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不小心复活了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0章、终相遇

我不小心复活了神话 80档 2040 2019.08.31 10:13

  对这么一个不管自己怎么嘲讽,都可以平静接受的人,真是想吵架也吵不起来。

  幸运的是一个小时之后,孙冬发现,他们今天的运气似乎并不好。

  除了外围外,真正的剧组他们根本进不去。没有剧组会放两个闲人进去找人,这是耽误他们的拍摄进度。

  孙冬道:“人家在拍戏,不会让咱们进去的,还是走吧。”

  “不,我要在这里等。”

  “等?”

  “是的,我要让大师看到我的诚意。”

  “这样啊。咦……怎么听上去,这么耳熟?”

  孙冬想了一下,发现这简直是自己拜师的再翻版。好像自己就是硬磨才成功拜师的,同宿舍的兄弟没有坚持,失败了。

  这下有点危险了。

  孙冬想了一下又说:“我师父收徒看的可不仅仅是诚意。”

  见他不出声,孙冬又说:“拜师礼,你有吗?”

  孙冬心想:这家伙看上去便很死板,是绝不会出30万的。一会儿就吓走他。

  “嗨!束侑是应该的。我应该准备多少?”

  “以师父的本事,少了是看不起师父。当年我拜师时……”

  “秦雪姬小姐为我准备了一百万人民元,不知够不够?”

  “呃--”

  孙冬无话可说了,他想用30万吓走人。没想到人家却备下了100万。你说你秦雪姬也太有钱了吧。拿钱不当钱啊!干什么给他100万。

  没办法了,孙冬一笑,看风景道:“没错,正好可以好好领略一番这北国的风光。”

  ……

  第一天,没有见到人。

  二人晚上也没有返回,直接住在这里的小旅馆。

  第二天一大清早,两人又跑到拍摄道具村守着,期待着吴小花身影的出现。

  可惜,吴小花的身影并没有出现。

  第三天,两人又去,吴小花还是没有来。

  三时斋一郎并不失望,相反,他真的当这是一场考验。

  第四天清晨,两人又来到这里守着。

  “看来今天还是看不到师父了。”

  面对孙冬的泄气话,三时斋已经习惯了。这完全动摇不了三时斋一郎的信心。

  ……

  另一边。

  “准备了。今天开机。”

  在饿了演员两个星期后,导演说感觉对了,今天可以开机了。

  吃过饭,到了下午,整个剧组就开始忙碌起来了。

  男男女女,进进出出的,搬东西的搬东西,收拾场地的收拾场地。再这么拖下去,道具组真的怕这些演员会饿疯了。每次吃饭,绿油油的眼神,真的很吓人。没的吃的演员难受,他们这些吃到的,也不好受。

  “来,兄弟搭把手。”一个哥们招呼吴小花,帮他抬桌子。

  “咱们抬去哪啊?”吴小花问。

  “村头,开机仪式用的。”

  两人抬着桌子在村子里七转八拐,好在这哥们认路,倒是没有发生被那些小巷子转晕的情况,很快地,两人就到了村头。

  “咱们把桌子放这就行。”

  开机在村头,寓意好兆头。

  剧组开机要拜神,本来就是香江那边传过来的,内地对这一套不太感冒。

  不过开机仪式还是得办。这与信不信没有关系,为的只是一个好兆头。

  就像是进庙拜神一样,真正信的其实也没有多少,但是中国人都会进去拜一拜。

  于是香港的风俗成了全中国的风俗。供桌戴着红花,上面摆着三碟橘子,苹果和梨,还有个香炉摆在桌子上。

  “香,香呢?”徐光头扯着嗓子吼。

  “来了,来了……”崔美元扛着捆香,跑得气喘吁吁的。

  这些东西都不归吴小花管,而是生活制片的工作。

  因为让道具师做这个,就不是信,还是不信的问题,而是挑事了。

  “愿我剧组,开机无事!”

  徐光头大吼了一声,然后把香插进香炉里,之后吴小花跟着众人,依次进香。

  很快,香炉里就插满了清香,烟雾缭绕的。

  ……

  见到了。

  三时斋一郎十分欣喜。

  人出现在村头,孙冬也见到了,知道阻止不了后道:“人来了,我们什么时候过去?”

  三时斋一郎道:“等大师忙完的时候。我的十分诚心。”

  “不过。”三时斋一郎又笑着说道,“我们可以再买些食物。大师真是一代奇人。”

  孙冬也信吴小花是一代奇人,但是这话从三时斋一郎口中这么一说,他怎么有种分外掉价的感觉。

  开机仪式一结束,摄影师去摆放机器,演员开始上妆……吴小花则在处理贡桌贡品。

  中国人就这样。要说不信吧?他们也拜神上香。但要说信,拜完神,上过香之后,他们就不管了。

  那种感觉简直就是:上香前,是块宝。上香后,管它去死。真真是恩客做派,拔/吊无情!

  如果世间真有神,非气死不可。

  “孙君,我们也该过去了。师父有事,弟子不应该看着。”三时斋一郎说道。

  他说的这么有道理,孙冬无言以对,两人一起过去。

  走近之后,二人也不废话,直接帮忙抬桌子,处理贡品。

  “这些贡品,便宜你了。”

  贡品没人吃,也不好就这么丢掉。孙冬把东西摆在了一处水井边。说不定有人就会吃掉。

  “谢谢!”

  突然,一声若有若无的声音传入孙冬耳中。

  “你太客气了。”孙冬对三时斋一郎说。

  “那话不是我说的。”

  三时斋一郎没有看向孙冬,而是盯住水井。想了一下,双手合什,行了一礼。

  “什么?”

  孙冬看向水井,吞了下口水,也学着行礼。

  这几天与三时斋相处,让他明白三时斋一郎是一个多么刻板的人。

  从不开玩笑,甚至是他的呼吸,都是一板一眼的。

  也就是说,声音是出自井中。

  听过秦酒公的神话,孙冬自然不敢怠慢,立即行礼。不要说有可能是神,就算是鬼,他也不想得罪。

  ……

  吴小花抬头看了看两人行礼时的背影。

  若有所思。

  而后淡淡一笑,继续干活。

  没有他们帮忙,吴小花也很快收拾干净。

  拜了三拜的三时斋一郎与孙冬再次走了过来。

  看到他们,吴小花并不意外。

  这些天,孙冬每天都在电话向吴小花报告。今天一到村头,吴小花就看到了他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