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原生幻想 芝加哥1990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十六岁的第一天

芝加哥1990 齐可休 2513 2019.01.28 12:43

  十六岁,对宋亚来说最大的意义就是能开车了,座骑早已选好,福特F150皮卡,7.5升V8引擎那款,完全体的吞油怪兽。

  车和牌子他并不喜欢,家里之前的那辆二手福特皮卡还经常坏,但在黄石公园米拉的CK广告营地里,他见识到了这款车的作用,货斗装大量设备的同时后面还能拉上个硕大的拖挂式房车飞驰,小摄影团队小唱片公司拿它来跑外景跑宣传非常好用。

  海登在底特律干了很久的汽车销售,打个电话还能有点折扣,购车款走A+唱片的账,如果以后有宣传活动的话正好用上。

  趁着中午,宋亚拿学校的公用电话预约了考驾照的时间。

  “嗨……”

  放下话筒,一位女同学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生日快乐,大作曲家。”

  “大……”

  自从上次被AK叫破,APLUS的名号在学校里渐渐不是秘密,宋亚摇头失笑,“过奖了,你怎么知道我今天生日?”

  “我经常负责组织社团活动,在学校花名册上看到的。”女孩有些紧张,白皙的面孔微微泛红,双手端在腰间,手指不停互相揉捏着,“你不会嫌我太多事吧?”

  “不会,怎么说?”

  宋亚百分百肯定面前这位白人女孩对自己有意思,这所学校虽然黑白学生都有,但这些家境不错的白人学生们普遍对黑人同学有点潜在的隔离倾向,虽然不会表现在明面上。作风也比以前的那所公立中学保守很多,看来今天对方鼓起了相当的勇气,主动开口。

  他抬头往四周看了一圈,附近没有女孩们的小集体,看样子是她偷偷的单独行动。

  “呃……”

  女孩更紧张了,身体微微发抖,“我想,你也许会办个生日趴体,听说你们音乐圈的人经常会……会举办各种趴体。”

  这还真没有,宋亚的华国灵魂注定了他不会是个米式趴体生物,“没有,我最近太忙了,而且,我家住高层公寓,如果办趴体的话会被邻居投诉的。”

  “哦,这样啊。”女孩词穷。

  宋亚再次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女孩,金发,长相中上,精心化化妆还能更漂亮,肤色洁白,腿很长,北欧风的薄毛衣下胸前部位鼓鼓的……轻声细语,容易害羞,既然能经常参加社团活动,那成绩肯定也很不错,嗯,典型的白人中产家庭乖乖女。

  “要不……”他有点意动。

  ‘滴滴滴……’这时候口袋里的呼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米拉的电话。

  “要不什么?”女孩撩动长发,语调有点雀跃。

  “呃,还是算了,我最近真的很忙。”宋亚再次拿起话筒,朝她示意。

  目送女孩失望地离开,拨通米拉的电话。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米拉的歌声在那边响起。

  “谢谢。”

  米拉得意地嚷着:“惊不惊喜!?是不是只有我记得你的生日哈!”

  “亲爱的,昨晚上他们就给我过过生日了。”宋亚拿话打击她。

  “昨晚!?”

  米拉沉默了一会,然后尖叫:“天哪!我忘了计算时区!”

  “哈哈哈!”宋亚大笑。

  “我是不是很蠢?”米拉有些失落。

  “也没有啦……”

  两人又聊了一些近况,“这里景色很美,也许,你可以抽时间过来看看我,我想你了。”米拉撒起了娇,“这里也没有讨厌的狗仔。”

  “我找机会吧。”宋亚记得米拉的生日在十二月份,也许到时候可以给她一个惊喜。

  下午,宋亚练完壁球,揉着酸痛的肩膀走出学校,‘消音器’开着那辆拉风的雪佛兰敞篷早在门口等着了,托尼、艾尔和迪莱三个挤在后座。

  “上来吧我亲爱的好弟弟,带你去见识一下成年人的世界!”托尼兴奋地直搓手。

  “拜托,我这也才十六岁。”宋亚无奈地坐进前座。

  “你看上去怎么也得二十岁起!”迪莱的一句话引来笑点奇低的另三人疯狂怪笑。

  “你是不是又长高了?”托尼伸手在他头发上乱摸,“我感觉你更高更壮了,有一米八了吗?”

  “一米八二。”

  宋亚躲开他的手,“最近我在练壁球。”

  “壁球!?哈哈哈哈!”几个人又莫名笑做一团。

  宋亚翻个白眼。

  ‘消音器’发动汽车,笔直朝南城开去。

  “你们这么闲?不是要跟小洛瑞和老乔去本子国吗?”宋亚趁机问道。

  “过两天就走。”托尼回答,“听说二手店会被授权给那边的歌手演唱,有日文版,华文版什么的。”

  “是吗?”宋亚倒没想到这个,“直接听你们的版本不就好了吗?”

  “亚洲人还是喜欢听自己语言的歌曲。”迪莱给他解释,“SBK属于百代,而百代在亚洲的能量很大。”

  ‘消音器’把车停在了一家脱舞酒吧门外。

  “OMG!”

  宋亚猜出他们想干什么了,头开始痛了,赖在座位上不想起来,“再说一遍,我才十六岁,进这里起码要二十一!”

  “你别装了。”

  托尼硬把他拽出了车子,几个人前呼后拥,走到酒吧门口。

  一个强壮的黑人门卫和托尼碰碰拳头,“小洛瑞没来吗?”

  “今天是我弟弟的专场!”

  托尼带头走进酒吧里,“这轮酒我请了!”他进门就一嗓子。

  五、六点钟,酒吧里面的人不多,大部分客人是有点年纪的老头,听到他这话高兴地抬起手里的酒杯,朝托尼表示感谢。

  “钱,钱……”托尼又朝‘消音器’连声催促。

  ‘消音器’从怀里掏出一大把一刀面额的钞票。

  托尼走到酒吧中心的小舞台前,朝正像树懒一样靠在钢管上磨洋工的女郎一扬手,钞票漫天散开。

  浓妆艳抹的白人女郎朝他抛个媚眼,把身上的外套脱下,开始卖力表演起来,老头们纷纷换位子,扑到了她面前的吧台上。

  “这是我弟弟!”

  托尼把宋亚搂着向客人们大声介绍,“APLUS听过没?二手店就是这小子写的!”

  老头们反应平淡,倒是酒吧里的女侍应们眼睛都亮了。

  “跟我来。”托尼轻车熟路,把宋亚拉进最里面的阴影处,一人一张沙发坐好。

  一位墨西哥裔面孔的男侍应带来几位女郎,黑白高矮胖瘦一应俱全。

  “给他最好的!”托尼指给宋亚一位白人女郎,“他喜欢白的,我知道。”然后豪气地拍着巴掌,“酒!酒!酒在哪里!?”

  那位女郎款款走到宋亚身前,一屁股坐到了他的腿上,肉弹直接怼脸,“男孩,没来过吗?”

  “他是个雏!哈哈哈!”托尼怪叫,“给他最好的服务!”他又拿出些钞票,往女郎们的胸口塞。

  宋亚被闷得有些喘不过气,身子直往后缩。

  第二天清晨,宋亚醒来,看看左右,托尼、‘消音器’、艾尔和迪莱还东倒西歪地睡着,面前桌子上各种牌子的空酒瓶无数。

  他揉揉太阳穴缓解宿醉后的头痛,又检查了下裤子拉链,还好,忍住了没荒唐,被这种地方的女人染上什么病一辈子就完了。

  “先生。”

  一名侍应递来账单。

  宋亚看着一千三的数字,倒吸一口凉气,又看看还在打呼的托尼,只好取出支票本,“支票收吗?”

  “可以的,先生,但你们不能马上离开,我们要验一验。”侍应礼貌地答道。

  “好吧。”宋亚签好支票,递给对方,“托尼经常来吗?”

  “是的,先生,不过都是洛瑞先生付账。洛瑞先生很慷慨的,一次消费都在两千左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