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熯世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入京

熯世者 田曰四口 3051 2018.12.07 02:52

  西南行省南边有着一条横跨整个西南帝国南部边境的大河,通常人们称呼其为天沟,因其水宽且深,一年四季波涛汹涌,像是要吞噬一切胆敢冒犯她的活物般而得名。整个西难帝国有许多条支流汇入其中。银鳞河便是其中的一条重要支流,银鳞河发源于帝国东北部的荧惑雪山深处,途经东北行省的首府右陵,京城紫平,一路向西南下贯穿整个西南行省,最后汇入天沟。银鳞河因盛产银鳞鱼而得名,银鳞鱼通体银色,像梭子般,游速飞快。因其肉质紧实鲜美,少刺少腥而深得珏地各处百姓的喜爱。但是难以捕获,价格也是其他鱼类的数倍银鳞河流入西南行省时水面逐渐变宽,水流也趋于平缓。非常适合银鳞鱼的生存,于是乎捕鱼行业兴起,西南行省通过卖鱼贩盐成为帝国税收的重要来源之一。但是由于没有天然的屏障,直接与西难帝国的死敌——策天帝国的东南边接壤,西南行省地势较低,战时易攻难守。外加行省的东边就有一段逶迤的山脉,无法进行及时的增援,第一时间就会被攻占,因而西南行省处于被放养的状况,这些年的人口都向各处迁移,加上盐湖的不断缩小,本来极其富裕的省份也逐渐没落下来。不过好在边境比较平和,没什么大事发生。没有政策的约束,一般人也过得不错。

  向阳坐在马车里打着盹,离家不久后天气骤变,当晚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即使是这样从来没有离开过镇子的他也是对新奇的人和事物兴奋不已,在个个地方走走停停的,丝毫未受到糟糕天气的影响,几天都没好好睡上一觉。好在几天后雨势渐微,向阳也收起了那份新鲜感,正式踏上了入京的路程。虽然连日的大雨,但是马路由于数十上百年来各地商贾马车货物的来来往往,加上不断地修缮,路也不算难走。但是路过一个小山坡时,向阳原本晃晃悠悠的身子被突如其来的停车给弄的向前扑倒出去。疲惫的身体被疼痛给刺激的清醒过来。向阳睁开双眼,用手撑着木板爬了起来。马夫也急忙撩开布帘对向阳说到:“前方有一处泥石挡住了,刚才由于是上坡没看见那个地方,依我看,因该是发生了滑坡,上坡上的树木也七零八落的倒在路上。”向阳听罢出了马车,定睛向前方望去,不知如何是好。开口问到:“林叔,还有其他的路吗?”皮肤黝黑,体态精瘦的马夫此时也皱了皱眉,好一会才说道:“这里快要出省了,只有这段处在山脉中靠左的一个小山谷间的道路,想要绕行的话,只能绕回去往左走水路了,可是这几天的暴雨水位估计是高了不少,又是逆流而上,怕是有些危险。”向阳听完也是皱起了眉头,他这个不经世事的小伙哪里看过如此情形,俩人只能僵在了这里。

  约摸两个时辰后,向阳发现原本被堵的严严实实的道路中间被打开了一道缝,很快裂缝向四周蔓延开来,向阳依稀望见泥石对面有许多人影,便对林叔说到:“那边好像有着人,咋们过去看看。”林叔说了声:“少爷,上车。”抽打着马匹让它们向着那边驶去。

  二人下了马车走到缝隙面前,对正在奋力挖掘泥沙碎石的农夫打扮样的一袭人问到:“各位,这里是怎么个情况?大概需要多久才能让我们过去?”其中像是领头的人不耐烦的说道:“接连不断地大雨,把这片地方的山坡给弄垮了。看着进度,怕是得个一天。你们要是不帮忙,就一边呆着去,别在这碍事。”另外一个光着膀子的人解释道:“这泥沙吸足了水,夹杂着石头树枝,这些锄头,锹,镐子插进去想要拔出来可是要耗费相当大的力气,我们这些人干了半天才弄出这么个口子,如果你们能帮忙的话,应该会快一些。”说完就把锄头重重的插在了泥沙里,表情狰狞的往外掏弄着。向阳见此在脑袋中思考了一番,想到如果把这些泥沙给烤干,这样弄起来会快更多吧。于是大声对他们说到:“我有一个办法,能让你们挖的速度变的更快,不过先要你们停下来。”为首的那个人瞟了一眼向阳,嘲讽到:“你这白白嫩嫩的,能干些啥,别耽误我们的时间。要不误了时辰官府怪罪下来,你可担待不起。”向阳知道他们不信,便摊开右手,手心向上轻轻的晃了晃,一个黄色的小火苗涌现出来。向阳笑着说到:“都站开一些,可别被这火给伤着了。”说罢也不管众人错愕的表情,双手的火势陡然变大,向阳左右手掌,分别对着缝隙两旁的泥沙,火焰不断的炙烤在上面,随着风,沿着缝隙往另一侧奔去,霎时间火光冲天,给这阴沉沉的天空增添了些许不一样的色彩。众人瞪大了眼珠,不敢相信的看着向阳,手中的锹也掉在地上。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对向阳投出赞许的目光。

  半个时辰后,向阳脸上的汗像水珠般滴落下来。脸色苍白无比,气息不稳,心脏像是快要跳出来,他还没有过如此长时间的使用过火焰。当他快要支持不住时,鼻尖闻到了一股像是烧焦了的树木的檀香味。他知道差不多该收手了,便深吸一口气,把火给收了回来。这时一旁的林叔上前搀扶着向阳向马车内走去,向阳艰难的踏上了马车,一屁股坐在毛毯上,头想下倒去,随后便不省人事了。胸前那枚玉佩里面的黑色物质又活跃起来,像是要钻进向阳的皮肤里一样。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马车中也传出了阵阵鼾声。

  向阳醒来时,已是日落时分,农夫们对那些干了的泥沙自然是不在话下,清理出了大约可以通过一驾马车的宽度。向阳伸了伸懒腰,无精打采的走到林叔的旁边,林叔看到向阳过来便关切的问到:“少爷,身子没什么大碍吧。”向阳有气无力的说道:“没事,就是有点虚弱,过几天就好了。”那群农夫看见向阳过来,便放下手中的器具围了过来。为首的农夫不好意思的拱手说道:“真是太感谢您了,不然我们还要干到明天才能完事。之前多有冒犯,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向阳摆了摆手说到:“我就没放在心上,再说这也是为了我自己好,不算什么。”顿了顿他又问到:“我们一路上过来怎么只有这发生了这种事?”之前向向阳解释过情况的农夫又开口道:“唉,这还是三十年来第一次发生这种事。几年前,咱们这来了个新的县太爷。新官上任三把火,说是为了造福百姓,改造一下这个荒废的山谷。把这里原来那些歪脖子树都给砍掉了,换成榉树,说是能做家具什么的,卖个好价钱。刚开始半年树木长势还不错,可是谁知道这种树特别怕山里面的一种虫子,不到一年大部分的树都死了,弄到最后不了了之。砍树时松动了土,加上这些树又死了,当时就担心会不会出事。这不还是发生了。还好这次塌陷的地方不大,不然这条路就彻底消失不见了。本来咋们可以在上山挖些人参灵芝之内的卖钱,这下倒好,树也没了,灵芝也不见了,这些年银鳞鱼也少了不少。再过几年怕是要去别处另谋生路喽。”其他人也打开了话匣子,对向阳二人诉着苦。向阳耐心的听完他们的话语,想要说着什么,但是卡在了喉咙中,“我能帮他们做些什么?难道给他们钱财吗,这么多人怕是不够,就算够了,也不是长久之计。去找县太爷理论?大概率连衙门都进不去,县太爷会听我这个年纪轻轻,默默无闻的向某某的话吗?”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此时的他感到一丝无力,豪情壮志也消退也些许,向阳现在只想离开这个地方,赶紧去京城赴约。林叔也看出了向阳的局促,就对这群农夫说到:“我们家少爷去京城办急事。这荒郊野外的没个安身之地,要赶紧离开了。”农夫们再次抱拳感谢到:“非常感谢,还有些碎石要清理,恕不能相送。”

  “驾,驾”,林叔熟练的驾驭着马车向前驶去。向阳也松了口气,没有责任的他,却有些羞愧,现在的他还不能独自面对这些世故。经过这个小小的波折,向阳二人又踏上了入京的路途。

  二十天后,向阳来到这刻着硕大无比的“紫平”二字的城楼前,对林叔说到:“您回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就行。”林叔想起老爷嘱咐自己的话,让少爷自力更生。也不多说什么:“少爷自己照顾好自己,别惹是生非,记得写信寄给老爷,让他安心。”说完就调转马头回去了。向阳深吸一口气,整理整理衣容,把行李揽在肩上,大步地向城里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