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借我三分气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一家子怪物

借我三分气运 雪落非秋 2249 2020.06.30 12:17

  果然……

  林珊珊话音一转,脸上的笑容渐渐消散.

  冷漠的声音中,似乎有着熊熊燃烧的怒火。

  “凡儿从小便没了父亲,妾身带着两个孩子能够得享平安,说起来,也是殿主的恩德。”

  “不过……”

  林珊珊的眼眸中泪光涌动。

  “堂堂猎妖殿。

  沧澜陛下手中的战矛,集合全城所有大修行者的所在。”

  “到头来,为了区区一只血妖,却要凡儿做诱饵。”

  “他还是孩子!”

  “他尚不满十六岁!”

  “因为这该死的厄运,至今都没能开启天门!”

  林珊珊声音中夹杂着无尽的悲愤。

  “而你们,却一次次的让他,去为你们吸引血妖?”

  “这就是我落霞城猎妖殿作风?”

  “这就猎妖师的行径?”

  “你们难道,当真不怕天下人的耻笑吗?!”

  一连串的质疑之下,墨城脸上那叫一个燥热。

  像是有人一巴掌一巴掌的扇他的脸,火辣辣的。

  他嘴唇动了动,可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却将他的话给堵在了嘴里。

  泪珠顺着脸颊滑落,像是断了线的珍珠。

  是那么的凄惨和悲凉。

  又来了?

  林久轩哆嗦了一下窜出老远。

  墨城心中也瞬间拉响了警报!

  他急忙道:“夫人有所不知,慕凡乃是我猎妖殿破格招收的猎妖师,理应派遣任务。”

  林珊珊一脸讽刺:“哦?猎妖师?俸禄何在?”

  墨城脸上的笑容一僵。

  你儿砸从藏宝阁拿走的宝贝也不少了吧?

  可是看着林珊珊的泪水越淌越多,他却有些心虚了。

  “却是我猎妖殿的失误,立刻补上!”

  “助猎妖殿猎杀血妖十七次,功郧何在?”

  “补上!”

  “猎妖师等级可按照功绩评定?”

  墨城胸口一闷,掏出酒坛吨吨吨了一阵。

  “补上!”

  “妾身听闻,猎妖师出任务时受伤,会有补贴下发。”

  墨城的声音有些颤抖。

  “补上!”

  慕凡尚未开启天门。

  猎妖师身份自然也是一个借口。

  而这意味着,墨城所有答应的条件,都需要他自己买单。

  他在心中默默的算了一笔账,嘴唇哆嗦的厉害。

  万幸的是,他终于看到林珊珊脸上的悲意稍缓。

  他心中滴血,正欲开口说话。

  却听林珊珊继续说道:

  “我儿为了猎妖殿抛头颅洒热血,耽误了学业……”

  墨城眼前一黑。

  “慕夫人,请您不要得寸进尺,以慕凡的情况,如何去上学?”

  他实在是顶不住了。

  落霞城乃是出了名的贫瘠。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若是继续下去,他连买酒的血元币都没了!

  他深吸一口气,后槽牙咬的嘎吱作响:

  “本座做主,用这九尾血妖的魂晶作为补偿,此事咱们揭过如何?”

  闻言,林珊珊终于满意。

  “也罢,身为落霞城子民,总该为落霞城付出心血。”

  说的那叫一个洒脱。

  但是墨城分明看到,那一抹一掠而逝的得意。

  无力的坐在椅子上,吨吨吨了一阵。

  他打着酒嗝,一脸悲愤。

  想他墨城,什么阵仗没有见过。

  没想到今日,竟然被一介妇孺给逼迫至如此地步。

  “来人,传令功绩长老,去办吧!”

  一直在门口值守,大气不敢喘的灵卫。

  惊惧的看一眼风淡云轻的林珊珊,以及手中提着黑刀的慕晴。

  一溜烟的没了踪影。

  娘的,怪不是慕凡的的老妈。

  这一家子都是怪物吗?

  惹不起惹不起……

  ……

  “林爷爷,我哥要煮到什么时候?”

  慕晴清秀乖巧,小嘴也是甜得很。

  林久轩的身体一颤,急忙道:“休要胡说,此乃水火相济疗法,最擅长这种大面积的伤势。”

  “再过两炷香,等他将缸内的灵药给彻底吸收,就算大功告成了!”

  闻言,墨城胸口一闷。

  这一锅药汤的价值,便是他也有些肉疼。

  看着手中内务处长老送来的清单,他一头将脑袋扎进了酒坛里。

  让我长醉不醒吧!

  我太难了……

  慕晴眨巴着眼睛:“林爷爷,是不是只有木属性之人,才能成为药师?”

  林久轩撸着长长的胡须,笑道:“只要是精神力强大,对草木有着足够的感知力,都可以!”

  慕晴眼睛一亮,刷的站起。

  “林爷爷,请您收我为徒吧,我灵魂天赋七星,而且对草木之力的感知很是强大!”

  林久轩霍的抬起头,顿时来了兴趣:“哦?详细道来。”

  要知道,药师虽然能救人。

  但是因为整天与死人打交道,于当今社会的地位其实并不高。

  对林久轩而言。

  灵魂天赋七星,又对药师之道感兴趣。

  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好苗子。

  虽然脾气有些……

  咳咳,有些奇异。

  但是药师的队伍中,就需要这种杀伐果断之人。

  在他殷切的目光中,慕晴眨巴一下眼睛。

  “每次我修炼战技,总是将周围的草木给轰的渣都不剩。”

  “林爷爷,我是不是很厉害?”

  “咳咳咳……”

  林久轩胸口一闷,慌忙起身,道:“我去看看你哥。”

  这天没法聊了!

  他害怕继续聊天,会精神崩溃走火入魔。

  活着难道不香吗?

  一直到日上中天。

  林久轩终于掀起了锅盖,从看似沸腾,却诡异的冰冷的药汤中,将慕凡给捞了出来。

  瞬间,被包成粽子的慕凡周身都染上一层寒霜,颤抖着散发出刺骨的寒意。

  林久轩急忙将一瓶药液灌进他的嘴里,细细的查看其身体之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转过身,他硬着头皮挤出一抹微笑。

  “慕夫人,令郎已经将所有药力吸收,很快便会醒来,三天后,便可以将绷带揭开了。”

  林珊珊摸索着手指:“劳烦林大师了。”

  “不敢,不敢!”

  说着他看向一旁的墨城道:“殿主,老朽幸不辱命,该告退了。”

  再不走,恐有性命之忧!

  林珊珊将体温恢复正常的慕凡,抱在怀中:“我们也该走了!”

  虽是这般说道,脚下却没动作。

  目光一直停留在,一旁桌子上的须弥口袋上。

  墨城顿时了然,黑着脸将小布袋递了过来。

  “慕凡的身份令牌,两年来的所有补贴和俸禄,还有那颗魂晶,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了。”

  林珊珊打开袋子瞅了一眼,脸上的笑容越发柔和。

  “如此,我们就告退了。”

  “慢走,本座还有要事处理,就不送了。”

  “您留步。”

  目送一行人离开,墨城取出酒壶吨吨吨了一阵。

  他摸了摸干扁的储物袋,神情是如此的萧瑟。

  以后,要省着点喝酒了……

  门口处,呜呜泱泱的围着一大群人,赫然便是前来为慕凡送行的热心百姓。

  天地良心,从大清早等到日上中天,但是他们心中的热情没有半点消减。

  眼尖的看到林久轩,顿时挤过来问道:“林大师,怎么样?啥时候出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