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情绪狩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夫子上课

情绪狩猎 四个张 2261 2019.08.02 12:10

  夫子在笑,笑容里充满了满足和得意。

  接着又抬了抬手里的戒尺。

  江眠顿时感觉到后背的压力不见了,却又有一股力量从侧面将他扶起。

  站立后的江眠看到眼前的老头,心里有些慌了,这老头啥意思?这就是他的能力吗,好嘛上来就给一个下马威。

  不是没有想过反抗,而是根本就没用,那股力量很特殊,当它接触到身体的时候江眠发现他的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就像是一个任人摆布的木偶。

  这让江眠想起了上次的假徐良,那种被人操控的无奈和恐惧令人生畏,至今都难以忘记。

  又联想到这次系统在发布任务时候的温馨提示,江眠的心越来越慌了。

  握紧手里的棍子,江眠打算来一个见缝插针,趁着老头撤去力量的空挡来一次反击。

  高高抡起手里棍子的同时猛然向前一步,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的向老头砸去。

  也不见老头有什么动作,江眠看着手里的棍子直直的砸向了老头的脑袋。

  嘴角露出一丝得逞的笑意,看你这个老家伙还不倒下,净跟我这装逼,傻叉,大意了吧,没想到吧。

  “啪”

  棍子结结实实的砸在了老头的脑袋上。

  想象中痛苦的哀嚎声没有出现,老头倒下的场景也没有出现,棍子也确实砸在了老头的头上。

  江眠在老头的脸上没有看到一丝痛苦的神色,反而在笑,一种蔑视和嘲讽的笑。

  江眠看着老头,老头也在看着江眠。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对视着,时间仿佛静止一般,然而就在这时,从老头的头顶突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咔嚓”的声音。

  声音不大但胜在周围很安静,所以江眠能够清楚的听见,咔嚓某样东西断裂的声音。

  寻声望去,只见老头的脑袋完好无损反而砸在老头脑袋上的棍子突然从中间断了,不是断了而是碎了。

  老头还在笑。

  江眠则是一脸黑线,窗外适时的响起了乌鸦的叫声。

  “我擦嘞,这么硬?”江眠在心里惊叹的说道。

  然后冲着老头眨了眨眼睛,一脸尴尬的说道:“不错,不错,你很不错”

  说着连忙扔掉手里的木棍,伸手在老头的脑袋上摸了摸,最后还冲着老头的帽子吹了吹,平静的说道:“有灰”

  老头依旧一脸笑意的看着江眠,然后挥了挥手里的戒尺,江眠就感觉到一股力量推着自己向后退了几步。

  站定后就看到老头,扭了扭脖子后再用手扶了扶自己的老爷帽,说道:“小子尔敢袭击本夫子,要欺师灭祖不成?”

  说着又抬起戒尺向下压了压,江眠的身体再次跟着戒尺向下弯曲。

  “欺师灭祖的东西,本夫子今天就要教教你什么叫尊师重道,什么叫做礼”说着再次抬起手里的戒尺。

  然后就看见,老头手里的戒尺不断的上下挥动,江眠不停的弯腰鞠躬。

  向下,弯腰。

  向上,起立。

  一遍一遍的重复着。

  江眠很无奈,不停的弯腰,起立再弯腰,晃的头晕腰疼。

  耳边还传来老头训话的声音:“这叫见面礼,见到夫子要行礼,这是对老师最起码的尊重,说起这个礼啊,那可大有讲究了。比如你现在行的是见面礼,用于见面的时候行的礼,当然还有退礼,在周朝的时候……”

  老头巴拉巴拉不断的给江眠普及礼的由来和发展历程,当真是一位派头十足的老夫子模样,奉承着传道受业解惑的使命。

  然而江眠却一句也没有听进去,他很累,腰也很酸,甚至开始出现恶心想吐的感觉。

  许久之后,老头终于讲完了,手里的戒尺也停了下来。

  当戒尺停下来的时候,江眠立马感觉到身上有一中说不出来的舒爽。

  “总算是停了”喘着粗气感慨道。

  然而老头的下一句话却让江眠立马陷入了疯狂。

  “礼已经讲得差不多了,有没有记住啊,等下我要考考你”老头捋了捋胡须眯着眼睛说道。

  什么?还有考试?这老家伙,搞毛线啊。江眠觉得他要疯了,本以为毕业后就再也不会有考试了,谁知道今天还要考。

  江眠很憋屈,哪怕被打一顿也好,也不想被这样折磨。

  现在他才真正的明白,系统上的温馨提示到底指的是什么意思。

  反抗吧,但是想想之前碎裂的木棍,摇摇头又放弃了这个危险的想法,只能在心里憋屈的咒骂着对方。

  “玛德,这老头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啊,怎么这么好为人师”江眠在心里骂道。

  到现在为止老头一直保持着人的样子,根本看不出来这是个啥玩意。

  “好了,开始提问”就在江眠思考的时候,一旁的老头突然说道。

  江眠皱着眉头看向老头,说实话真的很想揍他,可是实力不允许啊。

  “说一说礼源于什么时候?”老头微眯着双眼问道。

  “呃……”

  江眠一阵无语,之前老头说的时候他一句也没有听进去现在哪里能回答的出来。

  老头见江眠答不上来,有些生气的说道:“朽木不可雕也,该打”

  说完,江眠就感觉到自己的手不受控制的伸了出去,然后掌心向上。

  稳稳当当的做出了一个挨打的姿势,他想收回,可是手臂就像有人抓着固定一般,动弹不得。

  只见老头握着手里的戒尺向前拍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戒尺不够长,江眠看见老头在空中拍了一下后摇摇头接着又将戒尺收了回去。

  脸上露出一丝庆幸的表情,江眠的心里乐开了花:“打不到呀,你打不到”

  他不知道老头为什么不直接走近点再打,反正老头没有那么做而是依旧站在原地。

  就在江眠得意的时候,就发现老头突然用另一只手拉了一下自己拿着戒尺的手臂。

  “卧槽,拉……拉长了”看着老头把手臂拉长,江眠瞪大眼睛惊讶的喊道。

  他没想到,这老头竟然不直接走过来,而是把自己的手臂拉长。

  这算什么?炫耀吗?这老头是不是脑袋不好使?

  江眠就看见老头不断地拉长他的手臂直到来到江眠的面前,然后握着戒尺狠狠的向江眠的手掌抽去。

  “啪,啪”连续抽了两下,痛的江眠直皱眉头,很快手掌就变得通红,两道清晰的印记还火辣辣的。

  “卧槽,真~鸡~儿疼”江眠忍受着手心传来的疼痛,在心里疯狂的骂娘。

  老头没有理会江眠痛不痛,反正他自己不痛。

  接着又继续抛出下一个问题,可是江眠还是回答不出来。

  “啪,啪”又是一阵毒打。

  几个问题下来江眠的手掌已经肿了,痛的江眠嗷嗷直叫。

  两人谁都没有发现江眠手腕上的那个印记在慢慢的变黑,直到黑如墨汁,一把菜刀的形状开始显现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