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情绪狩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模仿游戏

情绪狩猎 四个张 2503 2019.07.26 22:00

  江眠感觉到自己的肺越来越难受,可是徐良却在笑,咧开的大塞满了香烟,可是他仍旧在笑。

  江眠也在笑,但是他笑的很难看,他真的不想笑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

  呸,许久之后徐良吐掉里的香烟,江眠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总算可以喘口气了。

  “你是什么东西?”喘了两口气后江眠直截了当的问道,这个时候如果他再看不出来,那他江眠就真的是煞笔了。

  “我是徐良啊”坐在对面的徐良一脸真诚的说道。

  “放你大爷的狗臭屁”江眠大声的吼道。

  他自然是不会信的,他和徐良是什么关系?那是大学就上下铺的死。

  徐良有那么大的他怎么不知道?你特么编瞎话也得尊重一下事实吧。

  见到江眠发怒,坐在对面的徐良突然笑了,巴再次咧开,是嘲笑,是得意。

  可是笑着笑着,他的脸在融化,在凝聚,又融化,又凝聚,然后就像一橡皮泥一样不断的变化,仿佛有人在用手揉搓一样。

  很快他的脸重新出现,熟悉的眉,熟悉的眼睛,一切都那么的熟悉。

  “这是……我?”看着对面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自己,江眠愣了,真的太像了看不出一丝的破绽。

  江眠甚至觉得如果自己死了,那么这个人完全可以替代自己继续活下去不会被人发现。

  还在愣神的情绪中,江眠听到对面的自己说话了,这种感觉很别扭,让人心里十分的不舒服。

  “来,我们玩一个游戏,游戏的名字叫——模仿”

  江眠很想骂人,现在还有心思玩游戏?但是一看到对方的脸就抑制住了心里想要骂人的冲动,那是他自己的脸,骂了对方岂不是相当于骂了自己?

  然后江眠抬起手再次拿起一根烟,他不想点燃,可是他控制不了自己,只好跟着对面的江眠做着相同的动作。

  江眠很想跟对方说,这不是模仿这是强制模仿,张了张他发现一个的问题,那就是他不能说话了,似乎连说话的权利也被对方剥夺了。

  只能默默的看着,恐惧在心里慢慢滋长。

  任人摆布的无奈和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未知都让江眠很不安。

  就像觉的时候偶尔会出现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但是你的大脑你的思维却能够清清楚楚的感知到这一切,就是那种感觉,很无助,很恐慌。

  烟继续抽着,江眠有些受不了了。

  “嘿嘿,是不是很难受?不知道肺有没有黑啊”对面的江眠突然说道。

  跟着对面江眠的动作扔掉里的烟,伸出双手放在自己的膛。

  十根手指的指甲开始疯狂的生长,然后噗的一声,刺进了膛。

  痛,很清晰的痛。

  感受着剧烈的疼痛,江眠的身体开始出现小幅度的抖动,如果不是被控制现在已经痛的躺在地上了。

  汗如雨下真的不仅仅是一个形容词,伴随着疼痛江眠的全身都被汗水浸了。

  一只手掌伸进了膛,在里面来去,就像是在菜场挑选菜一样,这是心,这是肝,这是肺……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下起了雨,雨水滴落在江眠的身上。

  抬头望向天空,江眠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和失望。

  疼痛感在慢慢的消失,雨越下越大,四下里都被雨水淹没。

  然后就看见周围的一切都在慢慢的消失,炉火,烧烤摊,包括坐在自己对面的江眠。

  江眠发现自己慢慢的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了,那种失而复得重新掌控的感觉总算是回来了。

  周围的景象在不断的变化,下一秒一切都消失了不见了。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房间,熟悉的沙发,还有熟悉……

  不,还有一个陌生的女人。

  “哟,醒了?”

  女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将手里的杯子放下,疑惑的问道:“就这样的废物也能把你搞得这么狼狈?”说着用尖踢了踢下的东西。

  江眠顺着对方的看去,那是一个没有脸的怪物,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全身长满了,有着人的体形却长着尾巴。

  看看眼前的女人,再看看放在茶几上的杯子,江眠抹了抹脸上的水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突然大叫一声:“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家?你是怎么进来的?”

  下意识的向后退了退,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你的还真是慢啊,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要不然的话早就动手了,还至于泼醒你?”说着又拿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一。

  “我的证件呢?”那个女人喝完水后,突然发问。

  江眠挪了挪身子,皱起眉头,这个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

  侧着头仔细的看了看女人的脸,有些面熟。

  江眠一直盯着女人看,努力的回想到底在哪里见过呢?

  被江眠一直盯的有些不舒服,女人羞愤的骂道:“流氓”

  “哦,我想起来,你是地铁站抢我包的那个暴力女人”在女人骂出流氓的时候,江眠突然想起来了。

  “你怎么会在我家?”江眠再次向后退了退,他可是清晰的记得这个女人曾经把一个比她还高还壮的人摁在地上拖来拖去的。

  “你说什么?”女人很生气,这还是她第一次被别人喊暴力女。

  女人话音刚落,江眠吓的连忙再次向后退了退。

  “再退就要掉下去了,胆小鬼,真不明白上面为何非要招收你这么一个废物”女人一边皱着眉头鄙夷的说道一边伸出右手,接着说道:“把我的证件还给我”

  “什么证件?”江眠不解的问道。

  “一个黑色的证件”女人冷冷的说道。

  听女人这么一说,江眠想起来白天的时候是看到一个写着证件簿的黑色小本本。

  他看过上面什么都没有写,怎么会是这个女人的呢?怎么会在我家呢?

  难道是上次在地铁站的时候掉落在我身上的?

  暴力女不知道江眠在想什么,再次冷冷的说道:“快点拿出来”

  一脸杀气的看着江眠。

  被暴力女这么看着,江眠感觉到寒意阵阵,可以想象到自己如果不给她的话,真的会被杀掉。

  于是立马转身从沙发的角落里将证件簿翻了出来还给她。

  真不明白,不就是一个空白的证件簿吗,大街上到处都有的卖干嘛这么紧张。

  暴力女重重的接过证件簿,翻开看了看然后郑重的收了起来。

  收起证件簿后,暴力女看着江眠说道:“我们老大,想请你加入我们”

  “加入你们?干什么?”江眠疑惑的问道,心想不会是什么传销吧。

  “放心,不是什么传销”暴力女像是能猜到江眠所想似的。

  江眠:“...”

  暴力女继续说道:“我们是情绪管理局,你也看到怪物了”说着用力的踩了踩下的怪物将怪物踩的嗷嗷直叫听着就很疼。

  然后接着说道:“就这东西,这种怪物会因为人的情绪而产生,厉害的怪物还会影响人的正常生活甚至是威胁到生命,而我们就是负责清理这些不听话怪物的.…”

  暴力女继续说着,然而江眠却突然伸手打断她的话,说道:“哟,这是要维护世界和平拯救苍生啊”

  暴力女点点头,算是默认了。

  “没兴趣,我只想过我的小日子,上上班,陪陪女朋友,挺好的”江眠看着暴力女说道,他本来就不是一个有大志向的人,这一辈子只想平平淡淡的活下去,过两年和殷欢欢结婚然后再生一个小孩,这辈子足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