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情绪狩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完了,又生气了

情绪狩猎 四个张 2504 2019.07.24 18:06

  深吸一口烟,徐良的表情有些凝重,带着一股不安的情绪。

  江眠能够看到徐良头顶上状态栏后的数值正在在缓慢的变大,这意味着徐良的情绪很大稳定,好在始终在百分之四十左右徘徊。

  看得出徐良说的是真的,否则头顶上的状态栏也不会有所变化。

  “到底是怎么回事?”江眠收起贱贱的表情,看着徐良认真的问道。

  大学就和徐良是死党,对于这个睡在自己上铺的兄弟,江眠知道对方一直都是一个乐天主义者,是属于那种万事不留心的主,现在突然变成这样,事情肯定不简单。

  “这事我从来没跟别人说过,除了王蕊你是第二个人,我不敢说,我怕他们会觉得我是神经病”说着徐良又抽了一口烟,然后狠狠的挠了挠头显得有些烦躁。

  看了江眠一眼,徐良继续说道:“这件事情大概要从半个月以前说起,有一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全身很痛,而且很累。

  怎么说呢,哦,对了,就像那种前一天晚上通宵干重活的感觉一样。

  嗯,你要是还不明白,就想想我们大学暑假去工厂打工,第一天下工的感觉,就是那种感觉。”

  徐良的说的那种感觉江眠知道,当初他们去工厂打工,第一天就是在流水线上不停的打钉,一天十二个小时的工作量,到了晚上整个人都累瘫了,不仅仅是累还有全身肌肉的痛,就像有人用无数根细小的绣花针扎你的肌肉,不仅扎它还在里面来回的调拨,又痛又累又酸,那种酸爽真的让人难以忘怀。

  江眠点点头,示意徐良继续。

  啪,徐良扔掉手里的烟蒂后又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吐出浓浓的青烟:“一开始,我以为只是自己太累了没放在心上,可是接下来的几天还是这样,为此我特地请了两天假在家休息,可是结果还是一样。

  就这样大概持续了一周时间,然后我的手臂开始莫名的出现一道道红色的印记,然后就是火辣辣的疼,关键是前一天我什么都没有做,一夜之间就出现了这些印记”

  江眠趁着徐良停下抽烟的档隙,问道:“你会不会是梦游?王蕊怎么说?”

  “呼”吐了一口烟,徐良回头看了一眼江眠说道:“最初我也怀疑我是不是梦游,后来我问了王蕊,她说我整晚睡得都跟猪一样,根本没有离开过床。

  后来越来越严重不仅仅是手臂上就连身上都出现了一道道红色的印记,慢慢的红色印记越来越深,到现在就变成了这样”

  说着徐良将手臂再次伸到江眠的面前。

  江眠仔细的看了看,这已经不算是红色的印记了,更像是一道道疤痕,整条手臂就像干裂的大地一样。

  皱着眉头,江眠有些担忧,但是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回事,太诡异了。

  “哎”深深叹了一口,江眠有些担忧的看着徐良,不管怎么说徐良都是自己的死党,心里自然十分担心。

  “要不去医院看看,明天正好是周末我陪你去”江眠一脸真诚的说道。

  看着一脸真诚的江眠,谁知徐良将手里的烟蒂一扔,然后一手扶着路边的树一手指着江眠开始哈哈大笑,笑声震耳欲聋。

  “???”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江眠一脸懵比。

  “哈哈哈哈,我就说你是最关心的我的人,王蕊还不信”徐良一边看着江眠一边哈哈大笑。

  笑了好一阵子后才对一脸迷茫的江眠说道:“哈哈,你该不会信了吧,都是我编的,这世上哪有这么多的灵异事件?我只不过是和王蕊打了一个赌而已”

  说着冲手上吐了一口唾沫然后开始擦拭手臂,一边擦一边解释到:“这是王蕊画上去的”

  然后在江眠的眼里,那一道道伤痕随着徐良的擦拭开始变得模糊然后消失。

  江眠这才看出来,原来这些伤痕是画上去的,在心里不由得感叹一声现在女人的化妆技术真特么的牛逼,足以以假乱真了,之前他都没看出来是画的。

  不过下一秒,江眠突然瞪大眼睛,只感觉一股怒气直冲脑门大声的吼道:“徐良,我草你大爷”

  然后就听到徐良:“哎,哎,别打脸,别打脸,疼,疼”

  许久之后江眠打累了,站在一旁休息一脸的不爽,玛德早知道这小子不老实,自己竟然还傻乎乎的相信了他说的那些鬼话,老子信了你的邪。

  一旁的徐良理了理被江眠弄乱的头发,看着一脸怒气未消的江眠,笑嘻嘻的叫了一声:“眠哥?”

  看着徐良的贱样,江眠没有搭理他,抬头望天自顾自的生着气,他现在很不爽。

  见江眠没有搭理自己,徐良继续喊道:“眠大爷?”

  江眠依旧没有搭理徐良,却见徐良抽出一根烟递到江眠的面前,弯着腰贱贱的说道:“来来来,眠大爷,别生气,抽根烟消消气,咱们谁跟谁啊,您说是不?”

  江眠本来被这货气的不轻,但一看到这货的贱样又发不出火来,然后一把接过徐良手里的烟,吼道:“给大爷点上”

  徐良心里知道,江眠是不会跟他生气的,毕竟都是这么多年的死党了。

  立马掏出火机给江眠点上了。

  “呼”吸了一口烟,然后看着徐良的贱样,江眠不觉得笑了出来,每次都是这样,只要这货一惹到自己,然后就贱兮兮的过来粘着你就跟狗皮膏药一样,让你有火也发不出来。

  “叮,系统检测到您的女朋友当前怒气值即将突破临界点”系统的提示音在江眠的脑海里突然响起。

  “???嗯?怎么回事?”江眠吓得一哆嗦,然后迅速转身向后看去。

  饭店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逝。

  “怎么了?”徐良看见江眠突然转头看向饭店的门口,在一旁不解的问道。

  “叮”突然江眠的脑海里出现了殷欢欢的状态栏,数值直线飙升,一直跳到百分之六十才停了下来。

  接着脑海里又响起了一道声音:“系统检测您的女朋友已经生气,触发了新手任务。

  恭喜您,她生气了,它来了。

  任务名称:模仿

  任务性质:负面情绪/新手难度

  任务来源:女朋友

  任务地址:已开启地图跟踪

  任务时间:女友睡着后

  任务奖励:完成任务您的运气会得到加成哦,努力完成任务吧。”

  看了一眼脑海里的任务,江眠突然转过头一脸沮丧的看着徐良大骂道:“草你大爷”

  不知道女朋友又为啥生气的江眠,现在特别想骂人,然后就骂了。

  徐良还以为江眠还在为之前的事生气,于是说道:“眠大爷,我错了还不行吗?走走走,回去吧,别让她们等急了”

  说着整理好自己的衣袖后就拉着江眠走进了饭店,然而在转身的时候徐良胳膊上之前被擦掉的伤痕又诡异的出现,道道伤痕恐怖狰狞。

  包间里,王蕊和殷欢欢有说有笑,看不出来和之前有啥不同。

  “你们回来了?”王蕊见徐良和江眠回来,便开口问道:“结果怎样?江眠是不是很伤心?”

  徐良露出一个大拇指笑着说道:“哈哈,很成功,可惜你没有看到”

  然后徐良就和王蕊在说着事情的经过,江眠没有心思听,只不过时不时的在偷看殷欢欢,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女朋友又生气了,只不过现在是在外面给他留着面呢,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许久之后一顿饭就这样在“愉快”的氛围中结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