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汉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月下白薛海授武艺

汉垣 凉了的皮 2524 2019.06.12 06:57

  半夜时分,月朗星稀,塞北温度在夜间骤降,王协披了一件毛毯,出了大营,在营地外不远处翻过一座土丘,薛亮已立在月光下等待着王协。

  见王协过来了,薛亮抬脚将地上一柄宝剑踢向王协,王协单手握住,等待着薛亮的下一步动作。

  薛亮抬剑起势,口中言道:“此剑法为破敌剑法,乃是我多年来临阵杀敌所钻研出来的一套剑法,可攻可守,共有二十八式,你且看我舞一遍!”

  薛亮说罢,手中剑若游龙,映照在月光下,寒光四起,杀伐果决。王协看在眼中不由惊叹,薛亮一套剑法舞罢,缓缓说道:“你且缓缓舞来,一招一式不可马虎,日后待你剑法纯熟则二十八式信手拈来,等闲之辈难近汝身。”

  一连三日,王协不眠不休在月下随薛亮学习剑法,薛亮虽然古板苛刻,却教的非常好,王协本就有底子,学习的也很快,往往一两遍便能领悟招式中的奥义。

  虽然如今王协剑法还不熟练,但好在已经将一招一式铭记于心,剩下的便是自己勤加练习的事情了。

  薛亮在第三日离开了马邑,独自一骑消失在风沙之中,王协目送薛亮远行,转身看向自己身后的四个新兵。

  这三日王协光顾着自己学习剑法和硬功,根本没有去理会四人,其他人已经开始训练新兵了,而王协这边却丝毫没有动静,此前两日四人还能安坐在兵营里,今天干脆就跟在王协的身后。

  见王协看向四人,终于其中一个消瘦矮小的少年鼓足勇气开口道:“长官,我们四个知道您是从京城里出来的精锐,看不上俺们这些边关蛮地的人,可是俺们四个真心想跟长官学点本事,还请长官莫要嫌弃,我们四人做牛做马也愿意服侍长官。”

  王协一听眉毛微挑,嘴角扬起一个弧度,心想着倒真是忘记了这四个新兵蛋子了呢,王协席地而坐,笑道:“都说说,你们叫什么,会什么?”

  刚刚开口的消瘦少年第一个说话道:“我叫李蒙,就是马邑人,我会射箭!”

  李蒙身边一个比李蒙高一个头的少年开口道:“我叫阿汉,我爹是匈奴人,娘亲是汉人,我力气大。”

  王协打量了这个阿汉的身材,倒确实比李蒙强壮不少。

  第三个少年开口道:“我叫杨齐,我读过书。”

  杨齐一脸清秀,身材单薄消瘦,不似个军人倒像是个书生。

  最后一个少年开口道:“我叫赵牧,我会放羊。”

  赵牧说完,其他三人纷纷笑了起来,赵牧一脸通红,说道:“笑什么,我家世世代代放羊,我放的羊个个肥的很,即便是胡人也比不了!”

  王协挥手停止了四人的喧哗,“你们为什么来当兵?”

  李蒙、阿汉、杨齐三人面面相觑道:“家里没粮食了,不当兵吃不饱饭。”

  王协心中一沉,如今大汉天下赋税繁重,这边关苦寒更是如此,难怪每年不少子弟都选择当兵,还不是为了混一口饭吃,这西北战事不少,当兵难免非死即伤,却仍旧源源不断的子弟前来投军,想必也都是这个原因吧。

  王协看向赵牧问道:“赵牧,你家世代放羊,想必不穷,为何也来当兵?”

  赵牧神情一暗,“我阿父阿母去年放羊时被匈奴抓走了,至今也没有回来,家里的羊群也被抓走了,如今我吃百家饭,长此以往不是办法,也只有来投军。”

  王协看着赵牧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比前面三人年纪稍长,身世却很凄惨。王协蹙眉道:“不是说匈奴已向我大汉臣服了吗,怎么还敢劫掠我汉人?”

  赵牧听了这话,神情激动,带着怒意说道:“那都是狗官们的谎言!匈奴早已跟狗官们达成默契,只要匈奴不去劫掠官府跟大族的财物,至于我们这些百姓,才没有人去管我们的死活!”

  王协长吸一口气,想来此话不假,平民百姓的死活怕是真没人管的,王协颇为无奈,但也接不上话。

  “若非张哥接济我,保举我入伍,只怕我早就饿死了。”赵牧眼眶有些湿润,忽然间眼中充满厉色,“我要杀光胡人,为阿父阿母报仇!”

  虽然赵牧只有十五六岁,但是也知道一旦被匈奴掳掠便是凶多吉少,这些年来听到被胡人掳掠的事就没听说过还有人可以活着回来的,能够找到一具全尸便已是万幸。

  王协起身拍了拍赵牧的肩膀,对四人说道,“想要学本事,便要吃的了苦,你们可愿意?”

  四人坚定地点了点头,王协微微一笑,朝大营走去。

  马邑是个没有多少良田的县城,百姓们主要是通过跟胡人的贸易来维持生计,因此这里的贩夫走卒众多,这马邑虽是边城倒也十分热闹。

  一个月以来,王协除了带四人一起练功,便是到马邑里逛一逛。毕竟是御林军的人,驻北军只有膜拜的份哪里敢去招惹,况且已经有副将陈力负责督管,卫胜才不会去插手去管这些人,就是捅了什么娄子也是陈力的事情,最多自己帮些忙罢了。

  而陈力也并不怎么管王协他们,毕竟都是薛亮一一亲自挑选的,压根不需要陈力管教,倒是这些新兵跟随这群预备御林军后面吃了不少苦,例如淳于琼崇尚实战方可锻炼人才,他手下的四个新兵每日都成为淳于琼的沙包,被狠狠的修理。

  马邑县令高利对于这群京城来的人丝毫不敢怠慢,御林军带着一百个新兵的食物倒是十分充足,起码每日均有肉食,这也让每天刻苦训练的王协得到了充分的营养保障,要知道以前在军队特训的时候一日三天的牛肉是随便吃的,食堂也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提供食物给那些不分昼夜特训的精英们。

  一个月下来连同着四个新兵一起,都壮了不少,王协浑身的肌肉已经快接近当年在海军精英大队时候的样子了。这让王协感到十分满意,毕竟虽然在镇安军营里不愁吃喝,却远不及这塞北源源不断供应的牛羊肉,以及系统的训练。

  不久前袁绍寄来一份书信,信中嘘寒问暖,颇有拉拢之意,王协左思右想也十分暧昧地回复答谢了袁绍的友情,却半字不沾投效之意。王协曾听曹操闲聊时取笑袁绍时提及袁绍自比孟尝君,学孟尝君网罗天下名士,豢养死士,如今此信颇有要将王协纳入麾下之意,可是王协的野心怎会满足于此呢?

  这日,王协给四人安排了些杂事,让四人分头去城中购置一些训练物品,自己独坐在马邑城中最大的酒楼望北楼里饮着烈酒等待着四人的归来。

  突然,一个相貌平平的男子坐在了王协的对面,王协看着男子并未说话,那男子低声开口道:“王娘娘给军爷在城南仓库备了一千两白银,这是凭据。”

  男子将一张凭据推向王协后,起身离开了。

  王协看着桌子上的票号凭据,微微一笑,看来自己进入这御林军让不少人重新重视了起来,原本像是作为一枚弃子被抛弃的自己如今又被捡了起来。

  王协不由心中冷笑,这样的主子毫无人情味可言,今日因为自己有用便施以好处,他日若自己有什么危机,他一样弃如敝履,王协打心底里有些看透了这个自己曾经帮助过的娘娘了,不过他还是将这票号装入怀中,如今的他的确挺缺钱的。

  没有必要跟银子过不去,对吧。

  

举报

作者感言

凉了的皮

凉了的皮

求各位大佬推荐投一下!

2019-06-12 06:5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