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情绪狩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青茶古镇

情绪狩猎 四个张 2160 2019.08.09 11:59

  江眠在景区里乱逛,一副普通游客游玩的样子,但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卧槽,该不会暴力女他们的谎报军情吧?江眠在心里暗戳戳的想着。

  最关键的是,他发现那个系统里的任务地图也没法用了,本想着靠着欢欢的情绪兽,利用任务地图上的追踪功能的,现在倒好了,一点反应也没有。

  以上不需要的时候它总是出现,现在需要了却不能使用了,妈德真让人捉急。

  逛了一会儿觉得有些饿了,便打算买点吃的。

  景区里的住户大都在自家的门前摆着摊子,卖一些当地的特色小吃。

  一路走来,发现还是卖烧饼的居多,颜山烧饼真的很出名,江眠以前吃过一次味道不错,于是便走到一个卖烧饼的摊位前。

  来买烧饼的人很多,而且大多数都是女生。

  江眠觉得既然人多那这家肯定做的就很地道。

  于是往前凑了凑,这才看见卖烧饼的是一位老婆婆。

  老婆婆在自家门口支了一个很大的炉子在烤着烧饼。

  炉子后面就是住的地方,地方不大,就一间屋子大概也就二十平不到,能够看到里面堆放了一些面粉。

  因为角度的原因再往里就看不见了。

  江眠知道,里面还有人,因为偶尔会传来一阵咳嗽的声音。

  老婆婆看着年龄挺大的,但是干起活来倒是很麻利。

  江眠默默的排着队,看着老婆婆烤烧饼,眉头时不时的皱一下。

  他在老婆婆的头顶并没有看到状态栏,所以在人群中显得格外的醒目。

  当真是奇怪,这好像是来到颜山之后见到的第三个头顶没有状态栏的人了。

  第一个是在机场见到的那个来接斯文男和暴力女的人,显然他和暴力女他们是一伙的。

  第二个就是酒店的那个服务员,然后这个老婆婆是第三个。

  酒店的服务员没有状态栏是因为它本身就是怪物。

  那眼前的这个老婆婆呢?会不会也是怪物?

  江眠想到这突然愣了一下,这么说的话,那暴力女和斯文男呢?他们又是什么东西?

  也是怪物?看来下次见面得好好问一问才行。

  想着想着江眠自然就想的多了,越想眉头皱的就越深。

  他记得上次和徐良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好像在王蕊的头上也没有看到状态栏。

  该不会……

  就在江眠想的入神的时候,耳边传来老婆婆的声音:“小伙子买几个嘞?”

  江眠这才回神,原来不知不觉间这里就剩下了他自己,其他客人早就离开了。

  “哦,一个就行”江眠回答道。

  老婆婆的烧饼都是现做的,有人买她才会做,你买几个她就做几个。

  江眠站在一旁看着,老婆婆的动作很麻利,手法也很老道。

  “婆婆,这么大年纪了,不在家享福还卖烧饼,身体能吃的消吗?”江眠和老婆婆拉起了家常。

  “哎,我和老伴没有孩子,家里就我们两个嘞,年纪大了干不了重活,就在家门口卖卖烧饼过活。”老婆婆一边说着说着话,手上的活倒没有停下。

  “看您年纪这么大了,身体倒是挺好的,干起活来挺麻利的”

  老婆婆看了一眼江眠,摇摇头道:“都一把年纪了,没几年活头了,之前身体就一直不好,不过后来镇里来了一个医生给看了看,之后身体就好了起来,你说他也没给我开药,我咋就好了呢?不知道是不是回光返照嘞,说不定哪天就走了嘞”

  江眠感觉十分诧异:“没有吃药吗?那还挺神奇的”

  “咳咳咳”屋子里传来一阵咳嗽的声音。

  江眠向屋子里望了一眼,屋子里太黑看不清楚,只能隐隐约约看到有人躺在床上翻动身体。

  “大爷,生病了?”

  “嗯,老毛病了”

  江眠:“带大爷去找那个医生啊,看看能不能医治好”

  “去了,人呐,年龄大了反而怕死了,这不,刚犯病的时候就带去看了,但是收费太贵了,上次给我治病的时候就已经花了很多钱了”

  “咳咳,你个老太婆就是巴不得我死呢,人家何医生已经少收了一半的钱了,你还嫌贵,想想我之前为你治病不也花了很多钱?”屋子里传来大爷的声音。

  老婆婆也不恼,笑骂道:“别没良心,老娘这一天天的在这卖烧饼为了啥?还不是为了给你治病?房子我也联系好了打算卖掉,这样钱就够了,等筹够钱就带你去,也就这两天”

  老婆婆说完,用钳子夹出炉子的烧饼,递给江眠:“闹笑话了,你大爷就这脾气,呐,五块钱”

  说着指了指旁边的收款二维码,江眠一怔没想到这老婆婆还有二维码。

  江眠笑了笑,摇摇头表示没什么,然后掏出手机付了钱。

  付钱的时候江眠看着老婆婆问道:“那医生住在哪里?我想去拜访拜访,我有一朋友得了怪病,看看能不能治。”

  老婆婆闻言,走出屋子,伸手指了一个方向说道:“就那里,他不住这,只是过一段时间会过来一次,听说今天刚从外地回来。

  就那栋过了桥在祠堂边上的那家,他一般回来都会住那家”

  江眠顺着老婆婆的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道了一声谢后拿着烧饼就向那走去。

  江眠的直觉告诉他,那个医生有古怪。

  江眠走后,老婆婆见没什么客人了便收拾了摊子不做了,约了人来看房子估摸着一会儿就该来了。

  走进屋子,老婆婆一边收拾房间一边说道:“你怎地就这么怕死?难道也想变成我这样?”

  说着叹了一口气,一根毛茸茸的尾巴在身后摇来摇去。

  顺着老婆婆指的方向,过了桥就看到了老婆婆说的那间祠堂,祠堂是祭祀的地方总给人一种阴深深的感觉。

  说来也奇怪,桥下的这条河就像是一条分割线一样,河的西面居住了许多人家,但是河的东面却只有寥寥几家,而且还很分散。

  过了祠堂又想里走了几分钟,这才来到老婆婆说的那个房子前。

  站在那个老婆婆说的那栋房子前面,江眠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精彩。

  “哟,小哥你咋来嘞”正巧从房子里走出来一个男人,看着江眠惊喜的说道。

  额,这个世界真的就这么小吗?

  江眠看见之前接送他们的那个司机嘴里叼着一根烟,正从房子里走出来。

  而房子外面刚好挂着一块木质的牌匾,用金色的油漆写着“青茶古镇旅店”六个大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