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原生幻想 芝加哥1990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致德克勒克

芝加哥1990 齐可休 2101 2019.01.10 02:46

  “FXXXYOU……种族歧视……致曼德拉……”

  宋亚找了个清净点的地方,掏出纸笔誊抄着歌词,头脑高速运转得快要爆炸。

  二手店是福地,米拉乔沃维奇那捏着嗓子和原唱声线相近的一声骂,更是他得到第二次天启的关键,但这些远远不够,他之前对如何写致曼德拉这封信的思考同样也发挥了极大作用,‘种族歧视’这个词出现在这首歌的歌词里绝非巧合。

  就像他得到‘二手店’那首歌时的经历那样,歌词里的‘二十美元’、老乔的粉色西装和极具特色的男低音、康妮高喊的‘SHOPPING’、那家二手店、小洛瑞的说唱音乐……

  以上总总结合在一起,才令他得到天启,而这次也不会例外。

  “这首歌看上去是替同性恋发声的,这不行……”

  他把歌词中的‘GAY’划掉,换成了平等,这个时代的黑人社区极为保守,他不想多事,把整首歌的基调改成了声援种族平等,能‘安全’很多。

  粗略打磨了一番歌词,他心里有个想法逐渐成型,把直白的歌名FXXXYOU也一笔划掉,然后在店里找到电话机,拨通了米歇尔的号码。

  “好的,我这就过去……”

  米歇尔正好有时间,他又找到‘消音器’,“有时间吗?载我去个地方。”

  ‘消音器’点头,两人坐上车,“芝加哥大学那边……”宋亚指引着他开车直奔米歇尔的办公室。

  “在这等我一下。”

  把‘消音器’留在外面,宋亚敲门进去,米歇尔很忙,他直接说明来意。

  “所以……”米歇尔很快理解到了宋亚的意图,“你想把一首责骂南非白人当局的歌,当做这次活动的作文?”

  “耶!”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全世界都在致敬曼德拉,我一个高中生能写出什么花来,我觉得转变思路才能脱颖而出,就叫致……现在南非的白人总统叫什么来着?”

  “德克勒克,但是……”办公桌后的米歇尔苦笑着回答,“这位总统是我们的朋友,正是他释放了曼德拉,还推动了一系列的平权变革。”

  “朋友……”

  宋亚万万没料到这一点,“您上次演讲不是说南非仍在种族隔离吗?为什么他会是我们的朋友?”

  “是的,但是改变不是一蹴而就的过程。”米歇尔说道。

  “那没关系啊。”

  宋亚继续鼓动,“就算德克勒克真是我们的朋友,但他还是没有解除种族隔离不是吗?我骂他……不是,我写歌骂他也是有理有据的对吧?而且我一个高中生思想幼稚点也很正常对不对?再说了……你是对他温和友好的那一派,但和敌人斗争也需要激进派啊,就像黑豹党……”

  “哇哦哇哦哇哦……”

  米歇尔瞪大了眼睛,“小小年纪,你这些主意是从哪学来的?”

  咦?对哦,这些是从哪学来的……

  宋亚突然感觉哪里不对,这种念头的确是突然从他脑海中浮现的,就像得到天启的歌曲一样,“这不重要。”他摇摇头甩开杂念,继续问,“您就说有没有道理嘛?”

  “能先让我听听这首歌吗?”米歇尔提议。

  “好的。”宋亚用响指打拍子,把歌曲哼唱了一遍。

  当他唱道FXXXYOU、FXXXYOU时,米歇尔就开始笑,到他唱完还没停下来,“我的上帝,你不能用程度轻一点的词吗?”

  “骂人嘛,还想有什么好词……”宋亚耸肩。

  “还蛮好听的,emmmmmm……”

  米歇尔冷静下来考虑了颇久,“行吧,这首歌什么时候能面世?”她问道。

  宋亚想了想,“这就难说了,毕竟一首歌从写出来到发单曲有很长的路走,你知道的,版权啊利益分配啊各方面……”

  “我懂我懂,好吧……”米歇尔站起身,报了个时间点,伸出手,“如果能在那之前完成歌曲发行,我就让你入选去南非的活动。”

  “好的,谢谢!”

  告别米歇尔,宋亚又给海登去了电话,然后和‘消音器’会合。

  计划进行得很顺利,社会活动加分!多了一首歌,金钱收益再加分!然后还能拿这首歌去泡米拉……一举三得,嘿嘿嘿。

  他边想边乐呵,等他看到‘消音器’时,发现对方和自己一样,也是一个人不停地在傻笑,“你怎么了?”他问。

  “那个女孩。”消音器蹦出两个词又接着笑。

  “哪个女孩?”

  ‘消音器’比了个中指。

  宋亚试着理解了一会儿,“对小洛瑞竖中指的那个女孩?”

  ‘消音器’点头。

  那不就是米拉乔沃维奇嘛,“她怎么了?”宋亚一脸懵逼。

  ‘消音器’一只手拇指食指圈成圈,另一只手的食指插进去又拔出来又……

  ‘扑!’宋亚手里的包掉到了地上,“不会吧……”

  ‘消音器’加大了点头的幅度,笑得更猥琐了。

  在宋亚的强烈要求下,‘消音器’开车直奔录像带出租店。

  当‘消音器’拿着一部叫‘Return to Two Moon Junction(偷月情)’的录像带到柜台付账的时候,宋亚看到店员一模一样的猥琐笑容,再看到盒子上米拉乔沃维奇的名字,心情已是拔凉拔凉的了……

  跟‘消音器’回到家,看着他把房门关好,电视音量调低,把录像带塞进自己送的录像机里……

  宋亚有种等待死刑宣判的感觉。

  ‘消音器’熟门熟路地快进……

  到了感觉满意的地方,他切回正常速度,“毛!毛!”没过一会儿,指着电视画面,兴奋得喊破了音。

  “什么嘛……”

  宋亚长舒一口气,米拉在这部电影里是个小配角,而且谁敢让未成年人演那种内容嘛,尺度大的地方都是女主雪琳·芬的戏份。

  “快被你吓死,多说几句话不行吗?”他看着直勾勾盯着电视的‘消音器’默默吐槽。

  还有很多事要忙呢,白白被‘消音器’浪费那么多时间,“走吧!”他没声好气,“再送我去个地方。对了……从二手电器店绕一下,我也买部录像机。”

  跟海登交流新歌策略忙了一下午,晚上,他在托尼的帮助下找到了间小旅馆。

  看着身下艾莉扭曲的俏脸,他满脑子都是米拉……

  咦!不对,怎么变成了另一个风情万种的妖冶女人?

  雪琳·芬真他娘的漂亮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