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不小心复活了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8章、承其因

我不小心复活了神话 80档 2060 2019.09.09 10:23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葵花在手,江山我有。所谓江山如此多骄,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

  “我为天下人洒血断头,可是天下人又有几人记得我东方不败?!其实负心的,应该是天下人!”

  ……

  一句句的台词,老霸气了。吴小花早想说说看了,所以,今天,他说了。

  “导演,剧本上没有这台词。”雷重快哭了。

  吴小花在说什么,在演什么……剧本上全都没有,他怎么接。他是听说过厉害的演员会改台词,但你吴小花……

  王旺达没有出声,只示意雷重演下去。

  呃,你牛掰,导演也认可了,但雷重真的不会演。

  这时候,泉灵动了。祂化为水,上了雷重的身。

  “来,饮上一口酒。”泉灵从身上摘下酒葫芦,抛给吴小花。

  “你是谁?”吴小花问。

  “我?我其实也想知道我是谁?过去的人,需要我,敬我为神。现在他们不需要了……”

  “起初我是很恨他们,但后来我想开了。”

  “人的话意思是太多了。还有口是心非的,就是这天下所有是非的来源!诶,天下人!”

  “好!好!太好了!你们先休息一下。”

  王旺达看了吴小花与泉灵的对白,心中触动,有了几分新的构思。

  不过这个时候,吴小花听导演的,泉灵……祂也听了。

  不过祂也只是听了,并没有从雷重身上走出来。

  “你……不打算出来吗?”

  吴小花与雷重交往不久,但是就这么看着他被人上了身,吴小花还是会担心。

  “出来?我又有什么地方好去?”祂低吟着。

  “哇!你们演的真好!”

  倒是其他人完全没有看出到了后面根本就不是演戏。

  “演?是啊!我们演的真好。”泉灵听了,点了点头。

  “所有人员注意,咱们继续。”

  看了吴小花他们的“表演”,王旺达似乎有了灵感,但他们停下,那感觉便没了。王旺达立即让剧组继续开戏,任吴小花他们自由“发挥”,以边看边想自己的灵感。大不了,想明白再重拍好了。

  一部电影,NG重拍,本来便不是多大不了的事。

  ……

  两个神魔在本色出演。这可就难为了那位南影的练习生。

  作为一名为将军牺牲的女主,她的戏分很重。可是两个神魔乱改台词后,她根本插不上去。

  小姑娘急的快哭了都。

  更让她想哭的是,很明显王旺达导演这时候已经顾不上她了。

  “好!好!说!说台词!”

  王旺达的眼睛只盯着他们,希望他们继续说能让自己一震的台词。一句好的台词,对导演简直有如三伏天吃到的冰雪一样的清爽。王旺达完全忘了其他人的存在。

  泉灵看了下王旺达道:“他让我们说。”

  “那就说吧。”吴小花看向他,说出台词,“你来了。”

  不是吴小花不管雷重,相反,他会与其一起演,就是在帮他。

  毕竟吴小花会的能力,除了入梦术外,都不适合救人。

  不管是僵尸拳,还是居合斩,都是用来杀人,而不是救人。

  毕竟泉灵上了雷重的身,就像是拥有一个人质一样。而入梦术的发动,需要时间。

  泉灵道:“我来了。”

  “你不应该来的。”

  ……

  在这里,将军与东方不败,说了一通各自立场,便是武斗场面。

  “快,上威亚。”王旺达完全看不出双方的诡异,他简直兴奋的要喷了。

  泉灵:“我为天下人聚有水源……大旱,我努力挤出最后一滴水,使其不渴死。大涝,我又疏导水汽,很其不涝……可是天下人又有几人记得我泉灵?!其实负心的,应该是天下人!”

  导演皱眉,这台词怎么有种武侠转神话的赶脚,窜场了?

  不过王旺达还是没有叫停,其实任有演员发挥,演员说出什么样的台词都有可能。

  比如他曾经拍过的片子。

  剧本上是:一进场,几个妹子就叫到:“好帅啊,帅哥……”

  对于这样的称赞,没什么出彩的地方。

  于是有一个女演员自由发挥,把台词一改就高明得多:“这要是我的男朋友,我保证让他每天都下不了床……”

  当时那位王京导演便开心说:“嗯,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没毛病。这台词一改,挑的男人心中直痒痒,是媚而不俗,乐而不银……”

  现在,王旺达盯死了监控,他并没有时间去细细品味台词的味道,他需要的是把一切记录下来,事后有的是时间雕琢。毕竟在他看来,这两个演员似乎是入戏了,越不打搅他们,效果越好。

  时间到了,发动--入梦术。

  众人齐齐睡去。一名身穿灰色衣服,脸上带着青气的男子从雷重身上显化。从他显化的那一刻,吴小花就感受到了那种狠厉。

  “我并不认识你。”在把其从雷重身上摄出,吴小花反而冷静下来,哪怕他感觉到了对方一身的杀气,似乎是真的要杀他。

  不过这也正常,把一个类神魔的存在从人身上驱出,可不是什么多好的经历,要杀他,也没什么不对。

  然而这时候,雷重的身子开口道:“冕下,对不起!他是我第一个信徒。”

  嘶--

  只瞬间,吴小花便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香火信仰。

  受香火之功,则承其因。

  这第一个信徒,便是泉灵的第一个因。

  而且很明显不是什么好因。

  事实上但凡活人最初信仰,都不是多么美妙的信仰。

  其初始的信仰无不流动着血腥与死亡。

  而泉灵的提醒,也在证实这点:“小心,他们最初信仰我时,是举行的活人祭。他很可能对冕下出手……”

  不是可能,而是一定。这可是最初的信仰。

  “让你做一个明白鬼,我与你无冤无仇。记得杀你的人是黑山,到了阎君殿告诉判官,你被杀是光荣的祭了神。带有这份荣光。你的下一世会投生在你一个很好的家庭。”灰衣男子说完他的信仰,跨前一步,抬手就是一拳砸向了吴小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