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情绪狩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夫子

情绪狩猎 四个张 2147 2019.08.01 22:00

  晚上六点,江眠做完手里的活后伸了伸懒腰,冲着胖子的座位竖起了中指:“等你回来,怎么也得请我搓一顿才行啊”

  正在外面陪着老板寻找大师的胖子自然是听不到的,但是却突然觉得一阵肉疼,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收拾好东西后,江眠背着包就回家了。

  殷欢欢的心情很低落,他打算回家好好开导开导,至于有没有效果真的不好说,毕竟这种事还得她自己想通才行。

  回到家的时候,殷欢欢已经回来了躺在床上似乎睡着了。

  江眠没有打扰她,这种时候休息一下也好,至少不会想太多。

  于是便默默的去厨房做晚饭。

  做好饭后喊殷欢欢起床吃饭,可是殷欢欢却说没胃口,不想吃。

  江眠只好作罢,突然想起来昨天买的榴莲还没有吃,又说道:“不想吃饭,那吃点榴莲吧。”

  殷欢欢嘟囔了几句依旧不想吃。

  殷欢欢的表现让江眠很诧异,平时最喜欢吃的就是榴莲了,现在竟然不想吃了,看来事态要比想象中的要严重啊。

  殷欢欢什么也不想吃,江眠只好一个人吃饭,吃完后又收拾了一下。

  关上卧室的门,江眠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开始等待。

  他知道它要来了,在她睡着的时候。

  “啪”关掉客厅的灯,江眠靠在沙发上,眼睛时时盯着房间里的一切。

  他不知道这次的怪物又会以何种方式出现,免的到时候被吓到。

  就在等待的时候,突然想起了系统的提示,又觉得不放心。

  于是又拿了一根棍子放在身边,江眠这才安心。

  卧室里殷欢欢熟睡的声音传来,江眠立马集中注意力。

  他知道,它该来了。

  紧张的盯着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生怕在哪个地方突然多出一个怪物吓到自己。

  “砰砰砰”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敲门的声音。

  “……”

  江眠一脸黑线,即使心里做了准备可还是被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这次竟然是从外面来。

  “嗯,挺有礼貌,还知道敲门”江眠平静了一下心情说道。

  拿起身边的棍子打开房门。

  下一秒江眠愣了。

  来的根本就不是怪物,是居委会的阿姨。

  “小江啊,马上就要垃圾分类了,来签个名把垃圾带领了,以后垃圾要分类装,知道吧”居委会阿姨一边低头在包里翻着垃圾袋一边对江眠说道。

  “嗯,阿姨这么晚了还在忙啊”江眠一边点头一边问道。

  阿姨将手里的垃圾袋和签名表递给江眠说道:“这不,你们白天都上班,只有晚上才有人在家,所以就在晚上弄了”

  说着突然看到江眠手里拿了一根棍子,当时吓了一跳,怯生生的问道:“你这是?”

  江眠一看,连忙将棍子放在一边,笑嘻嘻的解释道:“哦,刚才修东西来着”说完尴尬的笑了笑。

  居委会阿姨也跟着笑了笑了,只是笑容有些干巴巴的,等到江眠领完垃圾带签完名后头也不回的快速向楼下跑去。

  江眠:“……”

  “跑什么?我又不会拿棍子敲你,至于吗?”江眠无奈的说道,说完摸了摸自己的脸:“这么帅的我难道看起来还像坏人?”

  “是啊,谁说不是呢?”就在江眠说完后,突然房间里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谁?”江眠瞬间转过头向房间里看去。

  客厅的灯在江眠发现敲门的是阿姨后就打开了,此时房间里一览无遗。

  客厅里除了江眠之外就没有任何人。

  声音哪里来的?还是说自己听错了?

  再次确认了一遍,房间里还是和原来一样并没有出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这才稍稍安下心。

  关上门,将手里的垃圾袋放在入门处的鞋柜上,江眠拿着棍子又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哗啦啦,哗啦啦”

  房间里突然传来一阵沙沙作响的声音。

  就像有人在抖纸张一样。

  侧着耳朵仔细听,可是声音又突然消失了。

  房间里安静的可怕,落针可闻,同时周围的温度也开始下降。

  冷倒是没有感觉到,在七月这样的天气里反而感觉有些凉爽让人一阵舒爽。

  “哗啦啦,哗啦啦”

  声音再次传来,这次江眠听的真真切切,声音就在身旁不远。

  顺着声音的方向,江眠仔细的看了看,发出声音的地方就在鞋柜的方向。

  然而那里什么都没有,没有怪物,没有老鼠,更没有纸。

  奇怪,哪里来的纸张抖动的声音?

  江眠直勾勾的盯着鞋柜,突然之前放在鞋柜上的两卷垃圾袋,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掉在地上的垃圾袋,开始自己在地上滚来滚去。就像有人用手在拨弄一样。

  它在动,然而却没有看到怪物的身影:“咝”江眠歪着脑袋吸了一口凉气。

  怪物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未知的东西。

  眼前的景象就很让人摸不着头脑,莫名的使人恐惧。

  然而似乎为了配合气氛,房间里的灯突然闪了两下,接着发出滋啦滋啦的电流声。

  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客厅里的灯,江眠扭了一下脖子握着棍子的手更加用力了。

  地上的垃圾袋突然向客厅中间滚去,然后自己拆开,一条条袋子不断的向外伸展。

  就像有人在拉一块布一样,一点一点抽出来。

  已经抽出来的垃圾袋开始在地上蠕动,也没看见有什么东西支撑,它就那么的自己立了起来。

  没多久就搭出了一张长方形的书桌。

  之所以说是书桌,因为江眠看见桌面上不知哪里来的突然冒出几本书来。

  紧接着还有一个挂满了毛笔的笔架,然后是砚台,里面还有刚刚磨好的墨水,一股浓浓的墨臭味传来。

  “好墨”江眠下意识的赞叹道。

  “谢谢”就在江眠赞叹完,突然又传来一声沙哑的声音。

  话音刚落,就见书桌前突然出现一个老人。

  老人穿着长衣马褂,戴着一顶老爷帽,手里拿着一根戒尺,白白的长须下看得出一脸严肃的表情。

  俨然一副古时候书院里教书夫子的模样。

  “老夫子?”江眠惊讶的喊到。

  夫子点点头,打量了一下江眠,突然皱着眉头说到:“怎地如此无理?见到夫子还不行礼?”

  说着用戒尺指着江眠慢慢的向下压了压戒尺。

  随着戒尺的下压,江眠突然觉得有一股力量压在背上。

  力量越来越大,直到将整个身体压弯了腰对着前方的夫子鞠躬问好。

  然后江眠就看到夫子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