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原生幻想 芝加哥1990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巴勃罗

芝加哥1990 齐可休 2400 2018.12.24 17:40

  宋亚小号,小洛瑞打非洲鼓兼演唱,两人配合着把全曲粗略过了一遍。

  经纪人听完,歪头看着宋亚,“你真是你们学校的主力小号手?”

  “呃,是的,曾经是。”宋亚赶紧拿出编好的说辞,“因为前段时间忽然对音乐失去了兴趣,疏于练习,所以退步很大,而且我……我刚才很紧张。”

  “耶,他分心了,他犯蠢去专心学业什么的,数学成绩A+,所以我们都叫他APLUS,哈哈哈……”托尼帮着解释。

  “这不合理吧?歌曲完成度这么高,你难道……”经纪人说到一半突然收住了口,拿出烟嘴,塞上根无嘴骆驼,“算了,现在不纠结这些小事,我就当你是天才好了。”

  “耶,亚力,听到他说的了吗?你是个天才,原来你真他妈的是个天才……”

  “闭嘴,托尼。”

  经纪人让托尼闭了嘴,点燃香烟抽了口,“你已经把词曲备案了是吗?”

  “是的,词、曲、还有这份demo。”宋亚能感觉到对方在犹豫,小洛瑞刚才其实已经暗示AK出面拒绝了合作,如果这位经纪人再持否定态度,那这条路就彻底断了。

  可反过来一想,宋亚又不怎么担心,毕竟现在手上有好歌的是自己,而急于捞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是对方。只要把著作权这个大后方守住,在米国这个资本社会里赚钱不过是早和晚,多和少的差别而已,只要对方够敏锐,就不难看出这里头的机会。

  小洛瑞整个人完全放空,眼神在天花板上游移,腿随意晃荡着,一脸的关我鸟事。

  “我是来救你的啊小洛瑞!”

  宋亚心里喊着,他已经很笃定小洛瑞现在仍被经纪人和音乐公司老板瞒在鼓里。

  “这样吧,我们先去公司。”

  经纪人用拇指和食指掐灭烟头,“AK,你去把我的车开出来。”他又踢了下小洛瑞的腿,喊道,“动起来,都动起来!我们走!”

  ‘消音器’拍拍宋亚的肩膀,“酷!”

  托尼开心得像个几百斤的孩子,蹦起来和小洛瑞击掌,和AK击掌,然后搂着宋亚下楼,“我就知道你能行!”他大声喊着。

  等到了楼下,把宋亚拉远了些,又悄悄耳语,“我刚在上面是不是话多了点,帮了倒忙对吗?”

  这个哥哥确实是个粗中有细的人,也很会利用这点,比如上次在篮球场的亮枪事件,他后来也说在那个篮球场打球的一般是附近家境和教育还可以的孩子,所以他敢这么干,如果把冲突地点换成贫民区,就绝对不会蠢到去和别人斗狠。

  不过他嘴上确实少个把门的。

  “没有啦……”宋亚苦笑,“还不是全靠你和小洛瑞的关系吗?”

  “耶!”托尼很吃这一套,“你们都是我的兄弟,兄弟就该这样互相帮助……”

  小洛瑞和经纪人最后下楼,能看出来两人刚才发生了争吵,小洛瑞怒气冲冲拉开‘消音器’的丰田车门坐了上去。

  “你!”

  经纪人没管他,而是冲宋亚打个响指,然后指了指AK刚开出来的沃尔沃760。

  “拍拍他马屁。”托尼提醒道。

  “放心。”宋亚和他分开,坐上了沃尔沃的前座。

  “豪华车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屁股在舒适的真皮座椅上磨了磨,宋亚心想:“以后咱发达了也弄一辆沃尔沃开开,还能顺便支持支持国货。咦?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你有经纪人吗?”后座上的经纪人开门见山。

  “没有。呃……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宋亚如实回答。

  “真的吗?”

  经纪人有点不信,“谁教的你备案这类知识?”

  “我找了位律师咨询,他给的建议。”宋亚观察下来,小洛瑞这位经纪人约莫五十岁左右,长相带点墨西哥血统,行事简练果断,有派头,看车,经济实力应该也不错,就是对人颐指气使,控制欲颇强的样子。

  不过经纪人能给自己收入和事业带来帮助就行,性格啥的都是细枝末节,而且他是小洛瑞的经纪人,好像也是艾尔的,知根知底,起码不会是外头的闲杂人等。自己没有经纪人,也没路子,那还不如就……

  “呃……您……”宋亚把利害关系想清楚了就果断开口。

  “巴勃罗。”

  “好的,巴勃罗先生,您能做我的经纪人吗?”他问。

  两人在后视镜里对了一眼。

  “原则上没有问题,不过在成为你的经纪人之前,有一点我要跟你说清楚,版权方面的。”巴勃罗说道:“曲,归你没有问题,但是词,最好能让给小洛瑞。”

  “为什么?”宋亚大为意外。

  “你找的律师不太了解说唱圈子,不管是以前的老式风格还是后来的政治,匪帮,说唱歌手不是在表达自我,就是针对各种议题发表见解,早期说唱歌手都来源于底层,没有经济能力弄好的伴奏,很多都是随便弄弄或者干脆采样别人的音乐,所以曲,归你没问题。可你想想,如果说唱歌手表达的内容不是他自己的,那么换谁来唱不是都一样?反正这行又不用彪高音也不用太好的发声技巧,说实话门槛不高,再不说自己想说的唱自己想唱的,跟那些大唱片公司力捧的偶像歌手有什么区别?这种说唱歌手抬不起头的,会被整个圈子排斥嘲笑。”

  巴勃罗说了一通,“而且你这首歌的歌词本来就还得改。”

  “呃……呃……”

  宋亚上嘴唇碰下嘴唇,几次欲言又止,他之前根本没想到还有这种问题,但是他很清楚,词的版权一丢,以后该分得的这部分权益肯定没了?

  “你好好考虑考虑。”

  巴勃罗没有继续施加压力,抄起摩托罗拉砖头开始打电话,“嘿,老家伙!我需要你的萨克斯风……就现在……应该是笔大生意……好的,我们说定了?……好,十分钟到你家楼下。”

  “去老摩根家。”打完电话,他对AK说道。

  十分钟后,接到了一位拎着乐器箱子,身着六、七十年代风格盛装的黑人老头。

  “哇哦哇哦哇哦,穿成这样,老家伙你这是要去哪?”巴勃罗作弄地扯扯对方胸前鲜艳的口袋巾。

  “不是……不是你说有大生意的吗?”老头瞪大眼睛,“你可别玩我,小子!要不是你,这么晚我才不出门。”

  “是去老乔那儿,你以为我会给你安排什么?餐厅伴奏?你这把老骨头能行吗?”

  “我演出机会多得很!现在每个场子都在请会吹萨克斯风的人。”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都得感谢凯丽·金,你看,现在这么小的孩子作曲都用大量的萨克斯风伴奏。”

  “去他妈的凯丽金,我才不感谢他,我的技巧比他好一万倍。”

  “真的?我见过你吹他的曲子,当时感觉你都快断气了,我真怕你当场躺下。”

  “去你妈的,我说的是技巧!”

  巴勃罗和老摩根互损了几句,在老友面前他完全是另一幅面孔。

  很快到达目的地,AK把车停好,宋亚下车,抬头看到一个高高的招牌‘老乔音乐公司’,霓虹灯管很黯淡,还有几个字母已经不亮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