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地球异常之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5章 失败

地球异常之门 都市白丁 2181 2020.10.18 13:03

  在临时露营地内。

  有了电网防护,特斯拉和克洛伊心安了许多。

  可正因如此,精神松懈的克洛伊,反倒变得浑浑噩噩,醒过来的时间越发变少。

  甚至她产生幻觉的情况,却变得越来越多。

  随着时间的流逝,因为范立三人迟迟未归,导致露营地内的气氛,变得极其压抑起来。

  此时不要说时好时坏的克洛伊,甚至就连对范立最有信心的特斯拉,内心也都动摇了。

  特斯拉盯着昏迷中的克洛伊,“克洛伊,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见,但是,你把自己弄成了这样,这是极其自私的。”

  他叹了口气,坐在克洛伊的毯子边,“有些话我说不出口,我知道我们相互鄙夷,而又彼此合作。

  “尤其是,我无法忍受喷香水和戴首饰的女人,但是我在你面前,没有表现这些。”

  特斯拉神情很落寞,“因为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相对于那些道貌岸然的资本家,你是我唯一的投资人了。

  “有时候我很嫉妒你,不是嫉妒你对自然科学的无知,而是嫉妒你的内在和敢做敢当,你的超脱和自我;

  “安眠吧我的朋友,你将是我最特别的朋友。”

  克洛伊微弱的声音,“我想继续装着听不见,可你却在咒我死,我迷失自己,所以才会倾尽所有投资你这个项目。”

  特斯拉惊喜,“呃,这不是我的本意。”

  克洛伊幽幽,“没关系,我知道自己很糟糕……”

  “嗷呜……”

  忽然,一阵奇怪的嗥叫声让她蹙额,“野人又回来了?”

  特斯拉愣了下,随即一下子站起。

  他拔枪时冲出,“看看就知道了。”

  特斯拉将大帐篷敞开,以方便自己、还有克洛伊观看。

  在他想来,这是克洛伊消遣的节目。

  随后,特斯拉拿来个简陋而硕大的控制器,上调了电流强度,“猿人还真是一种固执的品种。”

  克洛伊看着黑漆漆的丛林,“别告诉我,你这次还不行。”

  特斯拉尴尬,“会成功的,因为失败就意味着没命。”

  克洛伊急眼,“你在赌我的命?”

  特斯拉一咬牙,重重地合上了开关,“咔吧”。

  这段时间他没有闲着,居然将简陋的电极棒,以及电源控制器开关合二为一了。

  通了电流后,露营地四周依旧静悄悄的,并没有一丝异动。

  难道这一次又失败了。

  借着篝火的火光,他们已经看到了野人的踪影,影影绰绰的,数量显得惊人。

  其中,有一个冲在最前面的猿人,率先触碰到了防护电线。

  这些电线坚韧而错落,不易觉察,但是表面却没有绝缘体。

  特斯拉和克洛伊的心,一下子来到了嗓子眼。

  成败在此一举,若是失败,他们就将被猿人们撕碎,成为猿人的食物。

  “刺啦……”

  “哇呜……”

  好在,这次没有令他们失望,当猿人触碰到裸线时,终于品尝到了,来自于科技力量——电流的打击。

  随后,不断有猿人触电、惨叫,并且倒下抽搐。

  丛林里的猿人们惨叫连连,声音都变了调。

  于是,不了解科学现象的猿人们,对电流这种凭空冒火花的神秘事物,顿时产生了未知的恐怖。

  就在猿人们犹豫的当儿,特斯拉助攻一次,开枪击杀了一个猿人,使得猿人们终于下决心退去。

  特斯拉见猿人真的潮水般退去,一脸的兴奋,“希望他们能吸取教训。”

  克洛伊也露出了笑脸,“特斯拉,你好样的。”

  特斯拉严肃,“我知道,可在救人方面,我就无能为力了,对不起。”

  克洛伊已经坦然了,“不是你的问题,尽管我不想死,但还是希望,范立他们能带来好消息。”

  ……她所期待的范立三人,此时的状况比她都要糟糕。

  在巢脾的深处。

  范立三人被贷季女召唤来的大家伙们,追得上天入地,像个无头苍蝇一般,在巢脾被四处乱闯。

  最后,他们不得不躲进一处没有退路的夹缝里。

  范立做出禁声动作,“别动,我想它们应该看不见我们。”

  麦子文苦笑摇头,“但是,那个贷季女可以看见我们。”

  汉娜无奈,“我们被困死在这里了。”

  麦子文点燃了马灯,想要照照这里还有没有出路。

  汉娜在摸索背后坚实的巢框。

  范立则是眯起了双眼,“我们必须在这迷宫里,找到一个逃生的出口。”

  麦子文看出来,这里简直就是绝路,“我们该怎么办?”

  只是此时,贷季女的身影,幽灵一般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一命偿一命。”

  她显得非常冷酷,高高在上的冷傲。

  范立拔出枪,走了出去,“你们退后。”

  他一把抢过麦子文手中的灯,看着渐渐逼近的贷季女,以及她所带来的,在大家头顶乱舞的大家伙们,用力扔出了马灯。

  灯碎时,火焰迅速点燃了巢框,这种类似于蜡的物质,碰火即燃,大火轰然而起。

  很快的,他们身后原本的死路,因为巢框被烧了个大洞,露出了一个敞亮的通道。

  同时,也有无数的巨蜂,在大火中丧生。

  贷季女呆若木鸡,怔怔地望着、根本无法挽救的大火。

  麦子文眼睛一亮,“在那儿,快走。”

  汉娜也看到了那个破洞,紧跟麦子文身后往外跑。

  范立不忍心贷季女被烧死,冲过去拉住她,“贷季女,巨穴毁了,你跟我们去找你的母亲。”

  但是,贷季女却猛地推开他,缓缓后退。

  汉娜惊叫,“贷季女,快跟我们回家,这样你会死的。”

  贷季女执迷不悟地退向深处,“这里就是我的家。”

  范立被大火逼得不得不往外退。

  贷季女依旧毫不迟疑地退进巢脾深处。

  汉娜眼见大家相隔一道大火天堑,眼睛都红了,“贷季女……危险!”

  麦子文拉走汉娜,“她死了,我们快走。”

  贷季女的身影在大火中,显得是那么的虚幻扭曲,一如她扭曲的人格和内心的认知。

  范立三人都知道,他们已经尽力了。

  站在人格化的思维离场上,他们为了逃生杀巨型生物并没有错,人类和昆虫的视觉本就不同。

  这是逻辑命题,并非是道德命题。

  范立在临转身离去前,隐约看到,贷季女眉心那个昆虫烙印,似乎化作了一缕青烟,消失不见。

  等他们好不容易才逃出火海,回首望向熊熊火山时,汉娜懊恼,“我们最终还是失败了。”

  她的情绪显得沮丧。

  克洛伊需要的王乳没弄到,甚至就连贷季的女儿也没能救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