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情绪狩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诡异的旅店

情绪狩猎 四个张 2065 2019.08.10 11:29

  站在青茶古镇旅店的门口,江眠看着司机,咬了一口手里的烧饼。

  说道:“你怎么在这?”

  这个时间不是应该在上班吗?

  “家里来了客人,请假回来招待一下嘞”司机抽了一口烟说道。

  江眠这才想起来,当时刚到颜山的时候这个司机给了自己一张名片,好像就是这家店。

  “吴老板这班上的舒服啊,想请假就请假”江眠笑着说道。

  大公司就是不一样,像自己所在的小公司请个假难的要死,平时都恨不得一个人当两个人用,哪里还能让你随便请假?

  “都一样,都一样,我也就是个司机,平时也不忙,怎么?小哥进来坐坐?”吴老板不置可否的说道。

  “行,这烧饼吃的有点噎,刚好讨口水喝”江眠笑了笑。

  之前给暴力女他们发过信息,暴力女的意思是进去看看,她和江眠想的一样,那个医生很可疑。

  吴老板把江眠领进了屋里。

  旅店不大,一进门就是一个很小的客厅,一张吧台,安置在右手边靠墙的位置上。

  客厅的中间是一张八仙桌,再往里就是房间。

  旁边有一个木质楼梯通往二楼,具体上面还有几层就不得而知了。

  吴老板请江眠坐下,倒茶水后就坐在一边一口一口的抽着烟。

  抽烟的速度很快,和之前遇到的假徐良有的一拼。

  “生意好吗?”江眠做了半天也没见有人来。

  挠挠脑袋,吴老板吐出一个烟圈说道:“不是假期时间,所以客人比较少,总体来说也还行”

  “来客人了吗?”就在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中年妇女,手里拎着菜。

  别看年龄大了一点,但是保养的不错。

  看了吴老板一眼,江眠感到十分诧异,心里暗暗嘀咕一声,大哥好福气啊,还真是应了那句话,美女配野兽。

  “哦,一朋友进来聊聊天”吴老板回道。

  中年妇女看了江眠一眼,冲江眠点点头。

  江眠看着对方也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却升起了一丝震惊。

  妇人头上的状态栏已经满格了,在她的身后站着一个长着一张狐狸脸的怪物。

  “这是你嫂子”吴老板介绍道:“平时我不在家的时候就靠她打理的旅店”

  江眠在一旁点点头。

  妇人打完招呼就去做饭了,说是何医生早就喊着饿了。

  一听何医生,江眠插话道:“听说这个何医生医术精湛,不知道吴哥能不能介绍一下,我女朋友得了一种怪病,想请他看看”

  “不是我跟你吹,我这朋友医术真的很不错,像隔壁的王婆前几年得了怪病就是他给治好的,你算是找对人了,你等着我这给你喊去”

  吴老板,一脸自豪的说道,颇有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味道,仿佛那朋友就是他自己一样。

  人呐都是这样,每当和别人聊天的时候总会说,我朋友怎么怎么样,这是通病,可以沾点朋友的光显得自己很特殊。

  “叮”就在这时,吴老板的手机响了,掏出来看了看然后对江眠说道。

  “小兄弟,你在这坐一会儿,我有点事出去一下,等下回来我再带你去找我朋友”说着,也没问江眠愿不愿意,当下直接走了出去。

  客厅里就剩江眠一个人,坐了一会儿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喊救命。

  声音很小,如果不是此时的客厅很安静,根本就听不到。

  江眠愣了一下,听声音好像是后面某个房间传来的。

  起身走了过去,客厅的里面是一条走廊,不是很长。

  因为是白天的原因,走廊里没有开灯,所以显得很暗。

  “救救我,救救我”呼救的声音再次传来,声音依旧很微弱,仿佛喊出这两句话,就要耗尽所有的力气一样。

  听声音像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江眠走进走廊。

  走廊的两侧是客房,大概有八间房间,每边有四间。

  到底是从哪一间传来的呢?江眠皱着眉头看向八间客房。

  “救救我”

  就在这时呼救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声音比上一次更加微弱,给人一种随时会死掉的感觉。

  可是声音的来源却听不出是从哪里传来的。

  声音很飘渺,一会儿像是从某一个房间里传来的,一会儿又像是从所有的房间传来的一样。

  皱着眉头江眠只好在向里走了走。

  靠近第一间客房的时候,江眠将耳朵贴在房门上,仔细听了听。

  听了一会儿,可是这时候呼救的声音突然没了,一次都没有出现过。

  “咔嚓”突然旁边房间的门开了,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走了出来,脸上还有一道恐怖的伤疤。

  大汉看见江眠的时候愣了一下。

  随即像是想到什么,然后一脸鄙夷的看着江眠,娇羞的说道:“咦,偷听啊,你个死变态”

  江眠:“……”

  什么情况?这娇羞的语气,你特么对得起你那一脸横肉吗?

  江眠同样回了一个鄙夷的眼神。

  谁知那大汉看到江眠这种眼神,突然脸色一沉,娇嗔道:“讨厌”

  说完翘着兰花指就走了出去。

  大汉走后,江眠站在走廊里凌乱了。

  卧槽,哪里来的妖精,我看你才是变态吧,男不男女不女的,看着就恶心,竟然还说我是变态。

  “救救我”

  就在这时,那道呼救的声音再次传来,依旧很微弱。

  江眠侧着耳朵仔细听了听,声音就在这里,可是到底是从哪间房传来的,还是无法确定。

  江眠继续向里走,走到大汉的房间门口,停了下来,侧着耳朵听了听,没有听到任何异样。

  接着是下一间房间,里面似乎有人在说话,听对话像是一对小夫妻,在讨论着什么。

  能够听到还有女人哭泣的声音。

  “没事的,何医生医术精湛,一定能够医好的”男人时不时的劝道。

  听口音不是本地人,应该是外地特地来着求医的。

  看来,那个何医生名气很大啊。

  江眠听了一会儿,屋子里两人基本上就是女人在哭,男人不停的劝着。

  “救救我”

  呼救的声音,从江眠的身后传来。

  “嗯?不是这间房?”江眠原以为是房间里的女人喊得救命,毕竟她有病。

  转过头,江眠看向身后,然而走廊里空荡荡的,除了他自己就再也没有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