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亿万婚契:顾总的千金逃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80.天生丽质

亿万婚契:顾总的千金逃妻 梨蛋蛋 1 23 33882020.05.18 23:50

  对方比她漂亮,漂亮的女人总不会喜欢比自己还漂亮的女人的。

  “陆总找我啊,”她勾了勾唇角,“那为什么不亲自下来,要你这条狗……”

  小七面色沉静。

  “顾小姐是员工,你有腿,就不要劳烦陆总了。”小七微笑。

  “我也累着呢,粉丝还在等我我开直播,这可不行。”顾茗兮径直往底下一坐。

  一副不愿意理睬人的模样。

  有了点成绩就想谈条件?

  小七见多了这样的人了。

  “我随时可以关了顾小姐你的直播,你应该知道,陆总生气,你什么好处都捞不着。”

  小七的嘴角始终挂着一丝安稳的笑容。

  仿佛跳梁小丑的是顾茗兮。

  顾茗兮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直到想到了这个月。

  她的工资还没发呢!

  立马神色一边,说,“我马上去找陆总。”

  “迟了。”小七掐了点时间。

  “你已经浪费陆总五分钟时间了,下次再谈。她很骄傲的离开,性感的曲线轻轻扭动着,顾茗兮即是嫉妒又有些不甘,对方竟然对她指手画脚?

  不就是一个助理!助理是什么……

  跟下人有什么两样。

  “她什么态度?”回到办公室,小七抬眼,陆南洲手里摇晃着一只红酒杯,桌上是冰镇过的鲜葡萄酒,嘴角噙着温润的笑容,一双灿眸笑意连连地看着小七。

  “我可能还入不了顾小姐的眼吧。”小七走到一旁,端起陆南洲的电脑,在她面前坐下。

  “试过顾氏的防御系统,很牢固,需要些时间。”手指轻打键盘。

  陆南洲很愉悦的闭上眼睛,说,“你是我最聪明的助理。”

  “只是聪明吗?”小七抬唇。

  “而且知趣。”

  “知趣?”小七摇摇头,“你怎么知道我和外面那些想做陆少夫人的女人不一样,或许一开始我的目标就是你呢。”

  陆南洲愣了片刻,随后哑然失笑,“不可能。”

  “是你就更不可能。”

  “是不一定。”小七合上电脑,“但我知道你现在迫切想要得到顾樱,想到法子了么?底下那个女人,可是很好的工具呢。”

  她款款笑道。

  陆南洲轻抚她的后背,往怀里一带。

  一颗葡萄碰到了她的水唇。

  小七吞下去。

  面色淡淡清冷无比,仿佛抱着他的只是一块冷冰冰的石头而已。

  接下来几天,就跟惩罚一样,顾茗兮彻底被陆南洲遗弃了一般,直播间屡次被封,封到她绝望的很。

  她上楼,想理论,一抬头,就是小七那张恬静的小脸。

  “顾小姐什么事?”

  “我找陆南洲!”她咬唇,推开小七,直接往办公室里挤。

  “不行的哦。”小七稳住身形。

  “陆总不想见你,你还是回去吧。”

  “回去?我回去喝西北风嘛!”顾茗兮手掌握成拳头,说,“是不是你怂恿陆南洲的!”

  “不是我。”小七惊诧,摇了摇头说,“我可没这么可恶,说不定是顾小姐自己作的呢。”

  “让她进来。”陆南洲声音淡淡的传出来。

  “是,陆总。”小七恭恭敬敬让开。“请,顾小姐。”

  “切!”顾茗兮甩了个白眼,果然是见风使舵,瞧她落魄踩上几脚,瞧陆总待见她了,又低下头颅,给谁看?

  “陆总。”她娇憨道,“为什么总是封我的直播间啊。”

  她埋怨道。

  “你穿的太少,我不喜欢……”

  顾茗兮心脏一窒。

  猛地被小心心打中。

  “南洲哥哥,早说茗兮就只穿给你看啦。”顾茗兮低下头,酥麻声传出。陆南洲眼皮狠的一跳,很快就被压下去。

  说,“以后注意点就行。”

  “好,南洲哥哥。”顾茗兮小脸红扑扑的,毫不掩饰内心的倾慕之情。

  她走后,小七走近陆南洲身边,放肆大笑道。

  陆南洲斜睨了她一眼。

  她安静下来,咳了两声,说,“南洲哥哥,人家以后只穿给你看啦。”

  “可以。”陆南洲点头,“不穿也行。”

  小七:“……”

  您真不是人。

  顾氏的年会如火如荼的准备,顾樱抱着一只灯笼,踮起脚,想挂上去,奈何心有余,身高不够。

  “樱樱是个小矮矮。”陆安安在后头笑道。

  顾樱回过头吐了吐舌头,说,“要是江承右,打爆他的头!”

  某少打了个喷嚏。

  呸,谁骂他?!

  “嘻嘻,这不是江少最近找我去喝茶了嘛。”陆安安抓住她的小手。

  “喝茶,他对你做什么了?”顾樱仔细瞧了瞧陆安安,发现她好像还胖了一圈,微微放了心。

  不过这家伙不去上班,来骚扰安安?

  顾樱撩起袖口。

  “问问我,什么时候出去吃饭,记得通知她。”陆安安含蓄笑了两声。

  “我告诉她我们明天去晋城吃饭!”

  “然后呢?”顾樱皱眉,她吃个饭要大动干戈跑到晋城嘛?

  “然后他坐了机票去蹲点了!”陆安安实在忍不住,捧着肚子大笑道,“他真是个憨锤,看不出来我在报仇嘛,他可是叫人把我绑去他家喝茶的呢。”

  对此,顾樱只想说一句:活该!

  “顾樱人呢?”顾霆深喝了口咖啡,抬起头,韩非正在打着瞌睡。

  “没到冬天,你提早冬眠?”顾霆深走近。

  仔细看韩非的胡子还没有刮。

  韩非昏昏欲睡,头时不时点下去。

  听顾霆深一说,如实道,“昨天总监找我谈人生了,谈了半个晚上,今天睡眠不足,我可以睡里面那张床嘛?”

  “你可以睡外面地上。”顾霆深认真说道,“不过在这之前你得告诉我顾樱人……”

  “在下面刮灯笼。”

  “我唯一的妹妹不是给你当苦力的。”顾霆深思衬片刻,说。

  “不是苦力,她在底下玩。”韩非打了个哈切,外头正是中午,暖阳阵阵,他精神疲累,实在支撑不住,往沙发一栽。

  他是唯一一个敢在总裁面前睡觉的人。

  顾霆深略带嫌弃的眸子扫过,最后大步离开办公室。

  “小a叫顾樱去地下车库。”顾霆深拿走钥匙,转而对埋头的秘书小a说道。

  小a慢了半拍,说,“是,顾总。”

  底下声乐室,陆安安盯着那架钢琴,觉得有些眼熟。

  “这钢琴是不是那个获奖的大师做的,那可是纯汉白玉!”陆安安险些失声,还是顾樱及时捂住她的嘴巴,说“顾霆深买的,先放着这里,不属于我,不过我要肯定是属于我的。”

  “真幸福啊……”陆安安双手合十。

  真想她们早点结婚。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