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小妹修仙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子夜已过 大寒来了

小妹修仙录 懒虫老六 2211 2019.12.02 00:41

  腊月二十五,大寒子夜……

  工作室内,卓小妹跟着酒酒学习着操控体内的灵能。

  高材生小妹,学的很快,一小时后,她便能自由掌控飞行,隔空取物,还有画些简单的符咒了。

  已近子夜,酒酒看着手机上的时钟,在房内来回的走着,脸上写满了焦急。

  她通过追灵符,探着会长的灵气,感觉他的灵能越来越混乱。

  看着酒酒的焦虑,卓小妹疑问:“我们为何不提前将长老们请出来呢?”

  “会长性情孑然孤傲,我若不遵循他的要求,待他回来定会责怪于我。”

  “那你能告诉我,张会长的位置吗?”

  “你想干嘛呢?”酒酒有些不解。

  “我想过去帮他。”

  “什么!你别吓我了。酒酒吃惊的看着小妹。

  “我说认真的,既然我入了公会,便不能白拿工资。让我去吧,就当历练了。”

  “虽然你体内有万年灵能,可你刚觉醒还无法完全掌控,现在去除戾太危险了。”

  “告诉我吧!”要强的小妹话说的很坚定。

  酒酒的内心有些挣扎,她知道这小妹体内的灵能,可以帮到会长,但她的权限却不允许她说。

  “公会有规定,我不能告诉你,我能说的是,若你真心想伏魔驱戾,做为万年灵体的你,可以自己去感受,哪里戾气最浓,我想会长便可能在那里。”

  室外的京都城,寒风瑟瑟,凡有水处皆为冰凌。

  此刻,小妹闭着双眼,飞在云空上,用心的去感受云下的神州。

  风萧萧,雪飘飘。

  慢慢的她感受到,寒潮下的大地里,一股股各色戾气,正如泥土中已露嫩芽的豆种,等待着破土而出。

  北地乌江城,水下的戾气有些神秘,初感受它似乎很纯净,却又分外的鼓噪。

  小妹悬于乌江上空,感受着江冰下的戾气,正搅动着江水,顶着江冰裂出一条条银色的缝隙。

  跟随着裂缝,小妹一路追寻,黄沙江、清炎河、终在隋炀渠的尽头,浦水流过的春海城内,寻到了那把浦水染成黑色的魔戾。

  张会长看着浦水中翻滚的波浪,一阵沉思,这魔戾怎会随着流经之地变幻灵能本体呢?

  奇怪,不安……

  年关将至,此时空荡的春海城像似一个被抽走魂魄的僵尸。

  她穿着一袭华丽的丧衣,静静的在午夜霓虹中,等待着被魔戾覆灭。

  夜,十一点,寂静,空气仿佛已经凝结。

  一艘灯火通明的游船,在浦水上行驶着,四条黑色的水柱升出水面,分立在游船四方。

  一阵无声的漩涡,掏空了船底的黑水,一秒、两秒、三秒钟后,游船发出了一声长鸣,便如陀螺般沉入了水底。

  张会长猛然惊醒,极速释出一发清灵之气打入漩涡中,漩涡无动,而黑水却顺着清灵气柱爬到了云空。

  张会长一声惊叹:“好强的魔戾。”

  黑水越来越多,似乎要将云层覆盖

  张会长一声恼怒:“可恶!我竟探不到它的魔灵元体。”

  黑水行至云上,幻出一团团黑雾笼罩着张会长。

  黑雾中,张会长盘腿坐下,正要合掌念咒,便看到几百条黑蛇在雾中蠕动。

  一条条黑蛇,将张会长紧紧的缠绕着,越缠越紧,张会长张着嘴巴,身形已成了麻花。

  而此时,缠绕在张会长脖颈处的几条黑蛇,嘴里正一只只的吐出了老鼠,灰色的老鼠快速的爬进了张会长的嘴中。

  “啊!”一声嘶吼声从云中传出,惊的云下大楼中,几个倒霉的加族望了望窗口。

  此时,已近窒息的张会长,感到腹中像似有有几百只魔掌在撕裂他的五脏六腑。

  听到嘶吼声,卓小妹快速的飞到黑云中,望着一团团黑色的气雾,小妹试着聚出灵气,左右无章的打向黑云。

  张会长紧闭着双眼,屏气凝神,在腹内聚出一道灵光。

  灵光游遍周身,而后渗出体外,光芒下,缠绕着张会长的黑蛇,一条条如触电般落下云空。

  此时,黑雾在云空上,开始流淌翻滚,快速向云雾中心聚集。

  十几秒后,黑雾中便升起一条黑色的巨蛇,它张着大嘴发出一声低吟,一口将张会长吞入了腹中。

  眼看着大蛇将张会长一口吞没,小妹惊恐的闭着双眼,内心狂跳着默念刚学的口诀,双掌合实化出一道白光,白光出手幻成了一把金剑,小妹合手往下一劈,百米长剑手落剑至,便将那大蛇斩成了两段。

  云空上,张会长一脸吃惊的看着卓小妹,心道:好强的灵力,这丫头果然不仅仅是个万年灵体,她体内深处还有一股不可知的灵力。

  大蛇从黑雾中心极速的落入浦水中,激起了百米波浪。

  波浪在空中,连着百米下方的浦水河,开始极速旋转。

  浪顶端,蛇头复出,此刻的黑水大蛇,身尾搅动着浦水,河水剧烈的拍打着两岸河堤。

  张会长一看不好,迅速推出灵气,灵气打在水柱上却被尽数吸走。

  而此时,浪头的大蛇,张开巨嘴喷出黑色的水柱,张会长用尽灵力,推出一条白如闪电的灵光,于那大蛇撕咬。

  这时,卓小妹也用尽全力的向那大蛇推出了一道黄色灵光。

  碰!啪!一阵金光雷鸣,乌黑的云空中两道清灵之气,如两条金色巨龙,缠绕在黑水幻化的大蛇身上。

  滚滚黑云,上下翻腾,大蛇吐着黑水在云空中狂喷不止。

  疾风骤雨顷刻而下,灯火辉煌的午夜春海城中,一栋栋霓虹闪烁的摩天楼,黑雨所落之处,一片片光芒尽灭。

  黑夜,黑云淹没了两条清灵光柱,雷鸣不在龙吟,黑雨依然磅礴。

  此时,一座顶部四面环钟的大楼,响起了一阵旋律。

  咚噹咚、哒呀隆、咚噹嘟啦咕喵啧咚……

  听得钟声,黑云内灵气已伤的张会长心道不好!子时已至,魔戾要出世,随后便仰天大呼……

  “于天修何为!于地修何为!吾心自有方规!”

  呼喊中,他双手极速画出了那道,修灵者一生只能画出一次的天地灭灵咒。

  一霎那如极光般闪过,清气狂扫下,黑云如漠上沙粒飞扬,如晚秋黄叶般四散开来。

  卓小妹感到一股强烈的力量,从四面八方袭来,霎那间竟使不出灵气,随着那力量覆盖全身,她甚至没来得及喊出声来,便昏了过去。

  那正是灭灵咒的力量,天地有灵,万物寂灭,咒出所处,无有无辜。

  张会长明知,灭灵咒乃大灵本元,灵咒一出,便是舍身取义,化骨成灰的结局。

  但他还是这么做了,因为他深知,此魔戾决不能在大寒夜出世。

  他那孑然孤傲的性情里,依然藏着灵性最初的悲悯侠义。

  云空上,灰色的云雾中,照出一丝白光,白光越来越亮,黑雨渐渐停了。

  浦水东岸,熵诚路边,张会长瘫在了报亭旁。

  五分钟后,一位年轻的巡警发现了他,正当巡警准备呼叫救护车时,张会长拉住巡警的手,气若游丝的说:“小同志!快、回家……”

  巡警不解的看着面如白灰的张会长,对着对讲机呼道:“呼叫总部,请转救护台,熵诚路泉水路交叉口,又发现了一名伤者,目前生命垂危,请速速前来……”

  天空不见了黑云,寒雪还在飘落,一团灰色的烟雾如装了导航一般,飘至了巡警的头顶。

  此时,灵元尽散的张会长,甚至已没有力气握住巡警的手了,他双手垂地,紧闭着双眼,颤抖着嘴唇,用着最后一丝气力怒喊:“傻孩子!快走啊!”

  灰云落在地面,红了一霎白了一霎,幻出一只灰色的老鼠窜入了救护车内。

  几秒钟后,救护车内传出几声惨叫。

  惨叫声惊醒了报亭内的老者,他走出报亭左右瞧着,黑夜中空无一物。

  一阵冷风迎面扑来,老者悠悠:“子时已过,大寒来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