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不小心复活了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9章、更讨厌道士

我不小心复活了神话 80档 2010 2019.09.14 16:53

  观察付丧神形、真、理的吴小花已经顾不上其他人了。

  这本是他的道,创造。

  只不过吴小花的创造还很低级,制作出的道具需要认可度,更不用说形成生命了。

  吴小花知道她的身上有自己需要的形、真、理。只要悟到一点,他的创造必然会前进一大步。

  世上最伟大的创造是生命。而给予器物以生命,更是神上神的创造。

  但是吴小花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下意识地认为女子就是器物,是虚假的,他的心里好像有一堵墙似的,将所有的感悟隔离开。

  作为顿悟过的大活人,这一回他没有任何顿悟的迹象。

  但是好在吴小花也知道任何的“顿悟”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这一点吴小花知道,他也深为赞同。

  他无法进入顿悟状态,但这不妨碍他去观察她,去理解她的存在。

  她是谁?

  她是一位将军的随身物。

  虽然这个物品当年是没有自我意识的,但是其代表的是一种无条件的信任和依赖。

  正所谓,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不管她是自愿,还是非自愿,她存在的理都应该是信任与依赖。

  这,也是跟随一名将军,最深最重的情感波动了,没有这份认识,她,是不可能觉醒的。

  唯一让人失落的是,一个付丧神的觉醒,往往需要百年为单位。而一个大活人,少有百年不死的。

  至于这位不知名的将军,只怕他死的更早。

  而这一位将军的死,对她应是如同晴空霹雳,全身的精气神都被掏空了一般。

  但是哭过之后,擦擦泪,她依然存在,不会消失。

  她在这多少年了?

  没人知道。

  但看她依然在祭奠,在怀念,便更加证明了吴小花的猜测,她存在的理在追随,在信任。

  所以当她祭奠的时候,吴小花没有出声,更加没有动手。

  他在看,在等。

  “将军,好走!”

  这一声一出……

  “呜呜……”

  “嘤嘤……”

  有人哭了。年轻小警察,孙莉都忍不住哭了。

  吴小花眉头一皱,却发现不知不觉自己的眼睛也湿润了。

  那位老警察也哭了。哭的同时,心想:年纪轻轻,形象也好,最重要的是演的真好。

  就像北京的市民谈政治,尚海的百姓谈经济。这儿是横店,这儿每一个人都拥有发现演员的眼。

  甭管他们自己会不会演戏,但只要是开口,每一个人都能说上两句。

  就像这个老警察,第一句:“年轻,形象好。”

  第二句:“演的真好!”

  有错吗?

  没错的。就是真有导演在这儿,也不会有人昧着良心说人家演的不好。

  因为人家那根本不是演,而是真正的千年累积。

  “怎么这会儿了,导演也不喊过。”

  过了挺久,孙莉早已经哭的稀里哗啦。如果一开始是晶莹剔透的两行清泪,顺着白里透红的两腮淌了下来。坚挺娇俏的小鼻子下,一张艳红的小嘴,正颤抖着嘴唇,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然而哭的久了,什么状都花了,黑黑的眼影比鬼都吓人,鼻子里都是清鼻涕。

  她想擤一下,可是她的手被绑上了,根本用不了手,正犹豫要不要用自己的衣服处理一下,一张纸巾就递了过来,帮她擦了。

  孙莉抬头一看,是年轻女警察。

  “演得真好啊。”她说。

  “是的。”孙莉也承认。

  “对了,这出戏叫什么?什么时候上映?那个男主角叫什么?”女警察似乎有意无意的打听。

  孙莉点点头,心中一惊:小娘皮,你最后一句才是目的吧。想套我的话!呵呵……

  在这个时候,孙莉一下子直觉惊人。连到底是不是梦都分不清的她,这时候倒是直觉惊人的准。

  另一边。

  “姑娘……”吴小花上前拱了下手。

  不管这位姑娘是什么,单看她住在这里这么久了,对自己找的那神庙,她就一定知道。

  “大胆!吾乃宋安国将军!”

  不想吴小花一声姑娘惹怒了她。

  “安国将军,在下……”吴小花顺从的称其为将军。

  这也是付丧神的限制。

  其成与将军,也必将受将军的“形”。

  她的“形”,应是将军的“名”。

  从其怒斥来看,这位大宋安国将军生前,想必是很爱护自己将军身份的。

  就像是父母的言传身教一样。将军好“名”,所以她也很注重。

  虽说在她能觉醒的那一天起,这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受“影响”,而是更高的“形”真。

  但是其本质上,就是言传身教的影响。

  从某一角度上说,这个付丧神亦是那位将军的延续罢了。

  “滚!”

  对方突然怒吼一声,转身向井中走去。

  吴小花当然不会就这么让她离开,身形一转,直接截住了她的去路。

  “让开!不要逼我动手!金人余孽!”

  啊!金人啊!看来这位将军很是恨金人。这么强烈的恨,兴许就是死在金人手中。

  金人余孽?自己家是金人吗?

  啊!她说的是我大青果吧。

  在现代人的角度,是民族融合,在她的角度是国仇家恨。

  在吴小花的角度……这黑锅他可不背。

  他祖上十八代都是贫农,没有一丝的贵族血统。这黑锅他背的太过冤枉了。

  当然,吴小花也不会一点一滴的与她解释民族融合,家庭成分。

  前者是大人物的工作,而且她是由激烈的情感而觉醒,比如将军死于金人之手。这时候与她讲民族融合,还不如直接干上一架。

  至于后者,吴小花也是有自尊的,还没有低贱到把自己剖析的底掉。以自己的隐私,来满足别人的癖好。

  不可否认,世上是有那样的人。只不过吴小花不是。

  所以,吴小花的回答是:“在下云梦门大弟子吴小花。这里诸多思维残念眷恋不去……”

  马甲已经开了,自然是要利用到底。

  而对方。

  “妖道!”

  她直接出手了,手中的铁剑迎风而涨,倾刻间她手的长剑便涨到一臂宽,一人半高的斩马剑。

  她。准确来说,她的将军似乎更讨厌道士一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