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原生幻想 芝加哥1990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开价

芝加哥1990 齐可休 2347 2018.12.26 19:17

  宋亚心里很清楚,与其说巴勃罗被惊艳到了,不如说老乔接手副歌部分后,这首‘外挂’歌才被正式揭开面纱。

  换句话说,不是二手店这歌适合老乔,而正是老乔那独特的穿着和嗓音帮助宋亚开窍了所谓的‘天启’。老乔是因,二手店是果,他是当前位面最适合这首歌副歌部分的人,反倒是小洛瑞的RAP离原唱还有非常大的差距,所以老乔一开口,这首歌的味道立马出来了。

  不过毕竟是初次接触,老乔年纪也大了,在后半段歌词较复杂的部分还是出了不少状况,一曲唱罢,他张开双手做了个征询意见的动作,宋亚立刻隔着玻璃竖俩大拇指马屁致意,他十分受用,还以一个标准的弯腰谢幕。

  “不行了,累死我了,我得喝点东西,休息会。”老摩根掏出手帕擦着汗走出了录音棚。

  “嘿!”

  老乔兴头刚起来,哪能乐意,跟在后面,“老家伙别扫兴,我还没热好身呢!”

  “你先把词练练吧,刚才是不是咬到舌头了?”

  老摩根嘴上不吃亏,熟门熟路地打开沙发旁的一个小酒柜,手伸到里面挑挑拣拣,终于被他捞到瓶芝华士出来,斟了小半杯一仰脖子闷了,然后美滋滋地长舒口气,瘫在了沙发上,“该充实充实你的酒柜了老乔……”

  “把嘴闭上喝你的尿吧!”

  老乔有点不爽了,“我这儿已经很久没盈利了……”

  巴勃罗轻咳了一声。

  这时候埃里克推门进来,托尼跟在他身后,边笑边喊,“他被那妞甩了!”然后还指着埃里克的一侧脸颊,“看这!”那里有个泛白的五指印。

  埃里克懒得理他,默默地走到调音台前坐下,戴上监听耳机自闭。

  “披萨到了。”AK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那都先吃点东西,休息休息吧。”巴勃罗给老乔打了个眼色,又一指宋亚,“你跟我过来。”

  他领着宋亚出门,从外面摞披萨盒里抽出一份,又拨开‘消音器’递过来的找零,“你个白痴收着吧。”轻车熟路穿过走廊,打开最里面一间办公室的房门。

  “坐。”

  他把披萨放到老板桌上,指指老板桌对面的椅子,然后自己也坐到旁边。

  等宋亚坐下,“咱们不说废话了。”他很直接地问:“你怎么打算的?”

  “呃……”

  宋亚打起十二分精神,“我不太明白……哪方面的打算?”

  “版权,歌词,经纪约……所有方面。”巴勃罗掏出烟嘴装烟,“这首歌不错,嗯……是很不错,我很看好你,你现在只缺一个人带你入行。”

  “是的。”

  宋亚感觉自己始终都在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之前在车上对方还说要先解决歌词的问题,现在怎么跳过不提了,直接暗示经纪约的事?

  “可您不是说,要先解决歌词版权的问题吗?”宋亚决定先装波蠢。

  “当然,那我们先说这个好了。”

  巴勃罗拿手比划着,“你不懂这个圈子,可能乍一听会觉得我很霸道。但我告诉你,这一点是绝对必要的,小洛瑞必须出现在歌词作者里,否则以后他没法混,换任何一个饶舌歌手都一样。这个圈子门槛很低,如果你被抓到痛脚,就会有无数小角色想着靠DISS你来碰瓷扬名,电台DJ也很乐见为这种事撕起来,能吸引听众。这样,我可以替小洛瑞付你一笔买断费用,你可以开价。”

  他说完这些,起身站到窗前,点上烟开始慢慢抽着。

  “老子怎么知道开多少价合适?”宋亚心里偷偷骂道。

  居然让一个菜鸟开价,他看着巴勃罗的背影,对这个人越来越警惕了,“呃……我可不可以先咨询一下律师?”

  “该死!”

  巴勃罗爆了句粗口,“这种事知道的人越少越保险你懂吗?NGer。”他扭身走近,居高临下地直视宋亚的眼睛,“这个问题我已经解释了两遍,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似乎是一种施加压力的谈判技巧呢,如果是以前的那个亚历山大·宋可能会吃这一套,但现在的宋亚心智要强很多,而且还知道以柔克刚,“据我所知,律师们的嘴可比我们NGer保险得多。”

  巴勃罗目光阴冷了下来。

  “他们……他们有那个什么……什么保密权之类的东西……”宋亚感觉到巴勃罗这次是真的变脸了,反倒有些肝颤,巴勃罗这种在黑人区混得风生水起的人物一般都带点帮派背景,加上他的墨西哥血统……拉美帮派的狠那可是更上一层楼啊。

  在黑人区里,死个把人真不叫事。

  要不?怂了吧……钱也要有命来花……

  “I wear your granddad's clothes,I look incredible……”

  谢天谢地,正当宋亚内心天人交战的时候,老乔哼着歌一路扭了进来。

  “怎么不吃披萨?”他把粉西装脱下挂在衣架上,打开披萨盒拿了一块张口就啃,一边吃一边还不忘盯着另一只手里的谱子看,“嘿!APLUS,你觉得我刚才那段处理得怎么样?给点意见。”他问道。

  “呃……”

  宋亚看看坐回去的巴勃罗,闭眼回忆了一下脑海中的原曲,“我觉得你可以再俏皮一些。”

  “俏皮?怎么说?”

  “就是……嗯……”宋亚站起来,学着MV里面双手拉着西装领面抖着表演了一段,“大概就是这样。”

  “我明白我明白……”

  老乔几口把披萨吃完,又唱了起来,不时停下来和宋亚交流,完全乐在其中。

  巴勃罗瞥了宋亚一眼,宋亚报以无辜的表情。

  “乔。”

  巴勃罗等了会,终于忍不住把老乔叫停,将刚才俩人的分歧直言相告,“你认为呢?”他问。

  “嗯……”老乔坐到老板桌后面,沉吟了会儿,然后向宋亚说道:“要找你信得过的律师,OK?”

  “哦!天哪!”巴勃罗站起来抱着头表示难以置信,“这小子把你收买了!?”

  “别把事情搞得太复杂行吗?”老乔回道:“我的订单早已下到磁带工厂了,就因为你说要再加一首歌,所以才扣着母带没送过去。咱们不能再拖,必须尽快重新录制好母带给工厂送去,否则违约金我可赔不起。”

  “你不必在APLUS面前说这些的,我们还没跟他达成任何协议……”巴勃罗也顾不上宋亚在旁边了,对老乔大吼:“你说的这些会让我们在他的律师面前很被动!”

  “我无所谓。”

  老乔摊开双手,“我已经无所谓了,我养了你手里的小洛瑞和艾尔两年,我没有耐心了,我现在只想尽快结束这一切。能红,还是不能红,到该翻牌的时候了,明白吗?”

  “FXXX!”

  巴勃罗气得直接摔门离开。

  “别管他,刚才我们说到哪了?除了再俏皮点还有啥来着?”

  “呃……你还能再克服些送气的声音吗?”

  “可以,可以,没问题……我是专业的,我以前也红过,你别小看我,到时候提醒我多注意……”

  “好的。”

  “然后呢?还要注意哪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