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原生幻想 芝加哥1990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人生导师

芝加哥1990 齐可休 2732 2019.01.04 10:17

  签下白纸黑字的合约后,宋亚与丹尼尔单对单深谈了很久,受益良多。

  对他个人来说,这次对话已不能称之为简单的聊天,而是一次被颠覆,被重塑的过程。得到天启外挂后,他脑子尽是些好好学习,低调发育,等着外挂掘来的一桶桶金进账,然后自然而然出人头地,享受一番风流人生之类的念头。

  但是丹尼尔告诉他一个真相,黑人文体两……个行业的明星里,在过气或退役之后能保住不破产的都少之又少,很大部分人甚至在放纵挥霍、沉迷酒色、滥用毒品和药物的多重影响下英年早逝。

  比如某次醉酒时在亲信之人递来的文件上随手签上字,名下就可能莫名其妙地少了处房产或多了笔巨额债务。

  一次平平无奇的猎艳,可能在事后被对方告上法庭,面对无中生有的强奸指控,他要么花一大笔钱私下和解加背负恶名一辈子,要么花更多的钱请律师团夺回声誉,然后在无数次的法庭交锋和媒体轰炸下身心崩溃。也可能因为对方蓄意留下的情种,而面对十几年的高额抚养费和持续不断的敲诈。甚至可能染上新型性病,短短几年便一命呜呼。

  与帮派的关系不清不楚更是出身贫民区的黑人明星一大隐患,一方面在那里生活和成长不可避免会和帮派沾上关系,另一方面这种背景又使他们成为各种执法部门的特殊关照对象,成名后稍有行差步错轻则花钱消灾,重则吃上牢饭。

  贪婪的亲戚和发小们,无孔不入的江湖小骗子们,蜂拥而至的华尔街大骗子们,经纪人、经理人、律师、会计师们的倒打一耙,跟班们带进车里和房间里的枪和毒品,无意算错的税,无意说错的话……

  凡此种种无不可能给他致命一击,所以他必须要有远超常人,甚至远超同等地位白人的精力、自制力、分辨能力和警惕性。

  前路危机四伏的同时,丹尼尔也告诉他,在这个日益讲平权和政治正确的时代,他也能通过肤色获得无数好处,而想要获得这些好处的前提,就是必须对阿美利加政治和人际关系的运行方式有非常透彻的了解,以及相应的人际交往能力和行动力。

  想一路‘小透明’直抵成功?不存在的,学习好的小透明是书呆子,是被霸凌的对象,学习好的领导者才配得上成功。

  比如这次BMI会员的申请。

  “想让BMI这类机构加快工作进度就得向他们施压,而种族牌就是非常好的施压手段,那么你就必须了解如何通过政治和舆论完成这种施压。”

  “除了钱,阿美利加的人们还喜欢一种东西,这种东西就像超市的积分,超市的积分能换回商品,而这种积分攒够了,他们会拿去换钱、换权力、换友谊、换关注、换精神上的升华和满足。打个比方,有些富人愿意在纽约花十万块办一场慈善晚宴,然后再花一大笔钱非洲飞个来回,就为了送给当地人价值几千块的塑料书包,他们为什么不直接买十几万的书包寄过去?为了积分。把书包亲手递给当地小朋友再拍个照留念,富人拿这个积分换道德上的自我满足和名望,明星拿这个积分换大众和媒体的好感,高中生拿这个积分为申请好大学积累社会活动的经历……”

  “积分的花法多种多样,得到积分的方法也有无数,但是你要记住,只有成为能给别人提供积分的人,才是真正无往而不利的赢家。”

  在丹尼尔的谆谆教诲下,宋亚重新规划了自己的人生,他回到学校,先去找了音乐老师。

  “哇喔,亚力,原来你就是写二手店的APLUS,你做得非常棒,恭喜你!我们都被你瞒在鼓里了哦。”

  这是音乐老师见面的第一句话。

  宋亚说:“谢谢你,我是真心的,我所有的音乐知识都来自于您。我从没想过这首歌能成功,洛瑞是我哥的死党,我们经常混在一起,我把一时兴起写的歌给了他,然后……有时候美好的事突然就那么发生了,就像做梦一样,一切都让我措手不及。从梦境中缓过来后,我心底有个声音要我要去感谢上帝,感谢很多人,这所学校里我第一个就想到了您,没有您的帮助和鞭策,就没有我的今天。”

  音乐老师笑了,“也没有啦,所有学生都是同样的教导方式,而唯独你做出了成就,主要还是个人天赋的因素吧。”

  “您过奖了。”宋亚谦虚了一下,“其实,我本来准备在一个比较隆重的场合感谢您的。因为我的那首歌,BMI,也就是美国广播音乐协会允许了我的加入,他们打算搞一个小型的授予会员仪式,就是在体育馆摆些凳子然后……您知道的,就是很简单的那种。但很可惜……”

  他仔细调整自己的脸部肌肉,做出苦笑的表情。

  “哦?”音乐老师提起了兴趣,“为什么没能按期举办呢?”

  “我也……不好说,好像是哪个环节被卡住了,其实我有点感觉遭遇了种族歧视……”宋亚回答。

  “种族歧视!”音乐老师瞪大双眼。

  “只是感觉……可能吧,你知道的,我们对这方面很敏锐,能感觉到一些……”宋亚耸耸肩,“我本来打算去和校长反映……”

  “一定要去!”音乐老师拉上他,“对待歧视没什么好犹豫的,现在就去!走!”

  被音乐老师领到了校长室。

  校长是一位光头黑人老者,很耐心的听宋亚把说辞复述了一遍。

  “他们打算搞个小仪式,但是被人故意卡了是吗?”

  校长抄起电话,“这种事不能姑息,我懂的,一些白……”他看了眼白人音乐老师,换了种说法,“像BMI这种历史悠久的机构里,往往藏着许多种族主义的旧脑袋……”

  他不知道给哪个社会关系打了通电话,打完之后又笑着对宋亚说:“原来那首二手店的作者就在我的学校哈哈,你读几年级?多大……哇喔,十五岁的作曲家、BMI会员,嗯嗯,的确是需要搞个仪式,你还需要什么帮助,尽管说。”

  “是这样的。”宋亚回答:“我的经纪人建议我问问您能不能让本区的议员帮忙?他还让我给芝加哥的平权组织写信试试。”

  “很不错的主意,我会给安德伍德议员去电话的,他一定愿意帮忙,至于平权组织……嗯对,还是你个人去和他们联系合适些,小伙子你有个不错的经纪人,我给你一个平权组织的地址和电话,他们有个办公室,在芝加哥大学那边……”

  有了音乐老师和校长的帮助,宋亚把丹尼尔出的主意执行得很完美。

  “也许完美过头了,玩太大了以后BMI不会恨我吧?毕竟他们啥也没干……”他心里暗暗打鼓。

  走出校长室,告别音乐老师,却没想到在走廊被俩个小混混拦住了去路。

  “YO!APLUS……”一个小混混流里流气凑近,“小洛瑞那首歌就是你写的吗?”

  “耶。”已经脱胎换骨的宋亚一点不慌。

  “咱们商量一下,你也给我兄弟写一首歌怎么样。”他指指另外一个小混混,“他的饶舌水平也很不错哟。”

  宋亚直接推了他一把,“你认真的?嗯?”他主动上前,拿额头顶在对方额头上,笔直看着对方的眼睛,“你知道我给小洛瑞写歌,你不知道问问我老板是谁?嗯?地域短尾猫听说过吗?嗯!?你拦我路!?”

  对方步步后退,一路被他顶到靠墙罚站,“是你要我写歌吗?嗯?你的饶舌水平不错是吗?”他又换了个目标,继续顶……

  两个小混混落荒而逃。

  宋亚当时就想叉会腰仰天大笑。

  没想到乐极生悲,扭过头就看见那位啦啦队女神‘风情万种’地冲自己款款走来,很快他又发现在走廊另一头的橄榄球队前锋,已经开始搓着拳头热身了。

  “FXXX!”

  急中生智,几步冲到一群过路女生中间,挑了个最顺眼的,“嗨,能认识你一下吗?”为了不挨打,他也是拼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