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圣魔大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大获全胜

圣魔大帝 塞外老魔 5840 2003.05.09 14:57

    第二十八章 大获全胜

  比武场上

  “砰!”紫光飞溅。杜雷全力施为,总算接住了我的强横剑气,但仍被震得向后退了开去,直退到场地的边缘才勉强稳住身形,嘴角溢出了鲜血,显然受了不轻的内伤。

  “怎么可能,你……你竟然……你……你不是魔法师吗?怎么可能——”杜雷喘息着,一脸惊愕地说道。不只是他,竞技场内几乎每一个人都是一脸惊愕。

  虽然懂些武技的魔法师并不是很少,但是能将两样都练到如此程度的人却不多,即使在神族或魔族中也极为少见,在人族中更是凤毛麟角。

  “呵,很奇怪吗?”我似笑非笑地说道,“忘了告诉你,其实我最精通的并非魔法,而是剑术!”我左手扯住法袍的右领向上一挥,整件法袍立即飘落在地上,露出了藏在下面那套蓝白相间的剑士服。

  这是我首次以剑士的装束在大多数人面前亮相,自然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俊俏而略带稚气的脸庞,银色的长发,配上一身笔挺威武的剑士服,不自觉地散发出一股慑人的气势。而那时常挂在脸上的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更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与平时那个看似文弱斯文的“魔法师星羽”截然不同,使人越发难以捉摸,难以猜透。

  杜雷似乎被我的气势所镇住,过了好久才逐渐恢复平静,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大笑着对我说道:“哈哈哈!虽然你有这样的实力,但现在才使出恐怕为时已晚了吧。”他指了指我还在流着血的左臂,“只要我能坚持住一刻钟的功夫,你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头晕目眩的,到了那时——哼哼,我是不会允许比自己强的敌人留在世上的!”

  其他人似乎也注意到了我的伤势,有的为我担心,有的为我可惜,更有一些贵族为了讨好马丁家而大声叫骂起来——

  “杀死他!”

  “杀死那个可恶的贱民!”

  “马丁大人必胜!”

  “贱民不配成为贵族!”

  对这些只会趋炎附势,见风使舵的贵族们,我没有一丝的好感,似乎对于他们的存在我都没有一丝的感觉,他们的叫骂如同耳旁风一样,无法对我造成任何影响。

  我冷笑一声,左臂上白光一闪,两处伤口立即开始愈合,不到五秒钟便消失不见,使得杜雷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

  由于我的圣魔真气运行速度比其它任何一种真气都要快上许多,所以在施展其承受范围内的光系或暗系魔法时比任何人都要快!

  “什么?治愈之光?”杜雷的笑容僵住了,看台上那些叫骂着的贵族公子哥们更是张大了嘴,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即使是主教也无法将光系魔法施展得如此得心应手!

  看台上

  “公主,您怎么了?”莱克小心地问道。

  “在他施展‘治愈之光’时,我好像从他的身上捕捉到了一丝‘光’的气息!”雅莉丝凝重地说道。

  “在人族中修习光系魔法的人不是都有这种气息吗?”

  “不!普通的人族要经过修炼才能具有这种气息,但是他与别人不同。他那种气息似乎与我们神族一样,是与生俱来的!”雅莉丝继续说道。

  “这怎么可能?!”黄惊讶道,“我族由于数量稀少,所以每一个族人的资料都在族中有着明确的记载,不可能有未知的神族存在的!”

  “嗯……我也是仅在一瞬间捕捉到的,可能是我过太敏感了吧。”雅莉丝有些自嘲地说道,似乎连她自己也无法确定了,“不过,要好好注意他!”

  “是!”两人齐声答道。

  比武场上

  “我要出招了!”无视于杜雷的吃惊表情,我轻松地说道,将真气运至极限,体外的斗气瞬间暴增了五成,虽然我没有使用光与暗的力量,但这种几乎到了大剑师极限程度的“紫晶斗气”仍然有着无以伦比的威势!眨眼间便到了杜雷的身前,一出手便是九剑!剑路看似轻灵,却隐含着狠辣刚猛地后招。

  杜雷接接到第三招便就震得手臂酸麻,不得不改用双手同时握剑,但也仅接下了六招,最后的三招全部打在他的身上!强横的内劲将他震得连吐了三口鲜血!如果没有“元素之祝福”加护的话,他可能早就命丧当场了。

  我一个旋身踢出一脚,正中他的胸口,将他踢得倒飞出五六米才落地,紧接着又在地上滚了好几翻才停下,弄得他灰头土脸,大失颜面。

  “可恶的贱民,我是不会被你打败的,我要杀了你!呀啊啊啊啊——”杜雷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发狂般地大叫着,身上再次爆发出了深蓝色的斗气。也许是由于极度的愤怒激发了他的潜力,他的斗气不但没有因为受伤而减弱,而且比原来增强了好几成!

  “魔力解放!”只见杜雷举起破魔剑默念了几句咒语,那件“元素之祝福”立刻放出五颜六色的光彩,五种不可思议的庞大魔力如同山洪暴发一般从铠甲上宣泄而出,不断汇集到他的身上,剑上,发出“噼啪,噼啪”的声音!他的气势瞬间增强了几倍!仿佛四周的空气都为之凝结!

  “看我的最强奥意——地狱邪狼波!”他大吼一声,破魔剑向我疾指,上面所聚集的能量立即幻化成一道直径一米多长的冲击波,夹杂着五色的光彩向我激射而来!威力之强让我目瞪口呆,角度之准更令我避无可避!

  这种同时具有五大元素的超强剑技绝非只达到剑师层次的杜雷所能发出的,就算是我也不可能发出这样的招式。想不到“元素之祝福”竟然有此等神奇的功效!

  面对着如此强横的剑招,我除了硬接已别无他法,但我能够接得住吗?

  不只是我,几乎所有观看决斗的人都是一样的想法。露娜和拉碧丝等人更是紧张万分,心儿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看台上

  “哼哼,杜雷那笨蛋终于使出这招了。真是太好了!”卡迪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阴沉的微笑,更夹杂着三分得意,“伤人先伤己!他杀了星羽之后,也会因为力量反噬而丢掉半条性命的。哼!这种庞大的力量岂是他这种小丑配拥有的!也不想想我为什么将这种宝物借给他。本以为这次要白费心机的,没想到——嘿嘿,还是一举两得!”他心中的得意简直无法形容,丝毫未注意到自己的手指已经不自觉地插进了桌子里。

  比武场

  在无法使用暗武技的情况下,我只有用“逆转乾坤”来冒险一试了,我暗自催动起全身的真气,手中的长剑也跟着发出紫色的剑芒,足有六尺来长!

  “逆转乾坤!”我单手持剑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划了几道圆弧,动作潇洒浑圆,似梦似幻,变化无方。我身前的气流立即随着紫色的剑气高速运转起来,形成了一个直径三米多长的漩涡,附近的所有物质都被它吸了进去,然后再以更高的速度被发射出来!似乎连周围的时空都发生了扭曲,就像凭空出现的一个黑洞!

  “嗡……”“地狱邪狼波”击在漩涡上,发出了一串悠长的闷响,终于停在我的身前。随着“漩涡”的转动,“地狱邪狼波”也跟着高速旋转,形成一个五色的光球,颜色极为绚丽。

  但是,那冲击波并没有如预想那般被反射回去,它虽然已经停滞不前,但那股强猛的冲势仍然没有被完全化解,我这招以紫晶斗气发出的“逆转乾坤”竟然有随时会被他击破的可能!

  “好强的绝招!”我心里想到,“如果他也拥有和我对等实力的话,我可能早就死于此招之下了。不过,这是不可能的!”我瞬间提起了圣魔斗气,几乎是一发即收,甚至没有展现于体外,只是将其在几乎十分之一秒的时间内注入到“漩涡”中,又马上收了回来,几乎没有人感觉到它!

  但是,这十分之一秒的时间已经足够了,拥有极限频率的圣魔真气在瞬间将“逆转乾坤”的威力提升了好几倍,随着“气流”的旋转,夹杂在“地狱邪狼波”中的五种元素立即由于振荡频率不同而分离开来,形成五股颜色各异的冲击波,色彩绚烂之极,但各自的冲势却降低到原来的五分之一。

  冲势大减的“地狱邪狼波”再也架不住“逆转乾坤”的回旋之力而被完全反射至空中。

  “轰……”五道冲击波在空中再次相撞而迸射出红、绿、黄、蓝、紫五种颜色的流光,宛如一朵朵在空中绽开的花朵,就像放起了礼炮一样,但不同的是,连朗朗的日光也无法掩盖住它那绚丽的光彩。

  “怎么可能?!”杜雷吃惊地说着,“我借助神器发出的绝招竟然被你——可恶!”

  “呵呵,看来你已经黔驴技穷了!”我似笑非笑地说道,“该到我出手了,这次我要将你彻底击垮!”

  “哼!有‘元素之祝福’的护持,你是无法对我造成致命伤害的!”杜雷大声说道,但显然有些底气不足。

  “呵,那就试试看吧!”我默运真气,将紫晶斗气布满全身,准备发出最后一击……

  与此同时

  “啊?!那是什么?”

  “好厉害!竟然轻易将如此强大的冲击波反折出去,那到底是什么招式?”

  看台上的人纷纷议论着。

  “对了!好像是‘逆转乾坤’!超级剑圣撒卡的独门绝招!”

  “什么?!那这个星羽岂不是——”

  几个经验丰富的剑手认出了这招的来历,竟然开始猜测起我的身份。

  “真的是你吗,卡洛斯?”普雷斯特五世想道,虽然卡洛斯已经改了名字,但这位老人仍然能够确定自己的儿子便是那个被成为“人族第一强者”的超级剑圣撒卡。“这个年轻人是你叫他来帝都的吗?他到底是你的什么人?是你的徒弟,还是——”他的神色忽喜忽悲,又不时流露出掩饰不住的兴奋。

  而此时脸色变化最大的要数二王子卡迪了。本来以为能够一箭双雕的他竟然眼看着自己的计划落空,就如同即将爬到山顶时突然从上面掉下来一样,一颗心直落入谷底。

  “咔嚓!”虽然他极力掩饰自己的内心变化,但仍然将身前的桌子按塌,碎木散了一地。

  “二哥,你怎么了?”拉碧丝在一旁问道,眼中却闪过一丝嘲弄,更夹杂着一丝胜利的喜悦。

  “哦,没什么,只是一时失手罢了!”卡迪回复了往常的平静,“这桌子不怎么结实。”

  “是吗,我只是问问而已。”拉碧丝窃笑道。却没有看到卡迪眼中那一闪而逝的杀意。

  比武场上

  “看好!我要出招了!”我面无表情地说道。

  此时,我的身体已经滞留在四五米高的半空中,正单手持剑,剑尖遥指向杜雷,摆出一个诡异至极的剑式。

  满头银发随风飘扬,显出我的潇洒飘逸;冰冷的目光,表现出我身为一个剑士所具有的自信与威严;再加上我那不自觉所显现出的傲视群雄的气势,无不体现出我的高手风范!宛如一尊天神!

  我执剑轻舞,剑影纷飞之下,数百道紫色的剑气如斜风细雨一般向杜雷挥洒而至,宛如香风拂柳,又如夜雨延绵。“香风落叶飞花展,夜雨行空剑影寒”,正是卡洛斯的独门绝招――削香夜雨剑!

  杜雷不敢大意,疾挥破魔剑左挡右拦,出招异常严谨。但是超级剑圣所创的绝招又岂是他所能破解的?即使我也只能接下八十剑而已。虽然我只能发出九十几剑,但是仍将杜雷弄得手忙脚乱。

  “叮~叮~叮~叮!”两剑交击了四五十下,发出悦耳的声音。杜雷每接下一剑,便会被我剑招中的柔劲牵引得门户大开,但是当他试图以柔劲化解时,又会被我蕴含在柔劲中的刚猛力道震得手臂发麻,几乎无法握剑!

  最后,他只挡住了我的一半攻击,其余的几十剑全部刺在了他的身上。

  在我狂风骤雨般的攻击下,他胸口和左肩处的护甲被我击得粉碎!虽然我并无杀他之意,每剑入肉即收,但仍将他刺得鲜血飞溅!极度的疼痛使他神智尽失,陷入了半朦胧的状态。

  “当啷!”杜雷再也无法支持的住,破魔剑离手落地,他自己也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啊……”竞技场内再次响起一片惊呼。

  虽然许多人并不知道杜雷所穿的铠甲就是传说中的神器“元素之祝福”,但是它的超强防御能力却是有目共睹的。然而它竟然被我的剑招击碎,怎能不令他们大吃一惊!尤其是少数几个知道铠甲来历的人更是惊讶异常,纷纷露出无法置信的神色。

  但一些明白人却知道,任何铠甲都是有一定承受极限的,就连神器也不例外。一旦加在上面的攻击突破了那个极限,它就会随之破裂。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元素之祝福”是专门为抵御魔法而设计的,虽然它的物理防御能力也极佳,但比起那些专精于物理防御的神器仍然相差极远。这也是卡迪发现我会剑术而担心的主要原因!

  “杜雷重伤昏迷,星羽获胜!”裁判“上台”检查了杜雷的情况之后,大声宣布道。(其实应该说是“下台”,因为场地早就被我的“焦雷焚煌地狱”轰得凹了下去。)

  “星羽万岁!星羽万岁!”看台上的平民纷纷高喊道,甚至一些曾经为杜雷加油的贵族们也因为极度的兴奋而不自觉地跟着一起呐喊。

  我将长剑高举过头顶,缓缓环顾了一下四周,展现出不可一世的英雄气概,马上又引起众人的欢呼。

  露娜和莎莎等人欢天喜地地跑了过来,众星捧月般地将我迎了下去(拉碧丝由于身份特殊,不便如此),杜雷则被两个士兵用担架抬下去治疗。

  雪妮儿一直没有吭声,只是默默地跟在露娜的身后,随着我们一齐上了看台。

  “哈哈!真有你的,看来我们这些老骨头都该退役啦!”沙朗将军拍着我的肩膀,笑着说道。完全不顾卡迪与马丁两人的怨毒目光。

  “伯父谬赞了,小侄只是侥幸获胜而已。”我谦虚地说道。

  “对了,你为何不早些告诉我你就是剑圣撒卡的高足呢?”沙朗将军问道。

  “这……”我不禁有些迟疑,因为卡洛斯的事是不便向别人透露的。

  “什么侥幸?!都是我老人家教导有方!”约克及时“钻”了出来,打岔说道。(本以为这老家伙不会来呢)

  “什么?你还敢说,要不是我会一些剑术的话,只凭你教的那几招魔法我可能早就被大卸八块了!”我故作生气地说道,但心里却感激他帮我解了围。

  “呵呵,那只是意外,只是意外。”老家伙讪笑着说道。

  “星羽公子,国王陛下请你上前听封!”一个侍卫走了过来,恭声说道,“将军与院长两位大人也请一同前往吧。”

  “好。”我们各自应了一声,一同来到了主看台。

  ……

  “参见国王陛下!”我行了一礼,恭敬地说道。

  “免礼!”普雷斯特五世说道,“星羽,你年纪轻轻便具备如此的修为,真是难得的英才。本王对你的才能十分看重,现在朕就依照约定封你为子爵,官拜万夫长,并赐你城东府宅一栋!”

  “谢陛下恩典!”我虽然对爵位什么的没什么兴趣,但如果能够得到一座府宅的话,正好可以用来解决无法安置露娜和莎莎的问题。

  “父王!此事万万不可!”卡迪突然从一旁“冒”了出来,阴着脸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