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原生幻想 芝加哥1990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艾斯库伯的带货理论

芝加哥1990 齐可休 2373 2019.01.18 10:27

  “总裁亲自探望,索尼哥伦比亚唱片有多看重玛丽亚凯莉不言而喻,你不会又搬出那个想X谁X谁的理论吧?”

  海登很怕宋亚搞事,“索尼哥伦比亚无论在唱片还是电影界都是顶尖的,他们是规则制定者。”

  “你想多了……”

  玛丽亚凯莉身材不错,也算漂亮,但宋亚回味了一下刚才她与摩图拉互动时的语气神态,说两人之间没点什么他是不信的,自然不会有再去插一脚的想法,“她比我大吧?”

  “当然,她好像二十岁左右。”海登感觉宋亚真没起什么色心,才不再劝诫。

  第二天一早,两人匆匆赶到电台,访谈时间半个小时,一晃就过去了。

  结束后,电台主持人很不满意,设好的埋伏全被宋亚无视,导致整个访谈毫无节目效果可言。

  他提起不久前东部决赛抢七局里公牛的惨败,宋亚回答说自己不怎么看篮球不太懂这个。

  然后他抱怨老乔不敢来之余,装作无意间提及老乔与GD(帮派名:the Gangster Disciples黑帮福音,地狱短尾猫是其分支)的关系,宋亚也装没听见,只说很尊敬老乔,是老乔给了自己机会。

  他开始聊底特律和芝加哥黑人区眼下混乱的治安,宋亚把话题转移到黑人遭受的不公,进而聊到南非现状和自己的新歌:致德克勒克。

  顺着黑人遭受的不公,他又开始引诱宋亚聊起SBK里的白人,宋亚表示自己对唱片界里黑人的地位总体满意,我们有杰克逊兄妹,有惠特妮休斯顿云云。

  顺着唱片界里黑人尚可的地位,他把话题转到好莱坞,那里除了丹泽尔华盛顿,其他走红的如艾迪墨菲,乌比哥德堡只能演演插科打诨之类的丑角,前不久摩根弗里曼获奖的角色也不过是个犹太裔老太婆的司机。

  宋亚表示好莱坞自己不熟……

  “你是老乔派来的新闻发言人嘛?”主持人摘下耳机,当面吐槽。

  宋亚耸耸肩,“我才十五岁,不得不小心行事。”

  “你不说我还以为你五十了呢!”主持人被气笑了。

  从播音室出来,海登领着一群浑身匪气的黑人等在外面,“APLUS,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艾斯库伯,库伯,这位就是APLUS。”他把打头的那位介绍给宋亚。

  艾斯库伯是N.W.A的前团员,去年闹翻出来单干,上个月也发了新专,好像叫Amerikkka's Most Wanted。他也不过二十多岁左右,络腮胡子,总是昂着头看别人谁也不鸟的样子,一身深蓝色搭配,牛仔裤、卫衣、棒球帽都是深蓝色,帽子前部有个花体字母‘D’,是底特律本地棒球大联盟球队老虎队的队标,有点难得的是在他身上看不到其他黑人明星的黄金三件套。

  “嘿……”宋亚赶忙和眼前这位说唱界老前辈碰拳。

  “YO!APLUS,原来你这么年轻……你们看他多大?”库伯和身边的跟班们指着宋亚说笑了一番,然后上手搂住宋亚肩膀,“我们过去聊。”

  宋亚看了海登一眼,海登点头示意没事。

  库伯目前在跟N.W.A旧友之间的隔空骂战中处于下风,具体情形大概是这样的:

  库伯说被‘大E’(N.W.A创建者)坑了很多钱。

  ‘大E’说你父母都是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员工,根本不属于我们街头,装什么匪帮说唱歌手……

  库伯说自己写了N.W.A一半的词。

  ‘大E’说你不属于我们街头。

  库伯说自己对N.W.A贡献很大。

  ‘大E’说你不属于我们街头。

  库伯说……

  ‘大E’说反正你不属于我们街头。

  就这样,黑人社区的舆论还真的都偏向‘大E’,仿佛出身高知家庭,受到过良好教育就是原罪。

  不过库伯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他在骂战里丢了面子,赢了里子,新专里大部分歌曲都是骂战中写的,靠着双方的攻防博得了不少关注,间接省去大笔宣传费用,新专拿个金唱片(五十万张销量)难度不大。

  他没啥恶意,就正好也在电台做节目,听到收音机里对宋亚的访谈,知道是写出二手店的人,于是过来认识一下,顺便邀歌和为自己的电影项目拉投资。

  “电影?”宋亚自然是没歌给他的,不过听到对方还拍电影,大为意外。

  “耶!是哥伦比亚影业投资的,表现我们瘸帮(一个发源于加利福利亚的黑人全国性帮派)少年的街头故事,年底进组。”

  库伯从牛仔裤口袋里扯出瘸帮蓝底白纹的花头巾一角,“看,我可是货真价实的瘸帮人,大家都认。”

  看来他已经被‘大E’搞魔怔了,见到谁都要证明一下自己的街头属性。

  竟然和米拉的电影是一个公司投资的,而且进组的时间都差不多,宋亚本来还想再问问情况,一看到和帮派沾边,立刻装作不感兴趣。

  不过库伯的谈吐和思维明显比出身底层的其他黑人要高段许多,宋亚正好向他请教了一番唱片营销技巧。

  “我知道,你喜欢依靠大唱片公司……”库伯冲他眨眼笑笑,“SBK,对吗?我在纽约跑宣传的时候听到过他们对你的意见。”

  这里的‘他们’无疑是指纽约黑人音乐圈了。

  “呃……我跟他们有些误会……”宋亚赶紧辩解,“那些黑人女孩不符合我的要求,我才十五岁,根本想不到那么深。”

  “没事,没事,都是小问题,以后我再见到他们会帮你说话的。”库伯卖了个好,“至于卖唱片嘛……”

  他说:“宣传的目的是什么?无非就是卖更多唱片,什么样的宣传只要能卖出唱片,通俗说就是能带货就是好的宣传。你看,白人的大唱片公司牢牢控制了电视台,什么MTV、周六夜现场、奥普拉秀,时事新闻、大型比赛,都可以借机营销唱片,带货能力是没得说的。我们黑人单打独斗绝对没机会,但如果合作嘛……”

  “难道有机会吗?”宋亚没感觉出来。

  “当然有机会,你知道还有个带货能力超强的东西,公告牌(Billboard)榜单吗?”库伯问。

  “知道啊。”

  “公告牌单曲榜并不是一个纯粹看销量的榜单,由于它历史悠久,所以广播电台的播放量在里面占据的权重很高。而现在的电台……我这些年宣传跑遍了全米各地,由于电视媒体的崛起,白人们普遍不看好广播电台的前景,认为那是迟早会被淘汰的东西,所以现在各家电台里,咱们自己人(黑人群体)已渐渐占据了大多数的DJ职位。如果有人能把全米所有黑人DJ联合起来,同时段推同一首歌,那么这首歌曲必然会被瞬间推到公告牌前列,现在的人都追流行,唱片不就能大卖了吗?”

  宋亚感觉库伯这一通带货理论很有新意,也能说得通,但他很快找出了症结所在,“如果白人把公告牌权重计算方式改掉了呢?”

  “呃……这个……”

  库伯被问住了,“白人控制着一切,如果那样的话咱们的路就彻底被封死了,只能等待将来,看看会有什么新媒体出现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