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圣魔大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五章 名将陨落(上)

圣魔大帝 塞外老魔 4787 2005.06.24 12:58

    

  这一天,我军又轻松击退了欧尼魔导军团发动的一次攻城,此次,我出其不意地率兵杀出城去,将梅洛迪杀了个措手不及。在损失了近三千士兵和六门魔导大炮之后,梅洛迪终于和他的军团狼狈撤回本阵。而我军更是得理不饶人,以贝尔尼为首的一群法师竟然也冲出城去,用刚刚缴获来的魔导大炮对撤退中的敌军进行猛烈轰击,仿佛要将初次和欧尼魔导军团交锋时所受的“屈辱”一并找回!直到瓦多尼斯领兵前来接应,我军才从容退回城中。

  站在城楼上,注视着远处狼狈不堪的敌军,我的心中不无感慨。想起当初在狄普城外与之初次交锋时的情景,当时的欧尼魔导军团在卡特琳娜的统帅下是何等的威风?可如今却今非昔比……就算盖亚帝国只是想暂时拖住我军,但也不至于让自己的王牌军队输得如此狼狈吧?

  梅洛迪虽然也是盖亚帝国排名前三的魔法师,但他统率全军的能力却实在不令人恭维。本来这个军团的厉害之处就在于魔法师与其它常规兵种的巧妙配合,而梅洛迪在这方面显然欠缺了很多,在他的指挥下,这个军团甚至连当初的三成战斗力都发挥不出。

  “真是暴殄天物啊。”我感叹道,“假如这支军团由我来统领的话……”

  “哈哈,这也不是不可能的。”蓝京不失时宜的搭腔道,“只要你将那个卡特琳娜小姐追到手,要她再给你训练一支这样的队伍也并非难事啊,嘿嘿。”

  “蓝兄,你就不要胡扯了,这怎么可能呢?”我“意正严辞”道。

  “嘿嘿,怎么能叫‘胡扯’呢?”蓝京坏笑道,“人家现在可是孑然一身啊,而且当初在城外和谈的时候她就对你颇有好感,如今你更是成了她的救命恩人,只要再抓准机会培养一下感情,要她主动以身相许也不是不可能的,除非是你不想,或是……嘿嘿。”他瞄了远处的露娜一眼,见后者正似笑非笑地注视着这边,马上缄口不言。

  “敌军如此暗弱,看来用不了多久,这边的战事便可圆满结束了。”汉克大笑道。

  “情况并没有那么乐观。”我神色平静地说道,“欧尼魔导军团的战斗力或许已经大不如前,但兵力仍然是不容小觑的。而最令人担心的还是瓦多尼斯和他的赛恩圣骑士团,这几日的交锋,我方未从他们身上占到半点便宜,即使面对我军的突然袭击,也能应付的从容不迫。而他们开战以来的兵力损耗更是低得惊人!”

  “是啊,而且最糟糕的是我们根本无法弄清盖亚帝国此次开战的真实目的,虽然我军在一些小战役上占尽风头,但始终无法摆脱被动的局面。”蓝京也眉头深锁起来。

  “对了,记得当初赫泰斯谋反的时候瓦多尼斯不是也参加镇压了吗?为什么他却安然无恙呢?以赫泰斯的那点气量,应该不可能容得下他吧?”我突然问道。

  “元帅,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汉克说道,“瓦多尼斯的女儿可是盖亚帝国出了名的美女啊,他将女儿许配给了赫泰斯,那位皇帝陛下自然不会对自己的岳父大人下手了。”

  “呵呵,想不到瓦多尼斯还有这么一手。”我微叹道,“可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我在克顿城却一点消息也没听到呢?”

  “我们这里也是前些天才得到的消息,兄弟你远在帝都,自然不会知晓了。”蓝京笑道,“据传闻当初赫泰斯还想娶卡特琳娜小姐作王后呢,可惜被拒绝了,所以这位皇帝才动了辣手摧花的念头。”(关于搭救卡特琳娜那件事,我已经简要告诉了蓝京等人。当然,那些“不该说的细节”都被我一语盖过了。)

  “听说卡特琳娜小姐拒绝赫泰斯皇帝求婚的理由就是她自己已经有了意中人……嘿嘿,她说的那个人该不会是兄弟你吧?”蓝京“不怀好意”的看着我。这家伙似乎对美女的话题总有着异常浓厚的兴趣,而且总喜欢把“矛头”指向我。

  我正要“反击”他两句,突然负责接收魔法信使的魔法师走了上来,“元帅,帝都那边出事了。”他满脸忧虑地说道。

  “哦?出了什么事情?”我赶忙问道。

  “帝都派往西疆的七万援军在赛鲁斯城南十五里处遭到敌军的袭击,全军覆没!”

  什么!?全军覆没?我吃了一惊:这七万士兵虽然只是临时拼凑起来的地方军,但到底也具备了近乎一个常规军团的兵力啊!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之一个不剩地完全消灭掉,至少也需要四倍以上的兵力!而圣凯伦王国的三十万大军至少有七成兵力会被科威尔的第一军团牵制在赛鲁斯城西啊!

  “当时科威尔元帅的第一军团在干些什么?他们怎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友军被全歼而不派兵支援!?”未等我开口,蓝京便大声询问道。

  “启禀副帅。”那个魔法师解释道,“科威尔元帅在那之前中了敌将萨托尔的诱敌之计,被敌军杀得大败,士兵伤亡惨重,他自己也被对方的三大军团长围攻而身负重伤,所以……”

  怎会这么巧?科威尔不是一直按兵不动吗?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中了诱敌之计?假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七万援军被全歼倒也合乎情理。只是,以科威尔的能力,应该不至于这么容易中计吧?蓦然!我想起了当初的加尔福特,难道科威尔他……我努力说服自己不要相信这个“可怕”的猜测,却显然无法成功。

  “陛下对这件事是如何处理的?”我急声问道。

  “由于科威尔元帅一再请求援军,而帝都周围又很难再抽调出多余的地方军队,所以陛下便让沙朗将军从第二军团抽出了大半兵力,约七万人马,由副团长霍兰斯中将率领,已赶赴西疆了。”那个魔法师说道。

  “那沙朗将军呢?”我问道。

  “沙朗将军留一万兵力协助西恩大人防守帝都,自己亲自率领其余的两万人马进驻帝都西面的重镇多奇尔城,以作居中接应。”

  “嗯……”我沉吟了半晌,思维却在飞速旋转着:这一次‘宰相派’和‘王子派’的主力部队都被牵制在了边境线上,所以普雷斯特五世才会如此放心地将第二军团调出帝都。与之前的地方军相比,这一次派出的援军是第二军团的主力部队,战斗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而统兵之将更是约翰王国中仅次于三大军团长的名将霍兰斯,此人不但身经百战,统兵有方,而且对普雷斯特五世忠心耿耿,单以个人战力而论,他尤在第三军团长尤西之上,是军方排名第三的高手!由他出战,应该不至于出现之前的惨败。当然,这是在“战况”属实的前提下,假若之前的一切,都是科威尔和卡迪一手策划的话,那帝都岂不是……

  “看来,我们这边也要速战速决了。”迎着蓝京和汉克询问的目光,我沉声道,“估计不久的将来,帝国就会暴发意想不到的剧变呢,在那之前,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重创眼前的敌人!”

  汉克思索了片刻,若有所悟道:“元帅的意思我明白,以目前国内的形势,我等的确应该……只是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重创两倍于我们的敌军又谈何容易?”

  “呵呵,山人自有妙计。”我故作神秘道,“蓝兄,我上次临行之际让你操练的那套阵形你准备的如何了?”

  “已经准备妥当了。”蓝京道,“只是,这些阵形的变化实在太过繁琐,现在只训练出了四万名符合标准的士兵。”

  “四万人吗?已经足够了!”我高兴道。因为以我最初的估算,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能够训练出三万人已经是极限了。

  “对了,星羽兄弟,那套阵形你叫什么名字?”蓝京微叹道,“虽然尚未投入实战,但我仍然可以感觉到它那冲天的杀伐之气!”

  “呵呵,名字我还没想好,就暂且叫它‘旋’吧。”我笑道,“现在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引诱敌军与我们进行决战。”

  接下来的几日中,我一直试图引诱敌军出战。可对方仿佛已经看破我的意图一般,就是避不出战。无论我军如何叫嚣,如何挑衅,都无济于事!就这样,十天过去了,战况始终“保持原状”,而帝都的形势,却日趋严峻起来……

  ※ ※ ※ ※ ※

  约翰王国中部,多奇尔城。

  “将军,不好了!”两名士兵神色匆忙地跑了进来。

  “什么事?”沙朗蓦然起身,却发现两人的中间还搀扶着一个浑身浴血的中年军官,“你不是霍兰斯的副将玛多尔吗?怎么变成这副样子?”沙朗将那个军官扶到沙发上,“快去叫治疗师!”

  “将军……不要浪费时间了。”玛多尔挣扎着拉住了沙朗的胳膊,喘息着说道,“我活不了多久了……我必须在死前将这个重大消息告诉你……科威尔和他的第一军团已经背叛了帝国,他根本没有和圣凯伦王国军交战……之前那七万援军就是被他……”

  “什么!?”沙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丝凉意缓缓透过了他的背脊,“那霍兰斯他们――”

  “我和霍兰斯将军刚一到赛鲁斯城便受到科威尔的的突然袭击,我军在毫无防备之下被杀得……大败!霍兰斯将军带领残余的几万名将士与科威尔拼死周旋……最后被迫退入了西北方的‘死亡沙漠’,至今……音讯全无……而我则在霍兰斯将军的掩护下杀出重围……来到将军的面前……咳咳咳咳~~”玛多尔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鲜血不住地从他口中溢出。

  沙朗拼命的将真气度入他的体内,但却无济于事了,因为玛多尔已然停止了呼吸。以他的伤势,或许在几天前就应该死去了,完全是那股惊人的意志支持着他来到这里。

  “真是一条硬汉!”沙朗感叹道。他肃然起立,和几名士兵一起对玛多尔行了一个对军人来说最隆重的礼节……

  “将军,现在我们该如何是好?”几名军官围坐一圈,向沙朗问道。

  “嗯,估计用不了多久,科威尔便会率领他的第一军团杀向帝都。尼瓦,你速赶往克顿城,将这里的情况如实禀告陛下,并传信给星羽将军,要他不惜任何代价,务必在十日内赶回帝都!”

  “是!”那名叫尼瓦的军官走了出去。

  “坎特,如今霍兰斯生死未卜,假若我也发生什么不测的话,你便是第二军团的最高长官,知道吗?”沙朗仿佛预感到了什么,突然对他身侧的一名二十八九岁的青年军官说道。

  “将军……老师,您不会有事的。”后者略带激动地说道。他,正是沙朗的亲传弟子,也是第二军团中地位仅次于沙朗和霍兰斯的坎特少将。

  “哈哈,我只是说说而已,谁都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的。”沙朗微笑道,“好了,你快带领其他人去加强多奇尔城的防务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单独思考一下。”

  沙朗又对其他几名将官交代了一番,便独自来到自己的别院……

  十年了,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他都会对着亡妻的遗像,默默的倾诉,仿佛这样做,便能得到安慰一般。而这一次,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格外地烦躁与不安,仿佛有种不祥的预感一样。‘丽雪,也许这一次,我真的要来陪你了。’他莫名其妙地生出这个“奇怪”的想法。

  突然!门被撞开了,他的侍卫兼管家乔克满脸焦急地跑了进来,他的身后背着一个奄奄一息的红发少女,那少女竟然是――

  “雪妮儿!?她怎么了?”看清了重伤少女的容貌,这位久经沙场的将军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上,“她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沙朗连忙接过自己的女儿,以真气为她疗伤。

  “刚刚小姐在街上散步的时候,遇到了几个身手奇高的剑士,他们不由分说便对小姐大打出手,随行的无名护卫都死在他们的手下,而小姐也被打成了重伤。”

  “……”假如不是因为之前出了太多的事,假如身负重伤的不是他的宝贝女儿的话,这位素以冷静著称的将军或许真的能够猜到这件事情的不寻常,而此刻,这位父亲却实在想不到那么多了。

  “乔克,我要替雪妮儿运功疗伤,你帮我守住大门,不许任何人进来打扰。”

  “是,将军。”乔克应声走了出去,而沙朗则抱着雪妮儿走向里间。

  两个时辰后,沙朗万分疲惫的走了出来,为了替女儿疗伤,他几乎耗费了八成以上的内力,至少在两日之内是无法恢复了。不过在他的努力下,雪妮儿也终于回复了生机,虽然尚未醒转,但之前所受的那足以致命的内伤却好了大半。而那些外伤则早已被那条能够自动施展“治愈之光”的项链治愈了。

  就在这时,乔克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他的背上,肩上赫然印着几处森然可怖的剑痕。

  “将军,不好了,有敌袭!”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