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无尽之欲望之路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疗伤!

无尽之欲望之路 贪罪欲 1949 2018.12.07 02:44

    一天缓缓过去了!

  正在打坐修炼的天荒猛然挣开双眼。此时自己恢复七八层,已有在战之力!

  小三化为了本体,在山谷边缘处的一颗大石之上呼呼大睡,。

  把离他几乎一步之遥的妖兽,兽潮当做空气一般。

  七八十头凝气妖兽形成的兽潮已经赶来,还有五六头筑基境妖兽在最前方的,离他几乎之后一步之遥。

  特别是兽皮老者,在这一天中不知经历了什么,望着小三的目光仿佛深渊怨妇一般,想要一口吃了他。

  小三也真是神经大条,在这样的情况下直接睡着了,反而打起了呼噜。

  你们不走,我们是不会出来的你放心吧,老小子!小三从沉睡中醒了过来,带着一丝迷茫对着兽皮老者开口。

  你们不出来,我就永远镇守在这里。记住……是永远。只要老夫一天不死,你们就别想出来。兽皮老者嘶吼道,被小三气得几乎癫狂起来!

  真是可笑,你看他!小三一指天荒:他此时凝气十重就有如此战力,当他达到凝气十三重大圆满,或者直接筑基:你能对付他?

  还有这个女人,早已经凝气大圆满,小三一指百花:你族中的筑基境妖兽还有那数十只凝气九重妖兽,全是被她一人击杀,当他恢复或者筑基,你能对付她?

  小三的话语,字字诛心,!

  兽皮老者还有其身后妖兽同时变色!

  四周顿时沉默下来,小三继续开口:如果你们离去,藏在哪个不知道什么地方的深山老林,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留在这里不过找死而已。

  我不信你们有筑基丹,兽皮老者嘶吼道。

  那随便你了,小三似无所谓的走开了!化为了一把充满了锈迹的血剑再次回到储物袋中。

  四周妖兽顿时面面相觑,他们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存在,怎么可能被三言两语唬走。

  只是各自在心底暗自留下了一个心眼。

  他们已是自己族中最强者,也不可能有后援。

  只有兽皮老者好似想到了什么:神色变化,对着一个神秘的存在发出了一道讯息。

  没过过久,他脸上就顿时发出了一丝阴冷的笑容。积累的怒气似得到了释放。

  百花还在昏迷之中,天荒眉头一皱,这伤势几乎不逊色他被吸血蝙蝠吞噬所造成的伤势差。

  而此时却没有第二颗百花丹,百花身体受创,鲜血几乎流干,灵魂也陷入了深层次的沉睡当中!

  不能这样下去,否则百花定会陨落,

  天荒在山谷之上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把百花安置下来之后,刹那天荒爆起!

  化为一道流光飞出了生命禁区,向远方疾驰而去!

  兽皮老者见状,当即咆哮一声,跟着飞出,在他身后亦有妖兽跟上

  天荒要寻找灵药,或者一些补血的草药,为百花疗伤,百花也是凝气大圆满强者,或许只需要一个契机,一个助力就能激发她体内的自愈能力。

  一天之后天荒回归。

  神色有一些疲累,带着一些伤势回归,在小三的指点之下获得了一些草药,还有一株灵药!

  天荒把草药灵药用石头磨碎,用灵力催动,为百花疗伤!

  一天过去了,百花情况有一些好转,苍白的脸色之上多了一丝红润。

  二天,天荒依旧出去了!

  妖兽滚滚追上,特别是兽皮老者最为激烈,穷追不舍!

  这一次,第二天傍晚时才回归。

  这一次颇为凶险,虽然没有百花拖累,可兽皮老者却是不顾一切燃烧精血在追赶!

  而灵药也有妖兽守护,而且不弱,经过了诸多波澜,可幸的是小三没有继续沉睡,否则以他一人之力,根本不可能获得这样疗伤药物。

  周而复始,天荒一共出去了七次,可用的时间却足足用了一个月时光!

  在一次次生死磨练中,天荒修为达到了十重巅峰。

  剑锋之术彻底圆满,而不败魔拳也达到小成之境,可惜的是魔印却只有七颗。

  这一天回归,脑海中莫名多出了一门剑术。

  剑锋彻底大成,心剑印记全部交融,达到了可以修炼:

  心剑术的术之第二式剑术:剑雨!

  百花足足沉睡了一个月,此时的他脸颊红润,身体上的外伤也完全恢复!

  就只有灵魂上的伤势有一些棘手,不过都已经解决。

  天荒手中拿着一株灵药,他足足蛰伏了七天才获得的灵药。

  是专门修复灵魂的灵药,无比珍贵如果放在外界足以换取一门上品法术。

  而小三在传出剑雨之后似乎伤及了根本,剑上锈迹再次多了起来,小三也开始沉睡。

  如法炮制,天荒把聚魂草,给百花服下。

  百花周身顿时发出一道道光芒,七彩绚丽,光芒璀璨。

  一柱香之后!

  光芒收敛,百花猛然挣开双眼,眼眸迷茫起来!

  许久以后她逐渐清醒了下来,看着身上的朴素衣袍,脸色突然绯红起来!

  双眼似乎有一些迷醉,面纱之下的嘴角似在轻轻上扬。

  “谢谢你”!百花开口,声音说不出的温柔!

  不必,你之前也救过我,天荒也不知道怎么面对清醒以后的百花,也做不出冷漠的神色!

  呵呵,百花一笑,对着天荒慢慢走来。轻声道:此恩,非彼恩。不如承情,随后他如葱根般的手指轻轻的放在面纱之上,似要揭开一般。

  天荒神色忽然闪现一丝尴尬,摸了摸脑袋:这是什么意思!

  百花娇躯一震:脸上出现一丝慌乱,手指轻轻的放下,放弃了揭开面纱。

  真的要谢谢你,我虽然沉睡了一个月,可外界发生的事情我也能感应到几分。

  天荒神色一震,有一丝遗憾,这一个月中他有几次都差点忍不住要揭开百花的面纱。

  此时她却主动揭开,可不知为何突然放弃了,天荒索然,和这样一个绝世尤物相处一个月,

  要控制住自己却真是不太容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