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圣魔大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神秘杀手

圣魔大帝 塞外老魔 5179 2003.05.09 14:54

    

  他没有放出任何斗气,虽然速度很快,但也只是“很快”而已,而且从我们之间的距离来计算,任何有些实力的魔法师都是有足够的时间念咒语的,这不禁令我感到疑惑:剑士与魔法师对决的时候,都是尽量缩短双方的距离,在魔法师念完咒语之前快速冲到他们身前进行突袭的;如果距离过长,就只能放出斗气来抵御魔法攻击了。而他却没有放出丝毫的斗气,只是径直地冲了过来,更何况他所面对的是我这个无需念咒就能使出中级魔法的人,这无异于自寻死路!

  但鉴于他刚才所说的话,我也不敢过于托大,双手一挥,试探性的朝他放出两个雷球,他丝毫未加闪躲,只是用剑轻轻一挥,那两个雷球竟然被无声无息地分解了,重新离解成了雷元素消失在空气中。

  这是什么招式?就算强如希尔爷爷或神将雷奥斯那样的人,也是无法做到如此效果的,尤其还是在不使用斗气的情况下!难道他那把名曰“破魔”的剑真的能够破除一切魔法吗?我的内心完全被疑惑和惊异所代替。

  “小心!”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把我从思索中唤醒了过来,只见对手离我已不到三米远!真是好险,稍一走神就险些送了性命!看来在战斗中是不能有丝毫松懈的,不论你的敌人是谁!

  我连续放出了两道火焰墙,身体也跟着向后疾退了七八米!因为我知道,那两道火焰墙也只能稍微延缓一下他的速度而已,并不能将他挡住。其实我若拔剑的话,也能够将他击退的,但我所学的剑法大多是希尔爷爷所传授的暗黑武技,在众目睽睽下施展出来,无异于自报自己魔族的身份!

  这时我的两道火焰墙都已经被突破了,他继续向我冲了过来,速度比原来快了许多。但我也发现了破魔剑的弱点,那就是它只能将接触它的魔法分解,因为在火焰墙被突破的时候,只有接近一人多大的面积被分解掉。

  “这回看你怎么办!”我心里想道。双手平胸,连续放出了十几个火球,它们并没有直接向对手攻去,而是全部飞到了半空中,每个火球又分解成四个更小的火球,停在空中,将四周的空间全部围住。我意念一动,六十多个火球边从四面八方同时向他飞了过去。这一招是我从约克的“追踪式烈炎弹”上领悟到的,只是将烈炎弹换成了许多火球而已,虽然在威力上差了很多,但却有着“铺天盖地”的特点,就算他的剑再快也无法将其全部挡开。

  那个贵族也看到了这点,他大喝一声,深蓝色的斗气瞬间爆出体外!强度与我解开封印之前不相上下,许多火球刚一近身便被他的斗气护罩挡下了。但我这只是吸引他的注意而已,在他专心防御火球的时候,我发出了两玫烈炎弹,将其混杂在了他身后的火球中,无声无息的向他飞了过去。斗气虽然可以将火球挡住,却无法将烈炎弹的威力完全抵消,在穿透了他的护身斗气后,两玫烈炎弹同时击中了他的背部,虽然已被斗气抵消了大半的威力,但还是将他击出了好几米远!他吐了一口鲜血,趴在地上,而后背的衣服早就被烧没了,中弹处一片焦黑。

  就这样,一个中阶的剑师在没能发出一招的情况下就被我击败了,而且从头到尾我只使出了几个中级的魔法,看来魔法也是要讲究技巧的,并不是一些人所说的纯威力的较量。

  “男爵大人!”他的几个随从冲了上来,将他扶起,其中一个人说道:“快带大人回府疗伤!”

  我并没有阻止他们,我的目的只是教训一下这个贵族,出手很有分寸,顶多叫他在床上躺个十天半月而已。

  这时,那个贵族已经恢复了一些,在随从们的搀扶下走到了我的面前,恨恨地说道:“小子,告诉我你的名字,我杜雷·马丁是不会放过你的!”但显然底气不足,刚一说完,又吐了一口血。

  听了他的话,我不禁暗自好笑,两人打了这么久,竟然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让人知道了,不笑掉大牙才怪!

  “星羽·迪斯,魔法学部一年级的新生,想报仇的话,我随时奉陪!”我冷静地说道。

  “好!我们走着瞧!”撂下这句话,他便在随从们的搀扶下蹒跚着离开了。

  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我不由的感慨万千:嗐!想不到刚来帝都不几日,就得罪了两个贵族,看来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了!(其实我不只得罪了两个贵族,只是我还不知道而已。)

  “喂!你刚刚好厉害喔!连杜雷那家伙都被你打败了!”雪妮儿一改往日刁钻刻薄的态度,对我大声称赞着,“他可是王城的第一剑手呀,竟然连发招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你放倒了。原来你的魔法这么厉害呀!等哪天一定要教教我呀!”

  “不会吧。”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从这小妮子的口中竟然会说出这么多称赞别人的话来,而且那个被称赞的人还是我,使我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又有什么捉弄我的新方法了。不过倒是“第一剑手”那几个字吸引了我的注意,“什么?第一剑手?他的实力应该还没到这种程度吧?”也难怪我这么问,艾伦大陆是一个崇尚力量的世界,三大帝国都是以武立国的,而一个国家军事力量的强弱往往是用这个国家的军队里有几位圣骑士或有几位剑圣来衡量。若一个剑师都能当上第一剑手的话,那么克顿城的军事实力也太弱了点儿吧?若那样的话约翰王国应该早就灭亡了才对。

  “你说的没错。”拉碧丝接口说道:“他的剑法虽然很厉害,但还称不上是第一剑手。约翰王国虽然由于‘屠魔战争’的原因剑圣和圣骑士都少的可怜,但拥有大剑师及黄金骑士实力的人却是大有人在,光是克顿城就有好几个。但他们大都是在军方任职的老将,而杜雷的父亲马丁侯爵又是位高权重的宰相,谁也不愿意得罪他,所以他自称是王城第一剑手的事也就没有多少人过问了。不过凭他的实力在年青一辈中称为第一剑手却是可以的。”说到这里,她又大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我当然知道她是想起了我在斩杀雷兽时所使用的那一招剑法。

  “对了,拉碧丝小姐,我刚才好像听到他称呼你为公主……”

  “是……的。”听了我的话,拉碧丝沉默了一会儿,又向雪妮儿望了一眼,最后还是承认了,“我的全名是拉碧丝·约翰,是现任约翰王国皇帝普雷斯特五世的女儿,其实我宁愿自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说到这里,她又沉默了好一会儿,脸上有些哀伤和无奈。

  “看来作为一个王族也并非是无忧无虑的呀。”我心里想道,“可我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呢?”想起父母的血仇,和自己所肩负的重任,我不由得暗自叹息了一声。

  当拉碧丝还要说下去的时候,我突然打断了她,用诚恳的语气对她说道:“拉碧丝……公主,如果有些事你现在还不愿意说的话,就先不要说了,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做一些不愿意做的事情。”其实我也猜出一些了,作为一个公主,要不是因为有什么特殊原因的话,是绝对不可能独自一人去深山中找雷兽拼命的,原来约翰王族的内部并非像表面上看来那么和睦啊。

  “那……你们还会把我当成朋友吗?”拉碧丝低声问道,脸上充满了期盼。

  “当然了,我们一直不就是好朋友吗?你们说是不是?”我望向了露娜和雪妮儿。她们两人同时点头。

  她感激地望了我一眼,说了声“谢谢”便没有后文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星羽公子,以后你叫我拉碧丝就行了,不要总是公主公主的。”

  “好啊,那你也不要总公子公子的叫我,我也挺不习惯的。”我呵呵笑道,似乎刚才的紧张气氛被冲淡了好多。

  “好啦,你们就不要再客气啦。”露娜笑着说道,“雪妮儿,这个叫杜雷的人和那天袭击你的人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雪妮儿愤愤地说,“那天的那几个人就是他的父亲马丁侯爵派来的。我父亲沙朗伯爵是王国的第二军团长,是帝都内少数几个敢于反对马丁侯爵专权的人之一,他们父子因为惧怕我父亲手中所握的重兵,不敢明着动手,就想用劫持我的方法来逼我父亲交出兵权。幸好遇到了你们。”

  ……

  经过拉碧丝和雪妮儿的解说,我对目前约翰王国的形势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朝中主要分成了两个权力派系,一派是以二王子为首的,包括了第一军团和一些地方城主的势力,但二王子由于性情残忍而极不得民心,虽然很有才干却并不得普雷斯特五世的喜爱。另一派是以宰相马丁侯爵为首的,包括了第三军团和朝中的多数大臣,两派的总体实力相当,并未发生重大冲突,但小磨擦却是家常便饭。而最近马丁侯爵似乎意识到了名份的重要,极力想促成杜雷与公主的婚事,希望有朝一日自己的儿子能够以亲王的身份来继承大统,但却由于公主本人的反对而至今未果。也有一些只效忠国王的中立派,主要有第二军团长沙朗将军和少数几个文臣武将。这些人无疑成为两派都极力争取的对象,而无法为自己所用的,则要想方设法的铲除,于是便有了雪妮儿被袭击的事件。而最令我不解的,就是谁也未曾提到过那位大王子,似乎这个人从来就没存在过一样……

  告别了拉碧丝两女,由于天色已晚,露娜直接回了寝室,我则一个人去了图书馆……

  午夜,我走在回寝的路上(由于我早和看馆的老头儿混熟,所以对于我是没有闭馆时间的),正思考着今天看到的关于复合魔法的介绍(复合魔法,即两种不同元素的魔法同时使用,既可互相配合单独攻击,又可结合成为一个新的魔法,不论是威力还是命中率都比合成它的单元素魔法要强上很多,是一种究极技巧。它要求施法者对这两种元素无论是储存量还是控制能力都必须达到一个相当高的水平,这在理论上是级难实现的,所以即使在神魔两族中,练成这种技巧的人也是凤毛麟角。就连那本书上也没有记载具体的修炼方法),突然,脑中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我的直觉告诉我有危险正在向我接近。我连忙屏住呼吸,提起了全身的警觉。

  四周静得出奇,没有一丝的声响,似乎连树上的叶子也不曾摆动一下。

  忽然,我感觉到了前方的气流发生了一丝波动,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我还是感觉到了,我本能地向后一闪,一把刀突然凭空出现在我的正前方,划出了一道弧线,紧接着就消失了,假如我刚才还站在原地的话,可能已经被斩为两截了,而从始至终,我竟然没有看到拿刀的手!这是什么?一种恐怖感袭上了我的心头,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强大的敌人固然可怕,但最可怕的却是你无法看到的敌人,甚至连敌人是什么都不知道。

  不及多想,后方的气流也产生了一丝波动,我赶紧一矮身,同样一把凭空出现的刀在我上方斩过,这次我学了乖,在那把刀消失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刀斩来的方向放出了两个雷球,“啊!”一声痛叫响起,借着雷球爆炸时的强光,我看见了一道淡淡的身影水平向后飞了出去,在落地之前又凭空消失了。

  这下我稍稍放心,因为我确定了敌人也是人类,只是使用了一种隐身的秘术使我无法看到他们的形体。但我依然没有找出克敌的策略,而敌人却再次发起了进攻。和上次不同的是,三把刀同时出现在我的左、前、右三个方向,我飞身向后疾退,并不忘发出三个火球作为回礼。

  突然,我的右臂一阵剧痛,鲜血迸出,染红了我半只长袖,原来在我的后方早就有一把刀在那里守候,等于是我自己将手臂撞在了刀锋上。情急之下,我飞起一脚向后扫去,并没有踢实的感觉,竟然落了空,而我刚才所发出的三个火球也只有一个击中了敌人。但我也趁着敌人闪避的空当念完了咒语,“烈炎罡罩”!我低喝一声,一个直径六米、由高浓度火元素所构成的护罩立即将我包围在其中,不论敌人从哪个方向进攻都无法接近我!

  敌人在强行突破了几次没有结果后,就销声匿迹了,但我知道他们并没有离开。我趁机施展了中级恢复魔法——痊愈之光,伤口慢慢地愈合了,但是原来中刀的地方仍有一种麻痒的感觉,正在慢慢地扩散着,难道刀上有毒?我再次施展了一个有祛毒功效的净化之术,但仍然不见一点起色。我不由的大吃一惊,这到底是什么毒?

  这时,敌人再次发起了进攻,不过这次却改由投掷的方法向我的“烈炎罡罩”上打出附有水系魔法的水之魔晶(人们为了方便,将各种魔法附着在能够储存元素的魔晶体上,使用者就算不会任何魔法,只要将之投出,便可产生魔法的效果,但由于制作极为不易,价格也十分昂贵,不是普通人能用得起的),但此时敌人竟然像扔石子一样向我这边投来。这种水之魔晶本就是火系防御魔法的克星,在他们铺天盖地的攻势下,我的烈炎罡罩正在不断地减弱着,虽然我也不断用魔力进行补充,但远远赶不上消耗的速度,被突破只是时间问题。

  “看来只有用剑法来作全力一击了。”我心里想道。

  但是当我抬起右臂准备拔剑的时候,我却发现自己的右臂已经完全麻木了,连真气都无法运行到那里,而这种麻木感正在向我的右肩扩散!没想到我竟然会落得连剑都无法拿起的地步。

  为了防止毒性继续蔓延,我将一半的真气集中到了右肩,总算将毒性抑制在了右臂上。但此时的我,又将如何退敌呢?

  “轰!”

  “烈炎罡罩”终于被破开了一个大洞,几把无形的刀立即钻了进来,再次涌向了我的身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