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节 大风起兮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77 2003.11.20 13:14

    很喜欢她们,早就商量过了,欢迎她们加入我们,反正肥水也不落外人田。”

  天依然灰蒙蒙的,时大时小的雨始终没有停过,无锋有些焦虑的在房里转来转去,如果找这样一直下下去,恐怕自己的出兵计划就真会受阻了。

  “报告!”

  “进来!”幽灵般的黑影一闪便出现在门前。

  “大人,我们已经发现了一处可疑地点,地点位于城南一处住宅区内,我们怀疑那里就是幻凤门的窝点,现在我们已经派人监控了那一带。”来人就是安全局的首脑刁肃,一只阴冷的眼睛似乎不带任何感情。

  “怎么发现的?”无锋头也没抬,仍然在仔细察看案上的地图。

  “有人反映,在那里居住的一个老头原本生活很有规律,但这几天起居失常,行踪也有些令人起疑,我已经和童璇去查看了,觉得十分可疑,想要采取行动,那里是一个比较复杂的居住区,如果冒然采取行动可能会造成一些伤亡,所以特向大人来请示。”刁肃知道自己这位主子向来对骚扰百姓生活比较注意,所以先来申请。

  “你看着办就行了,如有必要让我近卫军中便驽手协助你吧。”无锋这才抬起头,“注意尽量避免不必要的伤亡,能抓活的尽量活捉。”

  “属下明白。”

  原本十分热闹的居民区在很快时间里边腾出了一个大的空白地带,这都得力与当地里正的组织有方。

  刁肃不动声色的将从无锋近卫军中借出的便弩兵从四面的高处严密的将那栋深宅封锁了起来,他已经从近卫军首领知道了刺客的武功相当高明,自己安全局中能与之一战的恐怕没有两个。他只好将自己的手分成几人一组,希望能够凭借相互配合来克制对方,实在不得已也只好动用便弩军下毒手了。

  便驽在经过经济发展部门的专门研究人员多次改良后,其效能已经有了相当大的提高,不但安装操作时间大大缩短,射程也有了一定提高,虽然与强弩相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但其便携特点却远非其他同类武器所能比拟。

  无锋首先在自己的近卫部队中装备了便弩兵,用于对固定目标保卫和攻击,尤其是在对范围不大的目标的防御,依靠地势,便弩军可以充分发挥其特点,是一种极具杀伤力的武器。当然这一次刁肃借用来控制封锁小范围内的空间,也具有相当大的优势。

  眼见便弩手已经全部到位,而自己的手下也已按照命令三五成群的集结战斗队形,刁肃这才与准备停当的童璇率领自己的几名精锐手下,纵身跃过院墙进入院内,而十多组战斗小队也从各个方向或逾墙或破壁或穿门而入。

  很快,院内便传出阵阵喊杀声和兵刃撞击声,两条身影,一条矫健,一条轻盈,如同鹰隼一般迅速突破了院内的包围,直飞墙外。

  只听得“嘣嘣嘣”的一阵轻响,在指挥官的命令下,早已整装以待的便弩手手上飞出一支支锐利的弩箭,形成一个密集的多层包围网。饶是突出重围的二人轻功了得,在空中变换了多个奇异的姿势后却依然无法突破一波接一波的箭网,其中那个矫健的身影意图硬闯箭网,然而可破内家硬气功的机弩很快就让他付出了惨重代价,左肩右腿两支深深插入的箭矢顿时让他失去了战斗力,从空中重重坠下,而那个轻盈的身影同样无法突破包围,被迫落在了院墙外的空地上。

  “古叔,你怎么样?”那个轻盈的身影就是那个玄衣少女,她一落地便闪到那个因伤坠地的驼背老者的身旁。

  “二姑娘,我恐怕不行了,他们的弩箭有古怪,能破气功,不能硬闯。”老者两处伤口血流如注,很快就将外面的衣衫打湿了一大片。

  “古叔,你坚持一下,我想我们今天恐怕是突不出去了。”少女虽然年轻但也能够清楚目前的形势。

  就在他们落地的一瞬间,刁肃和童璇率领的几组人也已飘出院内,包围了两人,而组成三层攻击网的便弩手依然严密的以二人为中心牢牢的控制着局势,一有异动,恐怕就会遭来毁灭性的打击。

  一脸淡漠的刁肃慢慢的来到离二人只有一丈远处,雨已经将二人的外衣湿透,驼背老者的血依然汩汩的流着,湿漉漉的地面已经浸透了鲜血,老者的脸越发显得苍白。

  “二位都是聪明人,我们大人也想见见二位,我想有什么见了我们大人再说好不好?”

  少女一手抹了抹脸上的雨水,一手扶起老者,“你先叫人替我古叔包扎治伤,我跟你走。”语气十分平静。

  “好,识时务者为俊杰,来人!”向来面无表情的刁肃面上也闪过了一丝惊讶的神色。

  无锋颇有兴趣的注视着面前这个少女,少女那身黑衣因为被雨水浸透,让无锋吩咐人拿来衣服替她换了。

  少女的神色显得十分沉静,除了脸色略略有些发白,其他丝毫看不出就是几天前欲置自己与死地的那名刺客。

  房间里静静的,两人都一直没有开腔。少女已经在接受无锋单独询问时就被安全局的人让她服下了“定气散”,这是一种专为武功高手设计的药物,服下它后,能使一个内功高手无法集聚内力,从而与平常人无异。

  一股奇妙的气氛充斥着房间,最后还是无锋打破了沉寂,“卿本佳人,奈何作贼?”说完,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摇了摇头。

  少女芙蓉玉面上那一双水晶般的眼睛里掠过一丝复杂的表情,“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无锋有些讶异了,怎么幻凤门的弟子都是出口成章,看起来好象颇有深度啊。懒洋洋的笑意又出现在无锋的嘴角,“嗬,那姑娘的意思是李某是死有余辜啰?难道李某的行径就真的那么激起公愤?”看得出眼前这个美丽少女虽然年龄与前两天抓获的那名少女差不多,但思想上却成熟许多,应该是幻凤门中重要角色。

  少女被无锋的话噎得一窒,脸上的神色也凝重起来。

  她虽然年轻,却是门中二代弟子的翘楚,对门中大小事务也了解得较为清楚,关于刺杀李无锋在门中几个长辈中引发的争论她也有所耳闻,但一切都要服从于政治,服务于政治,她也深深理解自己门派生存壮大的基础是什么。不过她对自己掌门师尊近一年来的表现表现也有些不解,象这种刺杀任务一旦失败的后果对门派影响将会是致命的,向来深谋远虑的师尊怎么会断然作出这个决定,的确让她也感到困惑,但困惑归困惑,命令却也必须执行。

  见少女脸上流露出一刻迷惘的神色,虽然十分短暂,但也足够了,无锋至少知道幻凤门内也并非铁板一块,至少对刺杀自己一事恐怕存在分歧,虽然无锋并不在乎刺杀,但能够发现敌人的弱点也算是一件好事。

  “姑娘,看得出你是一个很有主见的明白人,假如我以此事要挟西域五国,我想你们幻凤门的生存可能很成问题吧。”

  虽然无锋的话语一副毫不在意的口气,但少女依然被无锋的话惊了一惊,一定是自己五师妹被她们抓获了,她和那个驼背老者在刺杀事件后一直深居简出,驼背老者因为担心被安全部门的人盯住,而不敢动用各方面关系去了解情况,但先前被俘的少女一直没有预定地点发出信号使他们估计出了问题,不过他们知道先前被俘的少女并不知道他们隐藏的巢穴,所以也未作转移。

  “你不用用这种眼光看我,虽然你的同伙是被我抓获了,但你们幻凤门的计划早在这之前我们就掌握了。”无锋半真半假的说道,“也罢,我看现在这种情形,我们也很难心平气和的谈下去,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认真的考虑考虑,不要作无谓的牺牲品。”

  说完,没等少女开口,无锋吩咐人将她带了出去。

  精致的勺子慢慢的在热腾腾的咖啡杯子里搅动着,一股浓香醇和的咖啡香味在房间里弥漫,无锋端起杯子浅浅的呷了一口,略略的苦味让无锋的头脑为之一振,战事迫在眉睫,可情报部门的消息始终不够充分,虽然无锋已经下定了决心,部队也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如此大一场战事,还是让无锋慎之又慎。

  一切都在按照预定的计划进行,西北军团的第一、二、三、四师团都早在一个月前就以进行军事演习为名调整到了庆阳西部地区,后来又利用预备役部队掩护悄悄移动到了西南部,龙自行率领的第五师团也已经进驻庆阳与庆阳警备师团一同防守庆阳。虽然从目前看来似乎没有什么力量会对西北构成威胁,但无锋为保险起见还是加强了庆阳的防御力量,毕竟这是无锋的根基所在,一旦这里出了问题,任凭在吕宋取得再大的成功,那也是得不偿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