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不小心复活了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0章、求死之心

我不小心复活了神话 80档 2134 2019.09.15 10:18

  吴小花的目光骤然犀利起来,对面的女人说打就打,手上还举着这么巨大的斩马剑。吴小花很担心她也玩人质的把戏。

  水井所在的院子并不算大,吴小花后发先至,几步就冲到女将面前,僵尸只是身子僵,其速度还是很快的。吴小花在功法的运转下,腿一蹬,人便窜了过去。

  女将赶紧把斩马剑抬高到面前,吴小花现在的气势,已经让女将暗暗心惊。

  吴小花二话不说,一拳打向女将挡在面前的小臂,而不是斩马剑。

  巨大的剑,影响了她的速度。

  “砰。”

  女将情不自禁的退后两步,小臂传来胀痛。

  “可恶的道士!”

  吴小花一拳到在她身上,这让她很是愤怒。女将立即后退,以拉开距离,运使斩马剑斩杀。

  在女将退后时,吴小花欺身而上,双拳左右开弓,女将的肩膀、小臂等位置,很快就挨了几拳。

  但女将作为古代的将军,也不是软柿子。

  在挨了吴小花几圈后,女将大喝一声,巨大的斩马剑一卷,意图逼退吴小花。

  吴小花自然没有退的打算,继续短打靠近,以僵尸拳的重击,他的每一击都很重。女将见逼不开吴小花,是守中带攻,宁可多挨几圈,也不暴露要害。

  “砰、砰、砰……”

  沉闷的打击声传开,两人是越战越勇。特别是女将,一身功夫是沙场征战的本事,所以打着打着就情不自禁的认真起来。

  吴小花一脚从女将的胸前扫过,女将脚步一错,堪堪躲过这一击鞭腿。

  女将是躲过了,但吴小花这一脚,却踢碎旁边一件道具石桌的桌角。

  “啪啦。”桌角直接被踢飞,女将嘴角一抽,但却更加斗志昂扬。

  她知道吴小花强大,其功法甚至隐隐克制自己,但那又怎么样。将军百战死,其根本不在意生死。

  在吴小花踢飞桌角后,远处突然传来一声痛呼。

  这声痛呼打断了吴小花和女将的打斗,两人同时向声源看去。

  只见绑在地上的黎叔直接被桌角打到了要害。

  “同志,你没事吧。”

  一心看戏的警察,这时候也顾不上看戏了,立即去询问黎叔。

  “这个……小偷是哪个?”

  老警察看了一下,自己应该押走犯罪分子,而不是与菜鸟一起看戏。太不应该了,这都做了多少年的警察了。

  “是他们,他们是小偷。”

  吴小花指了指被自己绑上的黎叔他们。感觉上,真的是很古怪。

  女将似乎也觉得气氛不太对,也停了手。

  当然,也有可能是她知道吴小花克自己,再打下去,也是自取其辱罢了。

  “走!”

  老警察点了点头,带上了小偷。

  “该死的戏子!我不会放过你的。”对吴小花指证他们,年轻人不服气。

  “走快点!”老警察推了年轻人一把。

  “哼!不要推,我自己会走!”

  对警察,年轻人并不害怕。做偷的,并不一定怕警察。特别是黎叔他们,他们并没有偷到东西,所以哪怕是去了派出所,警察也最多讯问他们48小时。

  所以,黎叔也好,年轻人也好,并不怎么在意自己被抓。像他们这样的老偷儿,都知道怎么应对警察。

  “啊!这就走,我还没有看够呢。”年轻警察陈朵脱口而出。

  老警察侧身,瞪了一眼陈朵。

  “要不,我留下做笔录好了。人家还要拍戏,就不用去咱们所了吧?”陈朵缩了缩脖子,小声建议了一下。

  陈朵这贴心的服务,让老警察有些无奈,这孩子明明想留下来看戏,却说的为人民服务,为工作似的。

  “呵--兔崽子。”

  老警察小声骂了一声,却也没有拒绝,只是呼叫了所里的支援。

  然后,除了留守的,一大帮警察都过来了。押犯人的押犯人。更有人抢着帮忙笔录。

  女将不喜道士,却对公门中人颇有好感。

  “她出身名门,少年时就才华横溢。长大后嫁得志同道合的夫君,他们一起谈诗作词、共赏书画金石,过得是才子佳人的美好生活。她的文学成就比丈夫更高,而词是她留给后世最宝贵的财富。一部《漱玉词》,让她独步文坛,作品不仅不输于同时代的任何一位男作家,在整个中国文学史上也享有盛名。她不仅有着“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和“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婉约词章,更有“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凛然之气……”

  或者,她只是想找人诉说她自己的故事。

  在她看来,吴小花的出现,代表着她的终结。

  而这,也是她需要的。否则她大可不用出来,毕竟如果她不主动现身,吴小花想找到她,也不容易。

  现在,她在留下她的故事。然后,就可以死了……

  “出身大家族的她有个表妹,当然也受过良好的教育。虽然没有表姐那般的才情学识,也是知书达理,聪慧美丽的。她长大后嫁的夫君当然也不是一般人,而是进士出身、担任太学正(北宋最高学府校长)的谦谦君子。

  姐妹二人都生长在北宋繁华富丽的都城汴京,前半生过得优裕从容、美好明媚。这时李清照已经小有名气了,她的表妹却还是寻常的贵族妇人。”

  “宋靖康二年,北方强势崛起的女真金兵占领了汴京,俘获了徽宗和钦宗两个皇帝。这场惊天动地的变乱不仅改变了历史走向,让北宋灭亡,更改变了这两个贵族女子的命运人生。

  她们各自经历了无数颠沛流离的艰辛,辗转求生的苦难,最后九死一生地来到安宁温软的南方。”

  “她在南渡中不仅丢失了他们夫妇收藏的几乎所有书画金石珍品,更失去了深爱的丈夫。然后又再嫁非人,承受了短暂的牢狱之灾。

  相比她,她表妹的命运则更是无比悲惨。汴京沦陷时,她没能逃出去,和丈夫一起被金人掳往天寒地冻的北方,度过了三年痛苦屈辱的生活。在那里,在那里,他们不再是官员贵妇,不再是学者才女,而是任人宰割的俘虏,无人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也许就是在生死一线的被俘岁月里,让这个大家闺秀改变了温柔淑良的性格,变得狠毒果决。后来,她终于摆脱囚徒生涯,随丈夫回到南宋后,协助官居宰相的丈夫力主向金人求和,杀害了坚决抗金的著名将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