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不小心复活了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5章、癌

我不小心复活了神话 80档 2009 2019.09.07 17:03

  出了酒吧,直接上了雷重的车。

  雷重没有开车,他在等吴小花的解释。

  “如果我说他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那你信不信?”吴小花问道。

  “那要不要打电话报警?我这几天都在这学习,他是盯上我了。”

  嘶--他还真信了?

  虽然吴小花觉得这货是对自己的脸太有自信的原因居多,但是吴小花不可能真的让他报警。

  吴小花挂上了他的电话。

  “不报警?”

  “我也想,可惜警察管不了祂。”

  “他是位某二代?”雷重问。

  “从某一角度说,祂是一代。”

  “一代?这么年轻?”

  如果说二代多是败家子,那么一代无疑是让是佩服的。

  “想不到你的人脉这么广!”雷重真心佩服。

  他自从第一次见吴小花,吴小花便认识光头哥,认识总监。

  这分别之后,再见面,他连创一代都认识了。

  虽然这人有“病”,但是有“病”的一代就不是一代了?不存在的。

  当然,雷重也没有让吴小花介绍他认识。不是不想,是没有那么厚脸皮。

  在他们离开后,有一个人找了过来,孙莉。

  孙莉第一次考验是0分。她自然很不满意。

  自己难受了一个月,这么巧,公司接的戏又碰上了吴小花。

  她当然要与吴小花聊一聊,因为吴小花代表了机缘。

  然而,人家根本不跟她聊。

  不聊就不聊……怎么可能?

  怎么想也要像狗皮膏药一样粘上去,所以她随后便赶了过来。

  然而,一到这酒吧。孙莉只觉天雷滚滚,心情比吴小花不跟她聊,还要糟糕。

  太可惜了!

  长的那么帅!为什么偏偏是同志。这也太糟蹋资源了。

  桌桌都是两个大男人腻歪在一起,白痴都知道这里是什么地儿了。

  孙莉进的快,逃的更快。脸色惨白,有如大病一场。

  这真的是很糟糕的状态了。比自己拜不了师,还要糟糕。

  他喜欢男人,所以才收我大哥的吗?

  她不想这么想,但是刚才去的地方,她又不得不这么想。

  毕竟他大哥都拜师成功,她却得了个0分。现在,这个理由足够强大。

  另一边,月白长袍的男子在酒吧外喂流浪狗,并与其交流着。

  淡雅如雾的灯光里,优美如樱花的嘴唇,细致如美瓷的肌肤,一头雪白的长发,仿佛希腊神话中望着水仙花死去的美少年。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看到他,再想一想这是什么地方。孙莉又叹了口气,她被打击的更厉害了。

  实在是太浪费了!

  就在她转身上车,打算离开这个伤心地的时候。

  “咳咳,姑娘。”对方开口了。

  “你叫我?”孙莉转身。

  孙莉是一心想离开这里,但是对方一出声,便仿佛有一种莫名的魔力,让她不得不留下。

  对方点了点头说:“我想请你帮帮我。”

  “可以,你上车吧!”孙莉看着他那张纸白,随时会死的脸,同情的打开车门。

  对方上了车。虽说冬天已经到来,但是初入冬,并不是最冷的时候。而他上了车之后,哪怕车子中有暖气,也变的呼气成冰,冷得要死。

  再看孙莉穿着超短裙,跟没事人似的坐在驾驶位上。

  “你,不冷吗?”对方好奇问她。

  孙莉回道:“不冷啊,我贴了七个暖宝宝,你要吗?”

  “你还有多的吗?”

  “没有了,我今天就带了七个。”

  “那你怎么给我?”吴小花无语。

  “我可以撕给你啊。”

  “呃,好吧,不用了……”

  “对了,你要去哪家医院?嗯,还是回家?”

  颜值即正义,对一个帅成这样的男人,孙莉绝对不介意帮忙。

  对方没有说去哪里,而是对孙莉说:“你有心事?”

  “你看的出来?”孙莉看向他,一下子有一种什么都想与他说的感觉。

  对方点了点头。

  然后孙莉便告诉他,她是怎么认识的吴小花,又多么多么想拜他为师。

  “你真的很幸运。认识了这么一位冕下,我想追随祂,也没有机会。”

  “追随?什么意思?”

  对方没有回答,而是对孙莉说:“你的身体可不怎么好。”

  “你是大夫?”

  “久病成医罢了。”

  孙莉点了点头。

  她的身体最近确实不怎么好,精神不振不说,她还发现她的胸大肌有肿块。

  本来,她并没有在乎,但是今天捎的这个病人,也说她身体不好。这就引起孙莉的警惕了。

  还是去医院看一下吧。

  孙莉心中做了决定。

  “那么就去医院吧。我陪你。”

  “你说什么?”车里,孙莉问。

  “我说有病赶紧治,我陪你。”

  “你听到了?”

  “你开口了吗?”

  嘶--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这叫一个糟心。

  顾不上送其回家,孙莉直奔医院而去。

  进了医院,出了医院,看着自己的检查报告,孙莉的心都凉了。

  只见报告上写着:……非妊娠期从***流出血液、浆/液、ru汁、脓液,或停止哺ru半年以上仍有ru汁流出者,称为***溢液。引起***溢液的原因很多,常见的疾病有导管内***状瘤、ru腺增生、ru腺导管扩张症和ru腺癌。单侧单孔的血性溢液应进一步检查,若伴有ru腺肿块更应重视。

  “我,得了ru癌。”

  看到这么一份报告,都不用医生说,孙莉就知道自己是什么病了。

  “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唔唔……”

  想到会切,化疗的痛苦,掉头发,没男友,死亡……

  孙莉忍不住掩面痛哭起来。

  看着她哭的白发人,说:“你不会死的。”

  “不!你不明白。这病我知道,得切。而且切了还有可能复发,最终会死!”

  孙莉泪流满面,她怎么也想不到她的人生会在23岁,戛然而止。

  “不!如果祂出手,你一定不会死!”白发人说。

  “谁?你认识神医?”

  如果是其他人,孙莉一定不会信。但是从这白发人口中说出的话,她却分外相信。

  难道是因为他是一位快要死的病人,所以值得相信?

  孙莉的心中如此解释着她为什么会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