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不小心复活了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8章、请神官解释吴小花

我不小心复活了神话 80档 2082 2019.09.19 10:36

  黑名一婉赶紧摇头:“不,我已经有师范了,请你放开我。”

  她只是来学一下剑道,不是来当什么巫女的。

  白发男子倒是没有继续抓住黑名一婉的手,而是手一张,一张符纸出现在他的手心,随后他手一挥,符出化火。

  这一刻不仅仅是男子背后的人,就是三时斋都看的震惊不已。

  这个是术?是真的?

  如果是过去,他是不会相信这些东西的,这些魔术一样的骗人手段。

  但是在见到了吴小花之后。这符术到底是抹了白磷的纸,还是真的术?

  一时间,他不再是那么肯定了。

  黑名一婉也看呆了,这种手段简直是仙家本事。难道阴阳师本事是真的?不对,如果是化学现象呢?

  黑名一婉隐隐约约似乎闻到了硫磺的臭味。

  白发男子显然看出来了黑名一婉的想法,他淡淡一笑,随后一步跨出,然后直接就这样跨到了庭院的水榭中,随后就停留在水面上。足足过了十数秒时间,白发男子才回到岸上,看着黑名一婉说道:“我的手段是阴阳家的手段,如果你为我家巫女,这些我都教给你。”

  黑名一婉心里怦怦乱跳起来,说心里话,虽然她是日国人,但是现在的日国也信科学胜过信阴阳师。

  至于各个门阀神裔的身份,其本质上是门阀,是特权阶级。也就是说,哪怕他们丢掉神裔的身份,他们依然是贵族。

  阴阳术就不一样了,那是非科学的东西,是骗术。只不过今天,她有些动摇了。这个白发男子所展示的阴阳术的手段,虽然她有所怀疑,却依然吸引住了她。

  “阴阳道讲究仙缘,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我也不强求。不过以你的巫女资质,不去修炼这些,实在是太可惜……”白发男子说话间摇了摇头,显得有些可惜一般。

  黑名一婉是个女生,一个正常的,会对魔术感兴趣的女生。许多男生不都用魔术勾妹。而这个白发男人的还不一定是魔术,有可能还是更加神秘的阴阳术。

  而且对方还要教自己。

  黑名一婉不是傻瓜,她很清楚这种机缘可遇不可求。毕竟这是日国,巫女在日本是一种被神化了的职业,虽然到了科技发达的今天,日本巫女也慢慢走下神坛。现在的巫女在神社中再也没有了当初的那种地位,她们的工作也只剩下了为人们参拜时作法和打理神社的卫生和摆设。

  但是如果阴阳术是真的,为什么不学?

  正所谓科学的尽头是神学,越是科学昌明,世人越对神秘学感兴趣。

  与此同时,白发男子的目光一直落在三时斋的身上。

  他知道三时斋一郎是什么人,他担心三时斋一郎冲过来教训他。

  首先他确实是一个神官,有证的那种。但是阴阳术吗……

  嗯--用他的话说,就是还没有修习成功。

  什么?假的?骗子?

  呵呵,信仰这回事,还有假的吗?信不信,我让信徒教你们做人?

  只不过三时斋就不一样了。他是一位剑道达人。也就是属于个人武力爆表的人物。真的打起来,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中至人深深的吸了口气,他应该不会拆穿吧?虽然说自己家与松阪道场没有业务往来,但也不是敌人。

  自己不过是做个宣传来的……

  嘶--不好,这里可是松阪道场,自己怎么会这么忍不住,在这里召起巫女了。

  就是看上了,也要等其出了门再召啊。

  失策!太失策了!

  “弟子黑名一婉,愿意跟随神官大人一起修炼。成为神社巫女……”

  成了?真的成了?!

  中至人真的是说一句惊喜都不为过。

  要知道,比起神官来,巫女是一份很累人的工作。

  她们不仅做着传达信徒与“神”之间的工作,更是要打扫、抚乐。

  而一般的巫女是通过舞蹈,喝酒等形式使自己进入一种“与神交流的”精神状态来获得不确切的神谕,一般巫女的身份是“对神的侍奉”,而不是“作神的代言人”。

  说的难听一点儿,她们是神社的社畜。

  这样都有人干。

  中至人感觉是神在帮助他。他都快乐疯了。在现代社会想找一个神社的社畜(巫女)一点儿也不容易。

  毕竟是找神社的巫女,不说国色天香,但至少也要是水准线之上,太差可不行。

  可是长的漂亮的,又有几个会愿意一个人做几个人的工作,只拿一份工资。

  时至今日,真的是很缺巫女。不少神社连钟点工都用上了。

  也就是找人伪装巫女,时间一到,下工回家。至于巫女的技艺,酿酒、弹奏乐器、舞蹈、解说神意等等,一个不会。

  有了愿意学的,中至人当然是很开心,不过他要忍住。微微一笑,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咱们找个地方聊一下细节。”

  三时斋一看他要走,赶紧上前施礼说道,“阁下,您是神官吗?您的术法简直是让我做梦都想不到。”

  三时斋一郎在吴小花那见识到的东西,一直需要人解答--到底是真,还是假?

  虽然他没有说出来,但是事实上这才是他最纠结的问题。

  吴小花表现的太过惊人,他需要有人告诉他,那到底是真是假。

  而一个神官大人,显然可以回答他的问题。

  中至人看了看三时斋,微微一笑。他怕三时斋拆穿自己,因为他认识三时斋,知道这家伙武力值暴表。他惹不起。

  但是现在三时斋既然向他请教,也就是不会拆穿自己了,也就不会挨揍。

  真真是神明庇佑。

  此刻三时斋询问,他似乎想起了许久之前的事情,过了一会才说道:“曾经我也以为当我考上神官后,我便是真正的神官了。现在才知道,我还有许多要学习的,我不过才刚刚明阶(日本神官考试分五级:浄阶,明阶,正阶,権正阶,直阶)。”

  这家伙似是炫耀,看他不过二十多岁,三十左右,就能考过明阶,确实了不起。

  但是他也相当于说了,他之上还有正阶,権正阶,直阶。也就是说,哪怕他没本事,也不是他真的没有本事,只不过是他的阶位不达罢了。

  万一说不拢,至少还有个借口,可以避免挨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