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原生幻想 芝加哥1990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摊牌

芝加哥1990 齐可休 3112 2019.01.26 12:10

  第二天,与米拉依依惜别,宋亚把艾尔带回了芝加哥。

  来之前还信誓旦旦地说能唱一定要自己唱,现在终于得到一首男人情歌,却令他感觉有点儿尴尬。

  没别的,原唱的声音实在太像MJ(迈克尔杰克逊)了,特别是刚开嗓的时候,要不是原唱那张脸,宋亚差点以为自己天启了一首MJ的老歌,曲风甚至比这个年代还要早。唯一的亮点就是电音伴奏部分,听起来很复古,但技术又是新的,很奇妙。

  “在这个年代模仿MJ……emmm……会不会死得很难看?”

  在飞机上纠结了好久,他甚至想过要不要把词曲投给MJ算了。

  后来还是打消了主意,MJ太红了,史无前例的红,全球范围的红,之前和米拉的经纪人聊天,两人难免聊到了MJ。据对方说,就连摩图拉,就是上次在底特律活塞主场遇到的那位哥伦比亚唱片总裁,想见自家旗下的MJ一面都得提前预约,就算预约,能不能见到还要看MJ心情。

  虽然现在对MJ的各种传言真假难辨,但对方既然是威廉莫里斯高层,想必了解到的信息是可靠的。而且他还说MJ为了明年的新专,已经开始在尽力压缩曲目数量了,为这个事还和几位知名作曲家闹得很不愉快,自己这首曲子……

  一句I Feel It Coming翻来覆去唱了无数遍……

  “他娘的,男人一口唾沫一个钉!说过的话哪有反悔的道理!”

  他打定主意,就录这首歌,自己唱!自己制作!多难也要完成它。

  一下飞机,他就给海登挂了电话,把初步的想法简单交待了一遍。

  “你不是刚跟米拉约会吗?新歌不给她?”海登在电话那头质疑。

  宋亚解释:“这是首男人歌,等你看到歌词就明白了。”

  “歌词……改改就是了,米拉就缺一首歌了。”海登说:“SBK那边给米拉首专准备的歌曲我了解过,大都是些吉他伴奏为主的少女歌曲,旋律简单,也算朗朗上口,但无甚新意。”

  “你怎么回事?你是谁的经纪人?”

  宋亚心头升起一分警惕,“我怎么听着你为米拉考虑得多点呢?”

  “呃……对不起,我只是……想尽快把米拉的专辑了结了。”

  海登赶紧道歉,“我寻思着你那么喜欢她……”

  “得了吧!我知道你在米拉那有利益,如果你想有所取舍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给你选择。”宋亚索性直说,反正之前只和海登签了一年的经纪约,大不了把他一脚踢开。

  “不不不,你想到哪去了。”海登怂了,“好吧,你有什么想法,我尽量去办。”

  这还差不多,宋亚交待道:“OK,简单来说就是,我有一首新歌,然后我想自己当制作方,找SBK或者其他大唱片公司负责发行。目前只有一张单曲,专辑计划未定,我要你尽可能多找些发行方,谈出一个最好的条件。当然,鉴于我们和丹尼尔的关系,SBK是优先选项……”

  海登那边沉默了会,“好吧,我人就在纽约,马上就去帮你四处问问。”

  “尽心一点,海登。”

  “当然,当然,你放心。”

  两天后的晚上,他等来了海登的回话。

  “SBK说他们可以帮助你制作这首歌,为了厘清所有权关系,你要付制作过程中的录音室租用费,象征性的。宣传方面,丹尼尔的本事你很了解不用我多说了。但是,丹尼尔要和你签一个对赌协议,首单发行后,一年内你必须制作出十首歌以上的首专,如果你做不到,那首单赚的钱到不了你手里多少。他担心你这只是一时兴起的玩票之作,如果单曲帮你发了而你又迟迟不发专辑,给SBK造成损失他没法交代。”

  丹尼尔的条件令宋亚倍感压力,这个对赌协议可谓正中自己命门,光靠等着天下掉下来外挂歌曲,怎么敢去签一年内发专的协议,而随便拿些垃圾歌糊弄又和自己的初衷背离。

  “其他公司呢?”他问。

  “SBK的条件是最好的了,除此之外还有两家公司给出的条件算不错,一家是华纳唱片旗下的大西洋唱片,总裁道格·莫里斯愿意提供制作上的帮助,也同样也要求你签发专合约,不过条件比丹尼尔的苛刻一点。但他家有个好处就是没SBK那么‘白’,对非裔歌手的支持力度比SBK强很多,无论是灵魂音乐时代还是节奏布鲁斯时代,他们为一大票非裔歌手提供了机会。”

  “然后就是我们见过的哥伦比亚唱片的摩图拉,他不要求你首专,但他也不会提供任何制作上的帮助,他要先见到成品,起码得是半成品,如果你的单曲能达到要求,他答应会比照二线歌手的资源帮助宣发。”

  宋亚稍作考虑,感觉哥伦比亚的条件算是可以接受,反正制作这一步是迟早都要做的,但十首歌的专辑自己一年内可不一定能拿出来,“你有拿哥伦比亚的条件去和丹尼尔谈吗?”

  “APLUS……”

  海登劝道:“丹尼尔对咱们不赖,如果利用哥伦比亚向他压价的话……你知道的,他和摩图拉向来不对付。”

  “噢对,我把这茬忘了。”宋亚挠挠头,想起了丹尼尔和摩图拉相互攻击时的言论。

  “总之,条件可以慢慢谈,你先制作出一个demo给我吧,否则我空口白话可谈不出啥东西来。”海登最后说道。

  “好吧……”宋亚挂断电话。

  这时候门禁蜂鸣器响了,他去按下,巴勃罗的声音传了过来,“APLUS,我想跟你谈谈,方便吗?”

  宋亚替他打开楼下大门,一分钟后,巴勃罗出现在门口。

  “你个小混蛋!”

  他风风火火进门,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你明明有新歌,为什么要骗我?”他拿手指遥点宋亚,“在南城,我们从不对自己人说谎!”

  宋亚被搞愣了,消息泄露了?这才两天,而且除了海登自己没告诉过别人,连老乔都还瞒着呢,“嘿,注意你的态度,巴勃罗。”但巴勃罗这付做派把他搞不爽了。

  “和小洛瑞合作,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巴勃罗还是那个目地。

  “我明说了吧……”

  宋亚感觉必须跟这鸟人摊牌了,他几步走上前,把巴勃罗正往烟嘴上安的无嘴骆驼摘下,丢到垃圾篓里,“对不起,我家禁烟,我明说了吧,你说在南城,好咱们就先说南城……”

  他坐到巴勃罗对面,“无论是华人的义气,还是黑人的兄弟情,甚至意大利人、墨西哥人……没有哪个族裔的帮派是一点道义都不讲的,巴勃罗!你别老拿南城南城的唬我了,我也是自己人,我的歌为你和小洛瑞发了大财,老乔和大佬也是同样,无论是生意还是道义,我不欠你们的,我再说一遍,我不欠你们的。你想玩帮派那套,好……”

  他把电话机推到巴勃罗面前,“大佬的电话,你随便打,咱们让他裁决。”

  他看巴勃罗不为所动,抄起话筒,“你不打是吧,我打。”

  “嘿!”巴勃罗赶紧把他拨号码的手按下。

  两人停住动作,目光对视,几秒后,“好吧,这事算了,小子,咱们……”巴勃罗站起身,还想放两句狠话。

  艾尔从托尼房间里已经冲出来了,笔直站在巴勃罗面前,脸对脸,胸贴胸,眼神像鬣狗一样凶残。

  巴勃罗咬了咬牙,默默出门离开。

  “你刚才说句话我就动手。”艾尔说道。

  宋亚摇摇头,他坐在原地沉思了会,海登不会泄露消息给巴勃罗,那他只能是从海登拜访的唱片公司得到的消息,鉴于小洛瑞正在找下家,很可能两边联络的唱片公司有重合,肯定是某家唱片公司泄露给他的。

  巴勃罗都能这么快得到消息,那不能再拖了,既然已经坚定了自己制作自己演唱的决心,是时候摊牌,给外界一个明确的信号了,毕竟自己主动说跟别人被动知道的性质完全不同。

  他拨通了老乔的电话,“嘿,老板,我有件事,想和你聊聊……”

  和老乔约了个陌生的地方,宋亚让艾尔开车带他前往。

  一间大仓库里面,又被分隔成了很多的小型仓库,里面非常昏暗,只有一扇扇卷帘门闪着金属漆的银光。

  “老乔不会在这把我做了吧?看起来这里很好处理尸体的样子……”

  宋亚看着里面诡异的气氛,有点不太敢进去。

  “嘿,APLUS!”

  还好,一辆黑色加长林肯缓缓停到了他身边,老乔从后座里走了出来,心情很不错。

  “哇哦,这可是好车。”宋亚看着眼前夸张的车身长度,赶紧恭维。

  “买完我就后悔了。”老乔装模作样地说道。

  “太贵?”

  “不,是没意思,我听说麦当娜的那辆里面放了个浴缸!我的呢?什么都没有。”

  “……”

  宋亚无语。

  “我要失去你了吗?”老乔突然问道。

  “怎么会?”

  老乔定定注视了宋亚几秒,“我果然要失去你了。”他笑着从口袋里取出一根钥匙,丢到宋亚手上,然后自顾自坐上车,加长林肯缓缓开走。

  宋亚按着钥匙上的号码打开一间仓库,里面全是老乔音乐换下来的设备,调音台、麦克风、合成器、音响、唱机、采样器……堆得满满当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