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情绪狩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切西瓜游戏

情绪狩猎 四个张 2179 2019.08.06 20:17

  菜刀散发出黑色的雾气,带着锋芒砍向抓住殷欢欢脚腕的那只手。

  噗,菜刀砍下,干净利落,没有多余的动作,当然也不会有,江眠没有学过武术没有那么多的套路,更谈不上什么刀法,完全凭借自己的本能。

  动作朴实无华。

  “嘶,好疼”电视里传来一声尖叫。

  胳膊飞快的缩了回去,只留下一只断手紧紧的握着殷欢欢的脚腕。

  黑色的液体顺着那只手的断截面不停的向外冒,然后在及其短的时间内变得透明,接着消失,一同消失的还有那只断手。

  江眠直起身体,紧紧的握着手里的菜刀眼睛死死的看向电视。

  电视里的尖叫声还在继续。

  痛,真的很痛,它怒了,它大意了,它很生气。

  气的不是江眠,气的是老夫子,它被骗了。

  那个只知道教书的呆子,跟它说着外面花花世界,跟它说外面没有危险,让它替它报仇。

  它信了,准备了好久终于出来了,为了见识这个花花世界,它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忍受着巨大的疼痛它自己撕裂了自己坚硬的铠甲化作人形,现在它又断了一只手。

  很憋屈,很生气。

  “真的很让人恼火啊,老夫子死了,只能拿你来出气了”电视里的尖叫声停了,说话的声音平淡无奇,听不出是喜还是悲。

  “尼玛,关我毛事?“江眠听到怪物说的话,下意思的向后退了两步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摆出应对的姿势。

  老夫子三个字让他想到了之前遇到的那个教他礼学的那个老头,似乎那老头当初说过会有东西替它报仇的话。

  江眠不知道眼前这家伙和那个老头是什么关系,无形中好像替那老头背锅了。

  不过也无所谓,背不背锅的有什么差别?

  只要谁敢伤害殷欢欢他就会找对方拼命,之前怪物的作为已经开始伤害殷欢欢了,所以早就是拼命的局了,此时背不背锅真的不重要了。

  “哒哒“电视里传来爬行的声音,画面放大,突然一颗膨胀的尖尖的脑袋弹了出来。

  是的,它弹了出来。

  江眠从来没有想过会看见这样的画面,那颗脑袋就这么蹦的一下突然从电视里弹了出来。

  就像那种整蛊玩具,当你掀开盖子的瞬间会有一个毛毛虫突然弹出来一样。

  弹射出来的脑袋上,嘴巴用力的张开,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牙齿,时不时的上下开合,做出撕咬的样子。

  江眠挥起手里的菜刀,向前方砍去。

  “噗“菜刀砍中,将飞来的脑袋砍成了两截。

  两截脑袋在下落的过程中消失不见,就跟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妈呀,吓死老子了“江眠收回挥刀的姿势,拍了拍胸口翻着白眼自我安抚道。

  然而就在这时,嗖嗖嗖,突然从对面的电视里弹出三颗脑袋,直奔面门而来。

  “又来?“江眠再次瞬间挥刀,唰唰唰在空中连续挥了三下,刀刀命中。

  看着被砍中后消失的脑袋,江眠悠悠的说到:“还好,小爷我经常玩切西瓜游戏,切你?简直毫无技术可言啊”

  江眠的话音刚落,电视里传来一声低沉的怒吼,然后就看见五颗一样的脑袋出现在电视的画面里。

  它们的表情很愤怒,然后集体大吼一声,一起向江眠弹射过来。

  江眠面不改色的面对着,扭了扭脖子,挥起手里的菜刀不停的在面前砍着。

  噗噗噗五声声响,命中率百分百。

  电视里的怪物真的怒了,然后突然脑袋一个接着一个的弹射过来。

  只见江眠不停的挥动手里的菜刀,时不时还挪了挪身体以保证命中率,一边砍着一边嘴里计着数:“……四连击,五连击,六连击,呀吼完美……”

  “吼”怪物疯了,没想到会是这个局面,于是它不再弹射出脑袋,而是慢慢的开始从电视里爬了出来。

  膨胀的脑袋钻出了电视,接着是手臂,一点一点的向外爬。

  江眠站在原地看着眼前正在向外爬的怪物:“哟,终于忍不住啦?是不是头不够铁啊?”

  “话说,你比上一位从电视里爬出来的那个胖子,要灵巧的多了啊。”江眠看着怪物继续说道。

  “……”怪物

  怪物爬了出来,看了看江眠,又看了看自己,然后一把抓住自己的断臂,用力一拉,整条手臂就从身上扯了下来。

  拿在手里垫垫发现重量正合适,于是冲着江眠吼了一声,提着断臂就向江眠冲去。

  江眠见状愣了一下,骂道:“玛德,为什么所有的怪物都喜欢掰自己的手臂”

  骂完提着刀也冲了上去。

  怪物冲了过来,完全疯了,以至于丧失了理智,忘记了之前被菜刀斩断的手,忘记了那把菜刀特别锋利。

  江眠挥舞着菜刀与怪物对拼,手里的菜刀散发着黑色的雾气锋利无比。

  “唰唰唰”

  怪物手里的手臂瞬间被切成几段散落在地上,然而怪物似乎并不在意,也可能这就是它的策略。

  只见怪物突然抬起脚直接踹在了江眠的小腹上。

  “噔噔噔”江眠连续向后退了几步,巨大的力量使得江眠不得不捂着肚子蹲在地上。

  怪物没有给江眠喘息的机会,继续扑来。

  江眠下意识的抬起手臂挥动着手里的菜刀。

  噗,手上传来菜刀割裂的感觉。

  接着一声痛苦的吼声在耳边炸响,怪物停了下来看着自己的肚子痛苦的哀嚎着。

  它知道那把菜刀很锋利,没想到那把菜刀上的黑色雾气竟然能够侵噬它的身体。

  伴随着疼痛,它的身体在慢慢变得透明。

  江眠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看向躺在地上不停的哀嚎的怪物,忍着腹部传来的疼痛一点一点的举起手里的菜刀。

  “刺啦”落地窗开了,一丝凉风夹带着一丝潮气吹来,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雨。

  江眠费力的转过头看向落地窗的位置,那里站着一个穿着服务员制服的怪物,四只眼睛盯着屋子里看,两颗獠牙闪烁着寒光。

  它动了,它想进去,可是它又犹豫了,迈出去的腿又收了回来,皱着眉头看向江眠手里的菜刀。

  接着张开嘴,一条猩红的舌头瞬间拉长,一直伸到屋子里那个怪物的身边,然后在江眠错愕的眼神中,卷着躺在地上哀嚎的怪物又缩了回去。

  冲着江眠笑了笑,用舌头卷着那只怪物,向下压了压身体,两条腿就像青蛙一样收缩,接着直接跳了出去。

  江眠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那个服务员走路的时候总是给人一种罗圈腿的感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