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原生幻想 芝加哥1990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小猫

芝加哥1990 齐可休 2640 2019.01.13 20:43

  第二天,宋亚半躺在控制室沙发上,盯着录音棚里的四位乐队成员调试设备。

  丹尼尔喜欢疯狂收集街头摇滚乐队,能发片的却寥寥无几,几乎全在赔钱,SBK的人在背后把他这种嗜好称为‘怪癖’,这客观上造成了公司内部同类乐手竞争非常激烈。由于FXXXYOU这首单曲会先发行录音室版本,以后出去表演也是这个配置,所以除了键盘手迪莱的另三个位置很是激起了番明争暗斗,录音棚里面的就是胜出者。

  早上五点才与米拉和她母亲告别往回赶,大概睡了三个小时,宋亚就完全恢复了过来,年轻就是能熬,当然,还有比他更能熬的,老乔音乐唯一的调音师埃里克,已经在调音台前戴着耳机嗨起来了。

  “看来黑人明星们喜欢带跟班,噢不,伙伴也是有原因的,埃里克昨晚的僚机任务执行得非常完美。”宋亚心里暗暗想到。昨天他都把米拉的小裙裙撩起来了,可惜乔沃维奇夫人睡醒没看到人找了出来,如果不是埃里克机灵地拖延了点时间,两人差点就被抓现行。

  宋亚捻捻手指怀念了一下昨晚的触感,emmm……白妞的皮肤其实不如艾莉那种混血细腻。

  这时候海登推门进来,“我们出去说。”宋亚一跃而起,把海登拉到外面,找了个方便说话的地方。

  “我需要米拉的真实情况。”他向海登交代任务。

  “上次不是……”海登之前已经跟他介绍过一遍了。

  “我觉得不太对劲。”

  乔沃维奇夫人不像是那种贪婪的人,而且看米拉看得非常紧,这与传闻中的好像不太一样,除了开的廉价汽车,她们的穿着行头啥的倒是符合米拉的收入,昨晚在音乐教室里看到的旅行包牌子也很高端,但那么大的旅行包出现在音乐教室里本身就是个问题,“你动用威廉莫里斯的资源查一下。”

  海登找电话机打了几个电话,回来为难地说:“可能要花点钱。”

  “多少钱?”宋亚问。

  海登又打了一个电话,“八百刀。”他报了个数,“其实我慢慢问也能问到。”

  宋亚掏出支票本,“买吧,我给你开支票。”

  “APLUS,你前不久来纽约时还穿着二手衣服。”海登很真诚地说道:“你和我遇到过其他成名后喜欢挥霍的非裔明星很不一样,我不希望你走上他们那条路。”

  “买吧。”宋亚开好支票,“我不会的,谢谢你海登。”

  丽萨找了过来,“丹尼尔要见你,APLUS。”

  宋亚去到丹尼尔的办公室。

  “米拉?”丹尼尔擦拭着银色的高尔夫球杆,关心的问题还是这个。

  “耶。”

  “唉,其实我关注二手店这首歌很早,但你知道为什么我的行动还是落后于华纳吗?”丹尼尔问道。

  宋亚摇头,暗暗开始警惕,每次丹尼尔开始长篇大论他就要担心自己是不是会被忽悠。

  “因为一开始我不相信是你写出来的,谁会在十五岁的时候就开始给别人写歌嘛!而且还是第一首歌,虽然十五岁就成名的歌星很多,但十五岁就专心作曲的?呵呵……我十五岁的时候感觉天底下老子最大,自我意识爆棚,构思歌曲的时候完全没考虑过给别人唱那回事。”

  丹尼尔随手挥舞着球杆,“我去版权单位比对了很久,直到能确认曲子不是抄袭,才出发去找你的,还好没晚。具体数据我还没拿到,但是我们的MV在MTV台播放后二手店单曲全米销量爆冲,以后拿到白金唱片应该问题不大。”

  白金唱片,那就是一百万销量了,宋亚想到自己词曲的百分之十还有和丹尼尔对赌的百分之三,舔了舔嘴唇。

  “你能从这首歌里赚不少钱,但我要说真正赚大钱的还是洛瑞和乔,我阿美利加国富民丰,一首进入年度公告牌TOP50的单曲,基本能让歌手一辈子财务自由了,只要他们不胡乱挥霍。前期靠唱片,然后全国各地大小商演、广告、活动接到手软,三、五年后过气了开始赌场驻唱,十年后蛰伏,二十年后当年听歌的那拨人年龄增大开始怀旧找情怀了再出来赚一波……哪怕白发苍苍,登上音乐节舞台下面依旧有人会为你欢呼,为什么?因为年轻人虽然追流行,但他们中的某些装X犯为了显示自己与众不同的品位,转而开始讲古了。”

  丹尼尔说了一大通,“所以年轻音乐人写歌一般能自己唱就自己唱,不能自己唱也要搞个乐队自己上台尬一脚,二十五、三十岁后才会开始考虑别人,接受邀歌。你是个另类,APLUS。”

  “天启外挂给的不好,我有什么办法。”宋亚心里嘀咕。

  “你这首小妞歌曲很多人看好……”

  丹尼尔起身挥了挥空杆,“我低估了它,我现在感受到了外界的压力,别看来试音的歌手都是新人,但她们背后的经纪人和其他关系能力很大。我不能再拖了,明天的第二轮试音就是最后一轮,试音一结束,你就宣布人选,米拉也好其他女孩也好,到此为止,关门,我们不营业了!”

  从丹尼尔办公室出来,宋亚去找海登,接过他递来的一份传真。

  八百刀买来的消息就寥寥几行字,米拉的父亲,乔沃维奇先生在洛杉矶搞了个投资公司,目前在破产边缘,也难怪她母女俩现在的处境有些窘迫,但还不至于丢掉光鲜的外表。然后米拉的所谓最令人难忘的女性头衔也有问题,那家时尚杂志搞出来的活动就叫令人难忘的女性,而不是什么权威评选的结果,还有,米拉一家对外声称他们出身于CCCP一位军界大佬家庭,受到迫害才离开了二毛,这个虽然没法验证,但其中疑点重重,极可能是为了移民编造出的谎言。

  “晚上还去那边吗?”海登问道。

  “去,为什么不去。”宋亚走进录音室,“准备好酒。”他吩咐埃里克。

  依然是九点,宋亚和埃里克再度到访音乐教室。

  “嗨……”米拉双手放在背后,轻轻晃动肩膀,带着点害羞地主动跟宋亚打起了招呼。

  乔沃维奇夫人目光在不善于掩饰感情的女儿和宋亚两人之间巡睃,面部表情复杂极了,“为什么要带酒来?”他看见了埃里克放在课桌上的芝华士。

  “米拉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不够放得开。”宋亚向她解释,“她平面广告拍得太多了,对着镜头总是习惯性地展现她冷漠、酷的那一面,这不行,她需要那种微醺的感觉,那种随着音乐摆动身体,一边唱,一边撩拨观众,挑逗观众,类似一只性感小猫的状态,对,就是性感小猫。”

  乔沃维奇夫人沉默了,她找个位子坐下,不再质疑什么。

  “看来你们真的很缺钱呢,即便下半年米拉有电影主演依然不肯放过这次机会……”宋亚心中冷笑,他不会再犯二手店那首歌的错误,让米拉一家像小洛瑞那样得了便宜还不对自己卖乖。

  教学再次进行,随着米拉灌下越来越多的酒,她的演唱和台风也越来越接近宋亚脑海里的原唱。

  凌晨,两人终于找到了机会,手牵手溜进了男洗手间。

  隔断里,两个年轻人满身酒气,气喘吁吁地摸索着,亲吻着。

  “等等。”

  米拉双腿被宋亚架起,一米七几的大白妞被折叠着,悬空的身体呈M字型背靠着墙,小内内早挂在了脚踝上,她似乎突然摆脱了醉意,小手推着宋亚的胸膛,那对小猫一样的绿眼珠子闪闪发亮,“我想……我想等拿到那首歌……我们再……”

  “这是个悖论亲爱的……”

  宋亚凝望着她娇艳的脸庞,轻轻说道:“没有你,就没有那首歌,而没有那首歌,我又没有你。”

  米拉还想说什么,但宋亚不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