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大美时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0、有好终须累此生

大美时代 中秋月明 2361 2019.06.05 16:00

  其实谁都能看出来杜雯的素描水平在突飞猛进。

  因为有万长生这个怪物坐在旁边。

  黄敏又有点相信这俩男女之间没有私情了,因为万长生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有半点试图身体接触。

  但极为严苛,杜雯的苗头稍有不对,就换纸重来。

  不计较画纸,不计较时间,几乎单对单的强攻。

  提高路线精准得没有半点差池。

  再加上杜雯全面配合,智商在线的听讲以后就点点头嗯,马上调整。

  万长生还找老曹,把那真人头骨和两尊三四十厘米高的石膏像借回公寓反复揣摩练习。

  这种进展不可能不高。

  而万长生自己直到周四才画了张俗称的马赛头像,应该是某个马赛曲纪念雕塑的局部,满头长发跟马克思似的奔放。

  历时三个小时,终于没有用打印机的方式,而是老老实实的按照标准要求,先总体关注大框架,然后逐渐收拢造型,精雕细琢刻画面部五官几个细节,最后收拾整体画面气势,保证背景、须发、石膏像座这些部分不喧宾夺主。

  这就是标准的总分总顺序,跟小学时候刚学做作文没什么两样。

  开头叙事时间人物地点,接着详细描述干了什么,最后带着美好的新奇度过了很有意义的一天,下次要如何如何的总结。

  整个色调由浅入深的循序渐进,不再是以前从边角就完成的那种妖孽画法。

  只是原本摆在墙角的石膏像,被万长生把背景几乎画成了浅黑色,有点朦胧的那种黑灰色,反衬出白色的石膏像,熠熠生辉,哪怕石膏上因为搬动碰伤,还抹上什么颜色的细节都表现出来了,整体还是给人感觉白得像玉石雕琢。

  陆涛开始看的时候就嘿嘿笑,等要画完的时候老曹也踱过来跟其他学生一起看。

  等万长生收工,所有人都嘿嘿嘿。

  因为万长生能画出来,这个大家已经不稀罕了,对于他这种一张一个台阶的进度,所有补习生都有点麻木。

  但他这种心里面把这石膏像想象成什么,再表达出来的国画习惯嘛。

  老曹最先说话:“你知不知道马赛曲什么意思?法国大革命时候的战斗歌曲,这个形象也是无数战士中的形象,会像你这样么?”

  坐旁边的杜雯都噗嗤,因为万长生这画出来,哪哪都似模似样,就是有点慈眉善目的!

  像个菩萨!

  万长生自己也嘿嘿笑:“这种泥塑的东西,我画出来肯定就是这个味儿了,画人不会,再说我也不知道这背后的故事啊,我还以为他在仰头唱歌呢,菩萨之歌嘛……”

  现在补习生们都觉得他很亲近,都在哈哈哈。

  陆涛也哈哈哈:“还有材质,石膏的材质会有这种汉白玉的光泽度吗?你还是忘不了中国画重传神的特点,无论神采还是材质,西洋画都要写实,不能加入太多自己的解读,起码在考试这个阶段应该这样,速写里面适当的允许一点点发扬,但也不能太过,杜同学有些已经有点太过了。”

  陆涛的专长,恐怕就是在专业美术考试类别方面,钻研得确实比较透。

  现在万长生的素描终于开始进入到他能够指点的区域了。

  哪怕放到专业领域,这也不过是张普通寻常的习作。

  但考虑到起码大半个月以前,万长生连明暗素描都画出不来。

  这个进度堪称惊人。

  所以下课前,老曹拍拍万长生的肩膀低声:“晚上过来美院大门外喝两杯?”

  万长生还在犹豫呢,就在旁边的杜雯求之不得,赶紧答应:“好!您说个时间!”

  老曹好笑的看眼这俩的反差:“九点左右在校门口。”

  杜雯一口应承下来。

  等老曹走了,才恨铁不成钢:“人脉,知道吗?既然你准备考美术学院,要在这个圈子里面混,那就要有自己的人脉关系。”

  万长生还嘴硬:“我只是来混个文凭的!”

  杜雯恨不得直接拿画板敲他头:“我们退一万步说,哪怕你最终回老家在你那个什么碑林呆一辈子,你能抵挡住外界的风风雨雨吗?这次不也因为什么改革逼得你非要出来考个大学文凭,反正要在外面读几年的书,你为什么就不能顺势建立自己的人脉关系呢,哪怕是做研究,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如果有好的人脉,也能更好的保护传承你这些东西,对不对?”

  万长生低头看着自己的素描作品,沉思半刻,顺手拿铅笔在画板的角上,写了句:“有好终须累此生”。

  就收自己的东西准备走了。

  万万没想到杜雯居然拿起自己的铅笔,在这句话前面添了句“无情何必生斯世”,然后得意洋洋的撑着下巴看万长生。

  年轻人有点愣住:“你知道这句话?”

  杜雯的黑口罩遮住了几乎所有表情变化,让她仿佛可以气定神闲的观察万长生:“《楞严经》里面的话,曾经有段我非常迷仓央嘉措,看过他不少东西,也顺便看到过这句话,有没有觉得茫茫人海中,能遇到这样知己,是种很幸运的感觉?”

  万长生凝视那娟娟字体:“在你看来,人生而有情,无情无义何必留在人世间,可对我来说好碑、好帖、好石头、好画,每一样都值得下十年二十年的功夫,这才是这辈子不虚此行。”

  杜雯笑:“你有温暖的家庭,还有看似稳妥的婚姻,就像个家里有钱的孩子,当然可以说不在乎钱了,我缺得很,等你分我点。”

  万长生破天荒的拿起画板:“能遇见这样的朋友,确实是幸运,走吧,下课了。”

  杜雯也不啰嗦谈情:“还是那个道理,你看过多少好碑、好帖、好石头、好画?那么多名家名作,博物馆里更是珍品无数,看不完,画不完,临不完的,有人脉就能看到更多更好,你觉得对吗?”

  万长生经常发现杜雯说什么都很对,也许他这个观音庙前的小算命宅男,遇见这种见识广博的女孩子,才是命数。

  所以吃过饭之后,万长生还是决定跟着去见见什么人脉,虽然他自己觉得没必要,就当杜雯无聊得很,跟着去转转呗。

  谁知道两人在公寓又练了张素描,万长生起身准备等着杜雯换衣服,睡衣姑娘却指指那带着黑洞洞眼眶的真人头骨:“晚上有小骨陪我,你自己去玩得开心点。”

  万长生楞了:“你不去?”

  杜雯展现出一个美丽绝伦的甜美笑容,但眼里带着促狭的夸张语气:“哦哟,开始舍不得我了?”

  万长生转身就走。

  剩下杜雯在公寓里自己转了两圈,竟然先去拍拍那已经变成古铜色的真人头骨,再哼着小曲儿到厨房去咬咬牙再次试验那个什么俄罗斯发酵面粉!

  不知道为什么,各种程序都按照网上攻略,精确到品牌跟克数,杜杜搞出来的面团就是不会正常发酵!

  这让她准备做点爱心小甜点的宏伟计划,不断受挫,简直有点抓狂!

  只感觉面粉比男人还不可捉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