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节 交易

江山美人志 瑞根 5367 2003.05.16 22:14

    大战过后,城墙上下到处摆满了敌我双方的士兵尸体,萧唐早已安派组织好的百姓上来将伤员抬下去进行救治,同时一些后勤人员也在老百姓的帮助下开始清理城墙上的战场,工程兵也在百姓的帮助下抓紧时间对有些破损的地段进行维修。看着一具具尸体被抬下去,无锋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一句诗:“一将功成万骨枯。”许多战士由于精神极度紧张或身体过度疲劳,在敌人收兵号一吹响时,精神松懈下来,都瘫痪在地,有的甚至昏倒在地。无锋也感觉有些疲惫,这是许多年未曾有过的,主要是心理压力太大,他一边查看各部情况,安排部下抓紧机会休息,自己也尝试着放松放松心情,师傅教导过自己,一张一弛,乃文武之道,只有会休息的人,才会更好的工作。

  ----清点完损失,己方共战死7082人,伤7529人,其中重伤1355人。仅仅一天的战斗就造成了自己三分之一以上的战斗力的丧失,看来在后面几天的战斗中,那8000多新兵也将不可避免的被推上战场啊。但敌人的损失至少是自己一方的三倍,自己的士兵在经历了如此激烈的恶战后,也才会真正成为合格的战士。

  ----罗卑大营。库尔多、格亚、哈先三人面色阴沉的坐在大帐中,“看来敌人的战斗力还是相当强的,我们都有些低估了对手了,而且指挥者也是个老手,可我们却没有对方的半点消息,在这一方面我们就落了后手。”照例是哈先先发言。“我们的损伤情况清点出来没有?”库尔多望向格亚,“已经清点完了,战死12658人,重伤5543人,轻伤未计。”格亚回答道。轻轻叹了口气,库尔多感觉有些头疼,自己的直觉这场仗再打下去恐怕也不会有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步兵严重不足,攻城器械极度缺乏,而对方看来又根本没有主动出击的意图,自己一方的优势骑兵根本派不上用场,要想重新回领地征召或抽调步兵和攻城器械,又不太现实,但要自己就这样灰头土脸的撤兵回去,别说格亚和哈先绝不会同意,就是自己也觉得有点儿难以接受。

  ----“格亚,你怎么看?”思前想后,库尔多仍然有些拿不定主意,只得征求格亚和哈先的意见,“我觉得敌人虽然十分顽强,但数量肯定不会很多,否则在我们攻击受挫的时候,在突然出城对我们进行袭击,我们的损失会更大。所以我的意见是明天继续加强进攻,我估计敌人这会儿也很困难,就是在比谁的韧性更强。我就不相信咱们堂堂东征三勇士率领十万大军连一个小小的庆阳城都拿不下来。”格亚依然满怀信心。“哈先,你的意见呢?”库尔多又望向哈先,“嗯,现在我们的确有一定的困难,但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族人肯定也会笑话我们的,对大将军也不好交待啊。不过,你是主帅,还是由你来决定吧。”哈先明显语气没有格亚那么坚定,显得有些犹豫。库尔多又沉思了好一阵才下定决心,“那我们再用两天时间集中力量进行攻击,格亚说的也有道理,虽然我们困难,但敌人也不会好多少,就看谁先挺得住。”

  ----10月16日、10月17日连续两天铺天盖地的疯狂进攻,罗卑人在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后,无锋一方有些支持不住了。西南角的城墙已经坍塌了几处,在面对罗卑人的狂野冲击,完全是以血肉来挡住了敌人的冲锋。几乎所有能用上的力量都已经全部用上了,在坚持下去,就只能让手无寸铁的百姓上了。望着遍地的尸体和伤兵,无锋也感觉到有些精疲力竭,8000多新兵还有战斗力的也只剩下不到4000人,加上战斗力尚存的3000多老兵,恐怕连明天也难以坚持下去了。无锋穿行在士兵中间,一边鼓励着士兵们,一边饶有兴趣的与士兵们拉拉家常,原本十分紧张和疲惫的士兵们都纷纷放松了心情。

  ----再次来到西城头,看着正忙碌着为修复城墙的老百姓,又有多大用呢,这样简易的修补,也只能维持一次冲锋。梁崇信啊,梁崇信,现在就看你的表现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无锋望着西北方向默默的想着。

  ----这时的梁崇信根本就不知道庆阳城内的艰苦处境,他率领着三个中队的骑兵正静静的埋伏在罗卑大营后方约三十里的罗卑人的后勤补给点附近。由于罗卑人是以骑兵为主,对草料的需要量特别大,为了防止敌人火攻,库尔多单独将粮草补给点设置在自己大营的后方三十里处,并派了5000兵马驻守。

  ----梁崇信已经在这儿的树林里埋伏三天了。三天前侦察兵就发现了敌人的这个粮草补给点,于是他就率领这近600骑兵来此潜伏,但敌人防范十分严密,兵力也比自己一方多了几倍,所以一直没有机会。梁崇信对自己的上司的准确判断十分钦佩,他想起临行前无锋告诫自己,要么就一举成功,要么就等待时机成熟。这两天敌人接连两次从这里调走部队,现在这里的驻防部队只有1000人左右了,时机已经成熟,估计庆阳城也有些困难了,胜负在此一搏了。

  ----借着傍晚麻黑麻黑的天色,梁崇信率领六百骑兵用嚼子将马嘴套住,再将厚布把马蹄包住,悄悄向目标扑去,看看已到营边,梁崇信大喝一声:“弟兄们,跟我冲!”随着雷动般的铁蹄声,伴随而来的满天飞舞的火箭,这是特制的火箭,箭头上带有黄磷,能够自燃,立即在补给站中引起了冲天大火。这里到处堆满了草料,一旦被引然,根本无法扑灭,在加上随之而来的不知数量的敌人偷袭骑兵部队,毫无思想准备的罗卑士兵顿时乱成一团,一时间,火蛇四窜,浓烟滚滚,随之而来的帝国骑兵趁势掩杀,罗卑士兵根本无法抵抗,只顾逃命去了,刹那间,罗卑人的这个极其重要的后勤补给站便告灰飞烟灭。

  ----罗卑大营。库尔多、格亚、哈先三人的心情明显比两天前好了许多,连续两天的恶战,敌人的抵抗力量已明显被削弱,看目前的形势,庆阳城的攻克只是时间早晚问题。不过库尔多总觉得哪儿有点不对劲,敌人的指挥官可以看得出并非等闲之辈,他肯定也知道这样下去的结果会是什么,但到目前对方依然没有任何动静,看来是想与城市共存亡了,如果是这样,自己就过高估计对手的智慧了。看见库尔多有些心神不定,正谈笑风生的格亚和哈先禁不住有些奇怪了,“库尔多,你怎么了?”还是格亚先问。“哦,没什么,只是心里老是有点七上八下的,总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似的。”“会有什么事?敌人已被我们围在城里犹如铁桶一般,我已命令各部都坚强戒备,防止敌人突围,只等瓮中捉鳖了。其实敌人突围更好,我们可以趁势追杀,那获胜还更加容易。而且情报也显示,四周的唐河帝国领地都没有援军派出,他们不过是孤军一支,到时候,我要叫他们死无葬身之地。”说到后面,格亚已有些咬牙切齿了,毕竟,这几天的苦战让罗卑人损失惨重,已经超过与帝国西征的二十多万大军作战所受损失的很多了。“是啊,现在敌人已经被我们牢牢的困在城内,又无外援,我看他们这次只有束手就擒了。库尔多,你是不是这几天太辛苦了,等攻下城,好好在俘虏里选几个漂亮女人轻松轻松吧。”一向谨慎的哈先也显得比较乐观了。“但愿如此吧。”库尔多也实在想不出还有哪儿不对劲儿。

  ----就在三人憧憬破城后的安排时,一个跌跌撞撞跑进来的士兵打破了他们的幻想。“报告将军,我们后方好像起火了!”,顺着掀开的帐篷门帘看去,可以看见大营后方几十里地的天空已经被映红了半边,可以想象得到,下面的大火烧成了什么样,而方向正是自己一方粮草补给点所在的地方。一瞬间,大帐中的三人呆若木鸡,你望着我,我望着你,连哈先原本漆黑的脸膛也变得有些苍白。

  ----“好狠毒的手段,好深沉的心计。”库尔多口中喃喃的念着这两句话,居然能在自己方发现他们的五天之前就埋伏下这支奇兵,不得不佩服对方指挥官的远见和心机,脑袋中却在迅速思考应对之策,现在已不是考虑如何攻城的时候了,怎样能体面的将这几万手下带回去,已成了头等大事,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全军覆没于此。“哈先,目前营中还有多少粮草?”“只够明天早上用的,按计划是应该明天上午运来的,可现在……早知道让那些送回领地去的粮草车队晚走几天。”从这儿到自己方的领地内最近的能供应粮草的地方,按正常情况行军最起码得五天时间,如果急行军也得要三天,而三天不吃饭的急行军,不知有多少人马能够做到?要走今天晚上就得走,否则回到家就有可能剩不了多少人了。看见正在暗自盘算的库尔多忽明忽暗的脸色,格亚和哈先都不敢打扰,一时间,大帐中只听见三人沉重的呼吸声。只是这样连夜撤退,肯定瞒不过敌人,如果敌人还有力量趁机进行追击的话,恐怕结果也会十分不利,但也只有这样了。

  ----拿定主意,库尔多马上下达命令全军立即收拾行装,同时加强戒备,准备连夜撤军,要格亚和哈先迅速下去布置,格亚还有些心犹不甘,“库尔多,我们能不能明天在拼死一战,万一能攻破城的话……”,“战场没有万一,刚才的大火,恐怕全军的士兵都知道了,哪里还提得起斗志。”库尔多语气平淡的回答。“格亚,执行命令吧。”哈先也明白目前的形势,催促格亚道。“报告,城内敌军派了一名谈判使者来,已经到了营门口。”

  ----“与其说那是一场交易,不如说是一次敲诈更合适。”摘自〈〈帝国名人语录〉〉

  ----萧唐满怀着激动的夹杂着对无锋的钦佩心情,迈着轻松的步伐踏了库尔多的帅帐。在看见敌营后方的大火后,无锋立即召集萧唐、崔文秀、木力格、卢曼商议,当无锋提出自己的想法时,大家都觉得有点匪夷所思,但在无锋的解释下,众人又都觉得可以一试,萧唐自告奋勇愿意出使敌营,无锋倒有些担心安全,但在萧唐的极力请求下,也终于答应了。

  ----“上座三位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库尔多、格亚、哈先三位将军了,在下萧唐,今天作为唐河帝国庆阳城军队出使的使者,久闻三位大名,今天才得一见。”主位上的三人脸色都有些难看,性急的格亚甚至要发作了,但在库尔多的眼色示意下,终于忍了下去。“萧先生,我是库尔多,不知深夜来访,有何见教?”还是库尔多沉住气,用还算平静的语气问道。“哦,刚才我进营来,看见将军的部下们都在收拾行装,看来将军是打算连夜打道回府喽?”萧唐脸上依然是笑容可掬,好像一位热心的老友在关心即将远行的朋友。“我们也不必绕圈子了,萧先生来此地究竟有何意图就明说吧。”哈先也有些忍不住了。“好,快人快语,我今天奉我家大人的命令是想来与在座三位作一笔交易。”萧唐不慌不忙的说道。“说来听听。”坐在正中位置的库尔多也有些奇怪了。“我家大人的意见是请三位将目前你们大营中多余的战马留20000匹给我们,我家大人必有回报。”“你说什么?你家大人是什么东西,居然敢说如此话语,我看他是被打仗给吓疯了吧。”格亚再也忍不住,站了起来。萧唐依然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但却流露出对格亚的话不屑一顾的神色。库尔多用严厉的目光制止了格亚还要继续说下去的样子,不动声色的回答:“哦,这笔交易看来不小嘛,你家大人准备出什么价码呢?”哈先对对方提出的这个貌似无理的要求也感到十分气愤,但想到对方也并非疯子,既然这样说肯定必有所恃,于是也想听听对方的条件。“将军营中现在肯定没有什么粮草了,而回去的路途遥远,要到下一个粮草补给点恐怕要三四天吧,我家大人愿意提供贵军人马三天用的粮草,并承诺在贵军撤退时保证不趁火打劫。”萧唐神定气闲的提出自己一方的条件。库尔多目光停留在萧唐身上,“如果我们不接受这个条件呢?”“哦,无所谓,那就当我没说过,就此作罢。不过我相信三位将军会想明白这其中的道理的,最终会同意这笔交易的。”萧唐潇洒的耸耸肩。“如果我们想要五天的粮草呢?”库尔多目光紧紧盯在萧淌脸上,想从萧唐脸上找出一丝破绽。萧唐心念急转,“当然可以,如果你们留下三万匹战马的话。”,沉思了半晌,库尔多艰难的点了点头,“好,我们同意。今天晚上就做完这笔交易。”格亚一跃而起,“不行,我绝不同意。”“我是主帅,我作的决定由我负责。”库尔多掷地有声的回答。哈先也缓缓点头,“我赞成库尔多的意见。萧先生,那就请你快回城去报告和准备吧。”萧唐见事情已成,也不多言,点点头说:“好,我们一会儿再见。”

  ----萧唐一离开帐篷,格亚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咆哮如雷,“库尔多,哈先,你们俩疯了吗,为什么会答应这样的敲诈?”库尔多背转身子没有回答,他理解格亚的心情,辛辛苦苦培养的战马,竟然被几斤粮草就贱卖了,应该说连贱卖都算不上。“格亚,你冷静些,如果不接受,你告诉我们,只有一顿饭的粮食了,还有最起码三天行程,这几万人还带着这么多伤兵,怎么回得去?如果敌人在我们饿得半死的情况下再袭击我们,我们能够抵挡得住吗?”哈先耐心的劝说气愤难平的格亚。“格亚,想开些,战马没有了可以再驯,而战士没有了,就不是一两天能长成的。”库尔多幽幽的说道。“那敌人就会有这么好心,不知道将我们趁机消灭?”“那他们也得想一想鱼死网破的后果。”库尔多面带杀气和骄傲混合的奇怪神色回答。

  ----交易进行得十分顺利,罗卑人依约留下了20000匹战马,无锋也遵照协议送给了对方三天的粮食和草料。在拔营临行前,库尔多问萧唐,“你家大人的尊姓大名是什么?”“我家大人姓李名无锋。”“李无锋,李无锋。”反复咀嚼着这个令他终生难忘的名字,“寄语你家李大人,君子报仇,三年不晚,我们罗卑人必会用鲜血来洗刷这次耻辱。”库尔多一字一句的说道。“库尔多将军,我们李大人也很欣赏将军的才能,为什么非要兵戈相见呢?真希望下一次见面能把酒言欢啊。”萧唐面带真诚的微笑回答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