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不小心复活了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1章、撒谎

我不小心复活了神话 80档 2043 2019.09.15 18:09

  她在求死。

  出身相同、教养相似、血缘相关,可是命运却让这两姐妹却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结局和在历史上的声名也迥然相异。

  “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

  乍听之下,仿佛她就是那位表妹了。

  然而事实上,她不是。

  当然,她与那位表妹也是有关系的。因为她拥有的是那位表妹的妹妹的记忆。至少她以为自己就是她。

  一心求和的姐姐,在主导宋的国运。

  只不过造化弄人。看不上武夫的文相家,却偏偏有将军却救了她。

  她知道姐姐要做什么,但她又不希望恩人去死。

  可惜那一年,北金来犯,一路烧杀抢掠,战火连天。

  将军不忍百姓遭难,便向王请命出征。

  柳荫树下,站着一位貌似天仙的女子,似桃花般撩人。

  今天,这位将军就快出征了。

  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她只能与将军共饮。

  那夜她忘了与将军饮了多少酒。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酒,终归会醒。将军,也终归会上沙场。

  终日拿着一瓶酒,身着一身红衣坐在柳荫下。

  她想将军回来第一眼就看见打扮得美丽的自己。

  她常问外地行至而来的客商是否见过她的将军。

  他们纷纷表示不曾遇见。

  一日复一日,却终不见将军归。

  ……

  不知多久,一年又一年……

  待她醒来,她已是剑。而将军,在出征后,便被姐姐害死了。

  她在守灵,也是在赎罪。

  今天,终于等到了一位道士。

  她的命运,也是时候终结了。

  她是故意的,不管是怒斥,还是故事,都在逼道士出手毁灭她。

  “唔唔,好可怜!好悲伤。将军回……来了……没有?”

  道士还没有动手,做笔录的陈朵却是哭的稀里哗啦。

  静静等待自己死亡的女子,一下子呆了。

  虽说今夜总是窜场,但是……“你到底听没听懂我的意思。我是坏人!”

  女子怕人不明白,自己揭了盅。

  “唔唔……我知道。某一个朝代,战乱的边疆,让一位年轻帅气的将军派驻到了边疆。可这位年轻有为的将军有一位红粉知己,几乎到了赤子之手即可白头的地步!

  然而男欢女爱怎能敌得过国家危难的男人重任呢?就这样,舍身取义,将军对女主人翁许下凯旋归来即可永不离弃的誓言,便挥兵而去。

  ……唔唔……她最后也没等到他,他最后也没回家,他究竟去了哪儿?我的英雄啊,你究竟去了哪儿?你爱上别人了吗?

  唔唔……

  你的角色太悲惨了。”

  陈朵感同身受,虽说她还没有过男朋友,但她就是代入进去了。

  “什么角色?我说的是我自己。”

  女子心中一惊,勉强一笑,强调着。

  她在求死,所以,坏女人只能是她,也必须是她。

  “嗯嗯,我明白,我懂。”

  陈朵一边抹眼泪,一边点头。她明白的,真的。

  这就叫代入角色,入戏。

  身为横店派出所的一员,她真的懂。

  ……

  曲终总会人散。警察会离开,被误绑了的孙莉更是一早解开,送回了家。怎么说,人家也是明星。

  “你在求死?”

  只剩下了吴小花与女子。

  “我不应该死?”

  她笑了,仿佛是在拥抱命运。

  “哎!”吴小花叹了一口气说,“那你知不知道你叫什么?”

  “我叫……”

  她停了下来,因为她似乎真的不知道她叫什么。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她早应该死了。

  “我的名字有那么重要吗?不载于史的贱名,又何必再现于世。”

  “哎!”

  吴小花抓了抓头皮,有点儿无耐。好好的付丧神,却代入了人的角色。

  虽然不敢说自己是制物大拿,但是她根本不是人,吴小花还是知道的。

  事实上,她就是一把剑。是当年王夫人送于将军自刎的剑。

  故事也是王夫人自己的故事。甚至她根本就不是王夫人的妹妹。它只是经历了,记住了。

  一把剑记住了不载于史的故事。它却没有记住它就是那把将军自刎的剑。

  剑,本应是一个旁观者,但它却留存了一部分王夫人的精神记忆,又揉和了一部分将军的。然后形成了她的自我意识。

  吴小花不知道告诉她真相后,她会不会崩溃。因为吴小花自己也不知道真相。

  吴小花所知道的是,她,是受了人强烈的精神波动。是有人强烈的认可了她。她才诞生的。

  她,从某一角度说,只不过是记忆的揉和体罢了。

  甚至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剑本身就等于磁带,这个磁带记录人心最深沉的记忆。如果抹去,她还会不会存在?

  就不是吴小花可以知道的了。

  “你知道我是为什么来的。”吴小花说。

  “知道。当年我就猜到了。”她说,“你们这帮臭道士把国运托付于神。宋不灭,都没天理了。”

  “什么?”

  她没有回答吴小花,而是自言自语道:“这不是神灾,这是人祸啊!”

  很明显,记忆的残片又在影响她。

  “你可以说说,这泉灵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吴小花知道她分不清哪些记忆是哪些人的,但是从这方面来说,她的记忆又何尝不是最真实的。

  唯一需要注意的,其实也就是不要像她一样,把一切记忆当成她自己,一个人的人生记忆就好了。

  “有什么好说的。不过是贪心的道士,为了人间的荣华富贵,发现了泉神……”

  她虽然说没什么好说的,却还是告诉了吴小花。

  前面是千篇一律的帝王与道士的故事。一切发生宋靖康二年,北方强势崛起的女真金兵杀了进来。

  道士练道兵,血祭了泉神。

  后面的故事又是老一套的反制。

  道士可以血祭泉神,金人更是可以以血污泉神。

  “祂努力保护,但是金人却以十万、百万人命血污泉神……”

  “人与人的战争,却让神去死……”

  “祂死了?”吴小花问。

  “死了一千年了。”

  “神也会死?”吴小花问。

  “人心重过山。背负不起,也就死了。”

  她说的很平静。吴小花却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她在撒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