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与少年与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失望

风与少年与酒 沉默的00 1812 2019.05.16 08:07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正视摆在自己面前的真相。

  恼羞成怒的父母甚至会对自己的孩子拳脚相加,你难道能指望一个被你在众目睽睽下揭开罪恶的陌生人对你和颜悦色?这一切都是日九所担心的,“我并不是一个正义感十足的人。”

  打听消息的黑美人回来,将事实简单陈述在小凤姐面前,不得不说张婷这个漂亮的小姑娘并没有讲故事的天分,这个在有些人空中可以说得跌宕起伏的故事在她口中只有寥寥数语。

  “保安室来人……

  在那位遭受无妄之灾的中年人身上没有找到手机……

  倒霉蛋被保安队长劝勉里一番回到里自己的工作岗位。

  更倒霉的老哥则是被保安带走……”

  保安室一张桌子面前,一杯茶、一张纸、还有一个摆面前的抉择:大或者小。

  在之前有意或者无意的暗示里,报警成为一个很不明智的举动。

  “报警是你的权利!”身材高大的保安队长说起这话来正气凛然,不管实力如何,卖相很重要。

  “上次那谁谁,找来警察将他们整个部门大闹了一通,大几千的项链没找到,还让他们经理好下不来台。”旁边的两个保安手里拿着烟,像是说着一件轻飘飘的小事。

  墙上禁止吸烟字样醒目。

  失去手机的老哥拿起电话将准备报警的手缩了回去。一千八的手机与每月两千六的工资在一座天平的两端晃荡。

  “来来来,你填一下这个《物品遗失单》,将你的手机型号、款式、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特征写清楚。只要我们一找到你的手机,立马通知你。”

  老哥想起组长在自己被带走时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心里开始哆嗦。

  “嗯,好的,好的,麻烦郑队长了!”

  保安队长身为人事主管夫人走了进来,粉红色的裙摆在荡漾。

  好标致的婆娘!得重新买手机的老哥心里叹道,有点眼力劲的他知道现在是自己该离开的时候了。

  “郑队长,我先回去了。”

  “好好好!别担心,一有消息我们马上就通知你。”

  《物品遗失单》被女文员小心地夹在了一个报表夹里,保安队长夫人在场,作为小小的保安室里唯一的女员工把心提了起来。

  “有没有报警!”身为组长的瘦小个见到神情有些恍惚的手下兄弟,直接问出了他心中的担忧。虽然他知道郑队长是一个能干会做事的人,但上他还是得再一次确认。

  消息在不对称间变得有价值起来,这是在那本书上看到的,日九又忘记了。脑子里不怎么想事情之后,记起事情来变得不那么容易。

  脑子越用越聪明好像真没有说错。一把生锈了的刀在磨刀石上蘸着水来回摩擦,锈水伴着刺耳的音符在泥土地面的堂屋里回荡。

  糖度计一声又一声的嗡鸣声响起,钟表上的指针转动得飞快,机械性的重复工作让人看起来是这么的忙碌,充实?

  也许吧。

  日九点心里有个声音在呐喊,每月到手的工资才让生活变得充实。自助餐里吃到肚子撑的肉与气泡在口中炸裂的碳酸饮料才让人充实,电脑里面那些有趣的游戏才让人感到充实。

  喊着这话的声音开始疲惫,慢慢地沉到一股无法名状的黑暗泥沼里,一个声音冲泥沼里传出,“我也不知道。”

  是的,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想要什么。

  世界开始崩塌,在飞转的灌装机停下来之后,中央空调的效果变得越来越差,空气开始变得让人有些烦燥。

  不怎么友善的同事,远在过去的大学慵懒生活。

  一个话题到底会在什么时候终结呢?没人知道。

  “我和你们讲啊!自己的东西一定要保管好。”言外之意大家都是懂的。

  这年头谁还没丢过几件东西,谁还没填过几个失主联系方式,这种东西永远也不会有后续落在你的身上。

  说着听不懂的话的人,才有这种理所应当的正义出现在身上。

  头痛欲裂。

  日九再一次地坐在了食堂,腹中传来饥饿感,食堂门口的塑料门帘的缝隙间透过几道阳光。

  环绕工厂的一条不知名的河还有这傍晚的夕阳,让日九不知怎么就想起“长河落日圆”这一句,明明一个是烟花三月的扬州,一个是寒风泠冽的漠北。

  餐盘里的毛氏红烧肉很好吃,书里面的红烧肉说的不是苏东坡弄出来的么?这个毛氏红烧肉又是怎么一回事,日九不明白。

  生活是个好老师,总能学到一些不明白的事情。那我能知道飞船是怎么在宇宙中飞行的吗?生活大概不会教我这些。

  练字小哥把一张张写过的纸弄整齐卷了起来,他的晚班还没有开始。也许有一天他会功成名。那我呢?我总该不会就这么过完一生吧!

  轰鸣的机器,无止尽的争吵。

  落日沉到河底,世界开始安静下来,散步吧!

  绿化很好的一个城市,美丽!

  在晨光湖边的躺椅上消磨掉一个温暖的午后时,我有没有想到现在这样,在陌生的城市里,一条陌生的街道中散步。

  可爱的女孩子,我的心总是摇摆不定。

  夜色灯光下的大排档,一份白灼河虾,一瓶啤酒。世界开始变得朦胧起来,该死的、讨厌的、喜欢的、得不到的都已经远去。

  躺在床上的日九用笔在一本厚厚日记里写着一些他自己也不懂的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