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小妹修仙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开天大罗

小妹修仙录 懒虫老六 3306 2019.12.06 07:39

  飞行符一路往西飞,经过高耸入云的莫攀山和连绵不绝的大小秦武山山脉,在往西便是墨龙谷了。

  云空上,小妹感觉到越是往西云下的魔戾之气越稀薄,而等到快要接近墨龙谷时,竟完全感受不到戾气了。

  就在小妹还在思索着,神州西地的魔戾为何如此淡薄时,酒酒拍着她的肩膀,指着云下一片乌黑葱郁的峡谷大声说道“小妹!下面就是墨龙谷了!”

  墨龙山绵绵不绝几千里,西起黄沙地,陡峭险峻,东接秦武山,低矮平缓,一种独有的乌松遍布墨龙山南部山脉。

  几千里山脉,到了南部尽头,竟鬼使神差的于山身中,凹下去了几百公里,蜿蜒曲折的凹谷内乌松遍地。

  每当春秋阴雨天时,雾气撩绕着乌松,站在山顶往下看,便好似一幅水墨画中的黑龙卧在谷中。

  云搭台,雾伴舞,千里水墨卧龙图。

  大诗人项云天,游历在西地时,用了十三个字便写出了墨龙山的景色,从此也给这段其貌乌黑的山谷,定了一个名字。

  谷中的环境却没有空中俯瞰时那般美好,湿气很重,而且有一股说不出的浓浓味道,酒酒笑着说小妹这是醉氧了。

  谷内一直往南,无法飞行,谷内两旁的乌松越发的粗壮,很多地方竟遮蔽了阳光。

  小妹跟着酒酒一直步行,至南谷尽头时,忽然间便豁然开明了,有一片清澈如镜的溪水池。

  随有灵气护体,但在这一路湿气的温存下,此时小妹还是感到满身的潮湿。

  看着清如镜面的池水,小妹问酒酒“要不要洗一下?”

  酒酒愣了一秒,却又笑说“你不怕被看光光吗?”

  “洗把脸而已。”小妹说着便蹲下身子,正欲抄起水,便看到池里一条黑物游过,惊得赶紧站了起来。

  此时酒酒却是一脸坏笑的说“怎么啦!你不洗了么?那我可要下去啦。”

  小妹疑看着酒酒,以为她要脱光下池,正要告诉她池内有异物,便看到酒酒一个鲤鱼跳越入了池中。

  眼看着酒酒全衣入池,却没有激起一丝声响、飞出一滴水花,小妹不禁的有些吃惊,心道:这小姑娘有这么强的灵力吗?

  而这时,站在池底的酒酒,挥着手对小妹喊着“快下来吧!没有池水啦!”

  听着酒酒的话语,小妹赶紧蹲下身子用手抄着池边,果然空无一物,心内惊思着:真是奇怪,呵!难道是全息投影?

  跃入池中后,小妹忽然感到浑身轻松了不少,说不出的松弛感。

  有一股让人沉醉的灵气,好似在抚摸着每一个细胞般的清爽。

  酒酒看着小妹面色微红,好像左右脸上各写着一个字-舒-服-便忍不住的笑问“怎么样啊,爽吗!”

  小妹迟了几秒,没想到这酒酒会口出如此粗语,脸上的微红,顿时有多了几分。

  “这里就是大罗清风的修灵府了。”酒酒收起了笑容,轻轻的说道。

  小妹却是一脸疑惑,这池子方圆有几百米大小,深度大约十几米,池底平平如也,生长着一层苔藓。

  环顾一周除了池边长满了乌松,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野木花草外,却如何也看不出这是一个府邸,甚至都没发现,周边有一个生灵跃动。

  看着小妹一脸疑色,酒酒微笑着说道“我来给你变个魔法,而且不用灵力哦!”

  卓小妹依然是疑惑在心,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着,看着酒酒如何装秀。

  “天灵灵,地灵灵,魔鬼撒旦靠边站,大罗神灵清风哥哥急急如律令,开!”

  噗嗤!卓小妹万没想到,酒酒竟然真的没用灵能,而是跳起了大神。

  就在小妹笑着,刚要给酒酒鼓掌时,发觉池中的地面微微的在颤动,小妹心头微跳:地震?可为何山谷不动呢?

  只有池内的地面在颤动,此时一阵黑影压在了头顶,小妹抬头一看不禁的心中扑跳,一大片黑云压在头顶,黑云覆盖着池子越来越低,此时看着酒酒她却是一脸的轻松状。

  小妹心想:什么情况?幻觉还是灵能?我感觉不到有丝毫灵气啊?

  就在小妹紧张思考时,头顶的黑云已经快要压到池内了,这时小妹不在多想,极速推出一道金光打向黑云,金光却如棉花打在水面般柔弱无力。

  小妹不由的惊奇万分,心道:即便这黑云不是魔戾,我的灵能也不应该如此清薄无力吧?

  黑云不容小妹思量,这时极速向池内压来,整个池子顿时漆黑一片。

  “啊!!!!”小妹闭着双眼大声惊叫,惊喊中灵气外发,好似有几万缕阳光从池内散出,只瞬间便被黑云覆灭,

  黑云一压到底,小妹惊恐的睁开双眼,却发现池中满满的都是清灵之气,云雾缭绕沁人心脾的感觉,比刚下池时那种轻松感更加强烈。

  “什么情况?”小妹轻轻的咽着口水,看着酒酒却是闭着眼睛双手拨弄着灵雾,一脸无比沉醉的表情。

  “什么情况?”小妹在次问。

  酒酒细细的眯着眼,身形似乎在轻颤着,双手依然在撩拨着雾气微声说道:“让我先享受一会……”

  这时,一个明亮的声音传来“你这个小娃!为何又来打扰我清修?”

  听得声音好似天外飞来,小妹竟找不到源头,却看到酒酒此时一脸兴奋的表情,低头对着灵气说道“清风哥哥!我想你啦!”

  听得酒酒那嗲如幼童的声音,小妹浑身不禁一阵抖动。

  灵雾此时听得酒酒的酥音,好似也如小妹一般,雾气竟然滚出了一阵波浪。

  “你个小娃,我乃开天大罗,可以做你天祖父了,不许再叫我哥哥。”

  小妹听得灵气竟说自己是开天大罗,不由想着:那不是盘古大仙了吗?又想到珍珠上镌刻的名讳,忽觉得有一丝好笑,还真是个狂客啊。

  “好啦!我知道啦!清风哥哥!”酒酒回着清风客。

  听着酒酒的嗲声,看着她那一脸幸福而又沉醉的表情,双手摆动着扭着腰身,在灵雾中跳着舞蹈。

  小妹已然明白了,为何她要如此精心装扮的来见这位大罗狂客了。

  或是被酒酒的舞姿撩拨到了,灵气忽然开始翻腾起来,慢慢的往中央聚集,最后竟幻成了一根通天立柱。

  酒酒停下舞蹈,走上前去面庞贴着立柱,轻轻的抚摸着说“清风哥哥!几十年不见,你的灵气更足了呢!”

  “住手!莫挨老子!你这个小娃,哇啊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哈哈!”小妹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清风大罗听得小妹的笑声,语气忽然有些愤怒说道“你为何发笑?”

  小妹心中一想不好:这清风大罗却有大能,只是看起来好似隐居深山的清修道人一般,我是来求他救大叔的,不能惹恼他。

  思索片刻,又看了看此时依靠在灵柱上的酒酒,小妹一脸严肃的说“我没有笑您!开天大灵!天祖仙人!我在笑酒酒呢。”

  听得小妹如此说,灵柱竟幻成了一个留着白须的少年,他清了一声嗓子,捻须踱步的说道“噢,你也觉得这小娃不可理喻吧。”

  小妹一看他吃了油,便又赶紧说道“嗯!她实在是不该把爱慕之心如此表达出来。”

  酒酒本想发怒,转念一想,又觉得小妹说出了自己的心意,便就只白了小妹一眼。

  而此时的清风大罗,听得小妹之语,也很受用,于是便说“我乃开天大罗,爱慕我者何止万千,这小娃却总是扰我清修,真是气煞我也。”

  小妹附和着清风大罗,心中却思语着:这清风大罗,随拥有无上灵能,心智竟还如此纯真。

  表面装出一副老成模样,化成一个俊秀少年,偏又留得一缕胡须,既要俊俏的外形,又想人知他法力无穷。

  哈哈!真是个矛盾的完美主义者啊。

  听得小妹一直在附和清风大罗,酒酒忍不住的问小妹“你什么意思嘛?我爱慕清风哥哥与你何干?”

  小妹一时无言,只是看着酒酒,眼神中满是歉意。

  而这时,清风少年却对酒酒严肃的说道“你这小娃,莫要质疑她,我喜欢这个小姑娘。”

  听得清风哥哥如此说,这下酒酒便炸了锅了,她一口气对着清风大罗,竟说了近一小时,还未有停歇的意思。

  从一千年前,她被清风客所救说起,一直到后来清风大罗教了她一些灵法……总之是个千年单相恋的故事吧。

  小妹听得唯一有用的信息是,千年前酒酒贪玩,误入腌臜之地被魔灵附身,后被清风大罗救,自那以后便无法御符了,这也是她为何要挟小妹带她一起来见大罗的原因。

  酒酒一直说着说着,竟然呜呜的哭了……

  小妹也不知如何安慰酒酒,而此时,那清风大罗竟偷偷的用灵能对小妹说“小姑娘,你想办法帮我把她弄走,我可以给你一颗清灵丹。”

  小妹也不知这清灵丹是何物,她是来求这位大罗解救大叔的,便对清风客说“大罗仙祖!我不要清灵丹,我想让你帮我救人。”

  清风大罗有些许吃惊,心道:这小姑娘不会是个雏灵者吧?连我的清灵丹都不要?于是微怒着说道“我的清灵丹乃是用上古神灵之气炼化而成,岂是那些无能长老们可比拟的。”

  听得这清风狂客,竟说大灵长老们是无能之灵,小妹不禁觉得,他还真是人如其名啊,心中却又思量着说道“我的大叔误穿了魔灵嫁衣,我想求大罗仙祖您能帮他脱掉!”

  听着小妹如此说,清风大罗不以为然说道“哦!魔灵嫁衣啊,清灵丹一刻钟便可将魔灵之气化解掉。”

  啊!小妹听得清风客如此说,心内一阵激动,用着无比动情的语气感恩了大罗之后,接过清灵丹,而后直接用定身符将酒酒按在了飞行符上。

  看得小妹直接对酒酒下咒,清风大罗的眼中竟闪出了一丝光亮,对着小妹竖起了拇指。

  墨龙谷内,清风大罗看着小妹酒酒远飞而去,不禁自语着:哎呦!还好这姑娘没叫我出谷封印魔戾啊!便伸了个懒腰躺了下去,几秒钟内,池中便升起了一股清烟,清烟散去,池内一汪清清如镜,倒影着谷中的乌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