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凡人:我有一卷御灵图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 道心坚定墨玉郎 (求票)

  半月后,一道白光划破天际而来。

  距离越国建州边界不远的天星宗坊市,墨渊已是第二次出现在这里。

  他依旧是黑色斗篷,黑色兜帽,黑色面巾,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唯一不同的是,在黑袍之下,他的腰带上多了一个银丝莲花香囊,让他身上始终缠绕着淡淡的香味。

  上一次,墨渊在坊市一个名为王子陵的风行子带领下,寻到一间秘店,参加了秘店拍卖会。

  这一次,墨渊再次来这里,是为了收集一些材料。

  落婴遗迹开启之日还有半年多时间,这段时间里,墨渊需要收集齐修练化血魔焰需要的材料,做好前期准备。

  母亲有一句话对此概括的很好——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主要材料融火玉墨渊已经寻到,接下来,还需要买一些辅助材料。好在这些辅助材料都不算珍贵,便是寻常坊市,运气好些也能筹齐。

  大步走进坊市,墨渊照例先进入一个酒楼,点上一壶灵酒,点上一盘用搬山兽脑袋上的肉做成的下酒菜,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边吃边喝,边听酒楼内修士的闲聊。

  这种公共场合下的闲聊,不会涉及什么隐秘之事,说的都是些修仙界寻常见闻。

  修士比之凡人,寿命更加悠长,日常的修炼是这悠长岁月里的主流,

  但修仙界并非人人都是苦修之士,某些时候,修士其实和世俗凡人,也差不了多少。喝喝酒,聊聊天,仍旧是绝大多数正常修士都会有的需求。

  母亲对这种人与人之间的正常交流,称为“社交”。母亲在世时,非常支持他多些社交,不要做待在宅院里的男人。

  ……

  “张师兄,听说最近落云山脉那边出了个血魔,行事非常猖狂,这事是真的吗?”

  墨渊还没喝完一杯酒,酒楼内就进来几位身穿白衣之人,这些都是天星宗的修士。

  听着这些人的对话,墨渊不由竖起了耳朵。

  “不错,门内本还打算安排我们这些炼气期弟子前往落云山脉历练的,但因为血魔之事,都暂且延后了。”

  “这血魔这般厉害,难道就连宗门都奈何他不得?”有人诧异问道。

  “呵呵,那倒不是,前些日子的落云拍卖会,听说血魔也出现了,就在拍卖会结束后没多久,在落云城千里之外,就有一位神兵宗的筑基修士被血魔给杀了。

  “因为这事,神兵宗坐镇落云城的那位结丹前辈大怒,正让神兵门的人四处寻找血魔下落呢!

  “最近落云山脉那里有些乱,宗门不让我们前往,也是为保护我们,毕竟那血魔杀人不眨眼,吸血成性,又是筑基修士,我们若是遇上,难保不为其所害。”

  “原来是这样。”其余弟子纷纷点头,大为赞同宗门这个英明的决定。

  墨渊在旁安静听着,喝着小酒吃着肉,默不作声,在听到血魔杀人不眨眼时,才不由眨了眨眼。

  “明明是他们想杀我的!哼,谣传不可信!

  “不过还好我离开了那边,虽然应该没人知道我的身份,但被一位结丹修士惦记上,总归是不太好的。”墨渊一边喝酒,一边在心底嘀咕,同时不免为自己的英明决定感到有些小得意。

  同时也不忘在内心感叹,自己还真是和结丹修士挺有缘的。炼气期时招惹了一位,现在筑基还没几年,就又招惹了一位,看来以后行事,还得更加谨慎小心才行。

  “对了,师兄,半年后落婴遗迹开启,你要去吗?我听说这次的落云拍卖会上出现了一条用养魂木制作的项链,我听说那便是在遗迹里得到的呢!”

  “……”

  听着这些人的闲谈,墨渊端起酒杯,视线移向窗外。

  不多久,外面街道上忽地走来两人,一个是中年人,墨渊还认识,正是上一次带墨渊前往秘店的风行子王子陵。

  另一个人打扮和墨渊相似,被黑色斗篷笼罩着,不过没有墨渊这般裹得严实,从墨渊这个角度,也能依稀看见一个下巴,肤色略黑。

  忽略王子陵,墨渊目光在那个斗篷人身上多瞅了几眼。

  似乎有点熟悉。

  目光跟着那人移了一段距离,直到看不见了,才收回视线。

  吃饱喝足,墨渊丢下灵石,拍了拍肚子,悠哉悠哉地走出酒楼。

  “月亮花的香!”酒楼内,随着墨渊离开酒楼,方才那几位天星宗的弟子中,突然有一位出声道。

  “不对,似乎是兰灵花的幽香。”

  “不对不对,是青叶荷的清香!”

  “那一定是位容貌绝丽的仙子!方才我看见她的手了,宛若美玉雕琢而成,我甚至都不知该怎么去形容。”一位弟子眼神迷离地说道。

  “你们没搞错吧?居然觉得香?我怎么闻着感觉那么恶心?那人一定是个容貌丑陋的女修!”

  这话一落,同桌几人顿时对这人怒目而视,让得此人呐呐不敢言语。

  墨渊离开了,但几人关于他的争论,却才刚刚开始。

  ……

  “东西都收集齐了,是现在离开,还是去秘店看看?”站在坊市的十字路口,看着左右不同方向的道路,墨渊有些犹豫。

  “算了,左右也无事,去秘店看看也好,说不定能遇上什么好东西,还可看看是否有人知道其他天地灵焰的下落。”

  落婴遗迹里虽然传闻有鬼灵火出现过,但不能只将希望寄托在那里,最好还能有几个备用选项。

  有了想法,墨渊不再犹豫,当即转身往右,往秘店方向而去。

  方才他已经在买材料的那个店铺里询问过那个店老板,知道秘店今日会有拍卖会举行。

  一番七拐八绕,路上遇到几个和墨渊打扮差不多的人,谁也没有多瞧谁一眼。

  坊市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贸然地盯着陌生修士打量,是很不礼貌,很不友好,也很不理智的行为。

  毕竟,谁也不确定对方对自己,是否有恶意。

  墨渊先前在酒楼敢那般肆无忌惮地盯着那斗篷人看,也是因为有酒楼阵法隔绝,确保他的视线不会被那人感知到,才敢那么做的。

  最终,墨渊站在一个孤零零的小破屋前,对着木门有节奏的敲击几下,木门打开,走出一个三十许岁的妇人。

  墨渊取出上次离开时得到的信物,妇人一看,脸上当即露出笑容。

  这种信物,只有已经来过一次的筑基修士才能得倒。

  “前辈请,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墨渊冷漠地点了点头,没有作声。

  妇人打开一个前往地下的通道,主动在前边带路,屁股扭得像在风中摇曳的柳枝一般。

  墨渊只盯着打量了几眼,便正人君子地移开了目光,不再多瞧。

  别说这三十许岁的妇人,便是掩月宗的娇艳小娘,结丹修士,也休想动摇他的道心!

  ……

  ……

  PS:2023年的一月就这么结束了,二月姗姗而来,贺知章说“二月春风似剪刀”,虽然彼二月非此二月,但还是希望在2023年的二月里,还未吹来的春风,能将小说的成绩吹得像柳树细叶那样漂亮。

  20230201,在社会这个大海里,努力!!奋斗!!

  (祝大家都和星爷一样帅,俺也一样!)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