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原生幻想 芝加哥1990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说唱

芝加哥1990 齐可休 2722 2018.12.22 19:02

  下楼被凉风一吹,宋亚冷静地想了想,虽然没能解决啥实际问题,但来咨询的目的还是达到了,起码自己厘清了事情的轻重缓急,不用再两眼一抹黑。

  “按照古德曼的思路,眼下最重要的是先把二手店这首歌的demo录出来,然后和谱子一起拿去给那什么作曲家协会备案,最后,找一位靠谱的经纪人!”

  想好了就去做,他找到一个有黄页的电话亭,翻出ASCAP(以后简称作曲家协会)的号码,直接拨了过去。

  漫长的等待过后,电话接通,对方问明来意后便是一系列的转接、等待、转接、等待……

  趁着这个空当,他开始规划录demo的事。

  “demo的话,伴奏我肯定搞不定,找人帮忙……算了,现在不能找人帮忙。”

  以前的亚历山大·宋是校乐队主力小号手,音乐本钱不错而且识谱,正是靠这个底子支撑,加上穿越后宋亚恶补的英文水平,才得以把二手店原曲阉割成适合这个时代的版本,比如去掉了开头那几句莫名其妙的‘叫唤’,更换了电音部分,改掉了歌词中听不明白的梗(有很大可能是这个时代还没有的),还有白人主唱的‘honky’自嘲等等。

  但这些还不够,宋亚现在乐感稀烂,而且创作能力是靠‘天启外挂’得来的,很多东西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录制demo属于创作阶段,让外人介入的话,很容易露出破绽。

  电话里终于来了个管事的,单纯备案的话,基本流程非常简单,作曲家协会在芝加哥有个办公室,跟那边预约好时间过去办理手续就行。

  “那就录清唱demo,时间紧迫,学校里设备齐全,但是有点难度,无论如何得试试看。最好一天全搞定,明天拿过去备案,赶不上的话就不管demo,只把词曲备案。”

  跟对方预约了明天下午,他又去华人街附近的跳蚤市场逛了逛,买了两张空白磁带和一块非常便宜的塑料电子表,液晶屏的,MIC,牌子货,CASIQ。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宋亚感觉到有些饿,附近中餐馆不敢进,太贵,好不容易找到个白人的路边摊,买根热狗填饱了肚子。

  “今天上午花掉太多钱了,唉,我这穷得……估计是穿越者之耻了吧。”

  他啃着热狗往地铁站赶,天启外挂不知道啥时候再度降临,怎么想也不能完全吊死在一棵树上,“律师就挺好,古德曼一个那么落魄的律师,一小时咨询都拿三十五块,薄薄的两页纸卖十块钱……要不,我也走律师路线算了?毕竟律师有阿美利加统治阶级或统治阶级代言人的说法,学成以后,好歹不会被人忽悠瘸。”

  现在才九年级,相当于华国初三,一切还早,而录制demo才是头等大事,在交通工具上宋亚就不停用手在腿上打着拍子,嘴里念念有词。

  初穿越时,他对这个身体原本的音乐天赋很无所谓,也欣赏不来像‘念经’一般的饶舌歌曲,可万万没想到,他为学分奋斗了近一个月后,最终还是得努力把乐感找回来,借此发迹。

  回到学校,他直接去办公室找音乐老师。

  “我为乐团合奏时的漫不经心感到非常羞愧。”

  “由于其他学习科目成绩的提高,我放松了音乐上的追求,我很后悔。”

  “请您务必再给我一个机会!”

  “是的,我早上有些不舒服,请了假,现在好点了……”

  “没事,我现在没事了,我完全好了,您看,要不我给您跳一个?”

  “那个,我就是想借用乐器储藏室还有里面的设备,录点东西……”

  “不会不会,我是那种带女孩躲起来啪的人吗?”

  “您太高看我了,我弄不来叶子……或是别的什么……”

  “我真的真的为这些天的过错道歉,我发誓一定好好练习早日恢复水平。”

  “我以前是您的主力小号手啊,再给个机会吧!老师!”

  “我保证不会再吹错一个音……哇哦,您这项链是哪买的?真是太漂亮了。”

  “对,很衬您……”

  “说句老实话,我觉得那位谢丽尔老师的品位实在有够糟糕……对,对,对,她的发型配那么大的耳环看起来太可笑了。”

  “她完全不能与您相比!”

  “对不起,我不该背后胡乱评论其他老师,但您知道,我这人就是耿直,有一说一……”

  好话说了一箩筐,终于把音乐老师舔舒服了,如愿拿到管弦乐团小储藏室的钥匙。

  锁上门,将新买的磁带放入索尼的双卡收录机,然后给加拿大产的节拍器插上电。

  “I'm gonna pop some tags,only……咳咳。”

  “I'm……不对不对,重新录。”

  “I'm gonna……I'm gonna……哎又他妈错了……”

  万事开头难,错误百出也没办法,宋亚只能死磕。下课时间过了,社团活动时间也过了,等音乐老师敲门进来的时候,一位华国三好佛系青年,已硬生生被外挂给逼上了饶舌之路。

  成品效果完全不能令人满意,但基本能和谱子对得上,那就行了,反正是为了版权归属防一手,艺术价值不在他考虑范围内。

  向音乐老师道完谢,他匆匆赶回家,晚上,将托尼拉到了外面,开始摊牌。

  “FXXXYOU!”托尼一听,果然炸毛暴怒,这完全在宋亚的预料之内。

  在现在的托尼眼里,小洛瑞首张专辑的成功是近在眼前,确凿无疑会发生的事,到时候小洛瑞成为明星,他跟在后面帮帮手然后就等着吃香喝辣。而面前这个十五岁的弟弟,却拿着首号称包办词曲的歌,说要想办法塞进小洛瑞的新专里去!

  这不叫异想天开,这叫见钱眼开。

  他认为宋亚就是眼红小洛瑞的成功,想了个无比拙劣无比可笑的理由试图入场分钱!

  当小洛瑞的跟班,帮着花钱是一回事,侵入小洛瑞的核心事业,一起分钱是另一回事,托尼学习不好,但他一点儿不蠢。

  “你真是个人渣,我他妈怎么有你这样的弟弟,如果你不是我弟弟,信不信,信不信我把你头给拧下来!”托尼两手揪住宋亚衣领,把他整个人拎悬空,“你……你怎么变得这么贪婪……愚蠢……我早就发现你不对劲,不对劲。以前的那个亚力哪去了?”

  “Hey!嘿……”

  宋亚倒是没料到托尼反应会这么大,看样子他真挺看重和小洛瑞的兄弟情,“别冲动,你听我解释,你会理解的!”

  “说!”托尼把他放下。

  “咳,首先说明,我完全可以不先通知你这件事,我本来计划是找机会先跟小洛瑞音乐公司的老板见上一面,但我还是先跟你交底了,因为你是我哥哥,我尊重你。”

  “其次,如果没有我这张单曲的加入,小洛瑞的新专绝不会成功,因为那天我无意间听到了小洛瑞的经纪人和音乐公司老板的对话……”

  “首发七千张卡带,没有黑胶唱片,没有数字CD,就七千张卡带……这是一张成功专辑该有的样子吗?”

  “我为什么要骗你,这事儿过不了多久就会真相大白。”

  “你放弃一切朋友立场,放弃一切感情因素,就事论事,你说小洛瑞和艾尔的这张专辑十几首歌,哪一首好听?哪一首像是能流行起来的样子?”

  “首专才卖七千张,他还有可能发二专吗?他首专赔钱没机会发二专他拿什么养你和‘消音器’,再说他那儿还有AK、艾尔……”

  “对对,我是变了,我是变得精于算计了,但这种变化对咱家绝对是好事!我和你一样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你想一辈子呆在这鬼地方吗?”

  “我这首歌的灵感是上次逛二手店,就是拍MV的那天……”

  “当然!我跟你打包票,我这首歌绝对绝对绝对能红!”

  “我是校乐团的主力小号手你忘了?”

  “好吧,你可以不信,我也没指望你信,但真正懂行的人一听就能明白。”

  “你想先听听?可以啊,我录了个小样。”

  这一天下来真是连说带唱,宋亚嗓子都冒烟了,终于把托尼忽悠得半信不信,暂时过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