒羊一般向正在源源不断的攀登而上的罗卑士兵扑去。

  ----前来增援的是无锋的亲卫队,带队的就是当年第一个挑战无锋的那个列兵康建国,他现在已经是亲卫兵中队的中队长,在那次挑战无锋失败后,他对无锋佩服得五体投地,无锋也觉得他的武功底子相当不错,于是便将自己的武功除内功外倾囊相授,因为内功是各自从小便打好基础的,不能随意改练。这三年多来,康建国训练相当刻苦,武功也突飞猛进,尤其是无锋有针对性的教给他的“血杀刀法”,他更是练得出神入化。

  ----哈先也看出此人不是等闲之辈,报着擒贼先擒王的想法,二人立即战成一团。而哈先身后的那些罗卑士兵就不走运了,因为康建国带来这些卫兵都是从部队中的佼佼者中选拔出来的,又都经过了无锋的亲自传授,武功都非同小可,立即将这些普通罗卑士兵迅速格杀,正与康建国激战的哈先见情况不对,知道再不逃离恐怕就得变成敌人的俘虏,逼开康建国,跃上城头,两个纵跃,重新跳下城墙。周围的帝国士兵也发现了这里的问题,也纷纷过来增援,原本岌岌可危的缺口终于又被堵上了。

  ----城下密切关注战局发展的库尔多在发现哈先突破了西北角缺口后,立即命令格亚率领精锐部队向城墙最薄弱的西南角发起冲击,一方面可以减轻哈先的压力,另一方面也想利用哈先突破造成对方注意力都集中在西北角,自己一方正好从西南打开缺口。但他没有想到,仅仅一会儿工夫,从西北角突破的士兵便被消灭殆净,而哈先也被迫后撤。而西南角的攻防战进行得更加激烈,格亚的亲自上阵,也极大的鼓舞了罗卑士兵的斗志。由于西南角地势相对较矮,城墙也更加单薄,双方的攻防战空前激烈,在格亚的率领下,罗卑士兵的冲锋一浪高过一浪,几段城墙几度易手,但在崔文秀的顽强防守反击下,防线始终不垮,格亚也与崔文秀几度白刃交锋,但都没占到便宜。

  ----激战一直持续到下午太阳下山,双方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战局始终处于胶着状态,到最后库尔多看实在无法取胜,不得不下令收兵会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