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小妹修仙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乌瘴魔戾

小妹修仙录 懒虫老六 2619 2019.12.04 00:35

  云空上,寒风凛冽,大叔蹲着身子,紧紧抱住小妹的腿。

  小妹低头一看,心道不妙,大叔凡体,此刻已是白霜满面,便急忙推出一道灵气护住他。

  一路向北飞,却没去京都工作室,飞行符缓缓落在黄杨镇。

  这一天,世界于小妹,仿若沧海桑田,她想回家看看父母,也想确定此时的自己,到底身在哪个世界里。

  此刻,北风萧萧,黄沙漫天,一片昏暗中,卓小妹领着大叔,落在了黄杨镇一处石院中。

  一阵吠声,小妹蹲下身唤着“阿黄!”一只干瘦的田园犬,从院角的狗洞中极速跑出。

  吠声惊醒了屋内的老人,片刻后,随着吱呀的开门声,堂屋里走出一位陌生的妇人。

  “你是谁?”-“你是谁?”

  “为何在我家?”-“为何在我家”惊讶下,小妹和那陌生的老妇,同时问着对方。

  此时,身边的阿黄,对着那老妇狂吠不止,小妹心想,家中怕已生变。

  “小姑娘,这不是你家吗?”看着当下情景,大叔忍不住的问。

  小妹微摇着头,对大叔使了个眼色暗聚着灵能,探着黄杨镇的戾气。

  阿黄却在此刻炸着毛,一个猛越向那老妇扑去,撕着老妇的脚脖猛烈的甩着头。

  老妇一声恼怒,“狗东西!”一脚将阿黄踢了出去。

  一声惨叫,摔在墙角的阿黄,呲着牙嘴中流着白沫,发出几声低沉的呜嚎后,身体扭动了几下便没了声响。

  煞那间,小妹双手捂着头,大喊着“啊!!!!!!阿黄!”

  这音波,比面对巨鼠时强烈的多,这不是恐惧的惊叫,这是悲痛的哀嚎。

  随着小妹的悲喊声,院内草叶翻飞,老妇人瞬间石化,一团黑烟从她口内飘出后,便坍缩成了一堆金沙。

  “啊!金沙魔!”大叔大声说道。

  “什么金沙魔?”悲痛过后,小妹走到大叔身旁问。

  大叔放掉手中金沙,站起身说道“一种有质量的魔戾,多为古冢金银所化。”

  “金银也能化魔么?那我们不是发财啦!”

  大叔拍了拍手中残留的金沙,笑看着小妹“就修仙录上所说,机缘巧合下,理论上世间所有物体,都有可能修成大灵,自然也是可以化魔的。但是被魔戾侵蚀过的金银,却是没有人敢要哦!”

  “切!还以为到了这个世界能发财呢,你刚才说修仙录是什么,秘籍吗?”

  “不是啊,就是一本修灵者的入门读物啊,你没看过吗?”大叔看着卓小妹,心中有些不可思议的暗道:看来这小姑娘,真是对修灵世界一无所知啊。

  “我都说了,我昨日才领悟嘛。”

  看着小妹有些恼怒样子,大叔忽觉得她挺可爱的,拥有万年灵体,却对修灵世界萌然不知其理。

  “那大叔送你一本。”

  “我不要,我从不收男人的礼物,不如你直接给我钱吧。”卓小妹说着,忽然想到了,子夜在春海城中运回的金沙,便起身走入堂屋内。

  屋内的陈设,和那个熟悉的世界一样破落,只是屋内却没了她父母的气息。

  卓小妹缓步走到南墙窗下,那里有一台老式缝纫机,记忆里自己八岁时,便跟着母亲学习做衣挣学费了……

  北墙下是父母的床榻,一张雕着鸳鸯纹饰的木柜床,那是母亲的嫁妆。

  大叔走到小妹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妹肩头微颤了一下说“大叔帮我打开床柜,看看里面有无金沙。”

  “你的灵能探不到吗。”大叔有些不解的看着小妹,心想:这方圆百里的戾气,你应该都能感受到啊。

  “我想用凡人的眼睛看”也不知为何,那个让她受了二十多年苦的世界,一旦确定了离开,心中还是会有留恋。

  大叔弯着腰柜门刚拉出一半,一股浓浓的黑烟便从内冒了出来。

  黑烟飘在屋内并没散开,似如墨水行于纸上般,在空中做着各种变幻。

  瞧着黑烟的变幻,大叔想到修仙录中所说:乌瘴之气修的千年便可成魔,便提醒小妹“小心!乌烟化魔了!”

  小妹释出一道灵气,打在乌烟身上,灵气穿过乌烟,它便如一颗颗黑珍珠般掉落在地。

  大叔左右躲闪着黑珍珠,一个踉跄不小心摔趴在地。

  黑珍珠泛着淡淡的光芒,于屋内游散开来,一时间,墙上、梁上、屋顶上,整间屋内闪着淡淡的光芒。

  这泛着光芒的黑珍珠如墨玉幻彩般,初看着有些绚丽,但很快便会给人一种深深的摄魄感。

  此刻,卓小妹看着满堂的黑彩,一时间竟忘记了发功。

  就在她看的即将入神之时,忽听得趴在地上的大叔,大吼着“小姑娘!闭眼!”

  一声惊醒,卓小妹赶紧收复心神,而这时,无数个黑彩珍珠涌动着,将趴在地上的大叔淹没了。

  大叔趴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嚎叫。

  卓小妹急忙推出灵光,打散大叔身上的珍珠。

  珍珠散开,此时的大叔,整个人身后一片狼狈,秃了后脑勺,从后背到脚后跟皆是衣不遮体,皮肤上密集的黑色印记,让人看了心生恶心。

  卓小妹看着大叔翻身站起,还没来得及恶心,便又看到,前一秒泛着光芒的黑珍珠,此刻已然幻成了无数个黑色蟑螂。

  密密麻麻下,黑蟑螂如潮水般在屋内涌动着。

  压迫、恶心,卓小妹发出一声撕破喉咙般的惊吼,音波中竟泛着黄色的光芒。

  一瞬间音波所至,如地震般,整个堂屋在大地上颤抖着……

  大叔顿时感觉,好似有人拿着一把唢呐,堵住了他的耳朵,在吹奏着高亢的音乐,一阵长鸣过后,整个世界都寂静了……

  “大叔!你没事吧!”

  大叔摆了摆手,又指着地上一颗墨色的珍珠。

  小妹蹲下身来,拿着这颗乌黑无光的珍珠看了看,忽感到它体内竟还有一丝灵气,便用灵能探寻,却发觉这珍珠体内,似乎有一股幽深的力量。

  奇怪的是,这股力量有些飘忽不定,忽而发出浓郁的灵气,忽而又有些像是魔戾之气。

  卓小妹将珍珠递给大叔,于他说了心中疑惑。

  大叔这时已渐渐回复了听觉,接着小妹递过的珍珠,捏在手中摆弄着一会,说道“看不太出来,好像是黑海的玩意。”

  “谁让你看珍珠了,问你珍珠体内的灵气为何有魔戾之气。”小妹一把抓过了珍珠,不在于大叔把玩。

  “哎呀,将才耳朵被你那音波功震聋了,实没听见你的问话。”

  “那你现在听见了没。”卓小妹说着,又把珍珠递给了大叔。

  大叔拿着珍珠仔细端详,忽然说道“这上面有字。”

  卓小妹拿过珍珠仔细瞧着,上面确有镌刻着一行小字,只是字体太过小巧,实在认不出具体笔画。

  “看着好像不似我们的文字。”卓小妹锁着眉头说。

  “要不上网搜搜看,我也认不出字形。”

  “都认不出字形如何搜?”卓小妹看着大叔,眼神里似乎在说:你是不是傻。

  “你不会拍照搜索吗。”大叔的眼神里似乎也写着:你是不是傻。

  卓小妹呀了一声,说着对对对!便掏出手机拍照。

  照片放大后,依然看不懂,好像字体是倒刻的。

  于是便上网搜索,却只搜到了几十张古书拓本的图片。

  卓小妹看着搜出的拓本,忽然想到了刻章,便转头对大叔说“大叔!你去锅房帮我弄点锅底灰呗。”

  “你想干嘛呢?”大叔一脸不解的看着小妹。

  “我看这字体像是刻章字,我们把它拓下来看看。”

  大叔走到锅房,摸了一把锅底灰,走回堂屋内,伸出一张黑手问道“够不够?”

  “够啦够啦,大叔把灰抹到珍珠上吧。”

  卓小妹捏着珍珠,看着大叔抹匀了黑灰,低头浅笑着说道“大叔!还得麻烦借你的脸用一下。”

  大叔却没有迟疑,爽快的说道“左脸还是右脸。”

  “哈哈!都可以啦!”

  捏着珍珠,轻轻按在大叔脸上时,卓小妹的心跳忽然加快了许多。

  黑灰在大叔脸上拓出的字迹,隐隐的只能看出轮廓,卓小妹便又拿出手机拍出照片。

  大叔看着放大后的图片,读出了上面的文字“乙亥墨龙谷-更子魔灵出_大罗神灵_清风狂客镌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