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流云十一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一箭双雕

流云十一剑 逐蒙 2332 2019.01.12 09:51

  姑苏流云和那中年男子前脚刚走,十一剑就跟了上去,始终保持着十米的距离。

  行动之间,不断利用商铺行人遮掩身影。一直跟随着姑苏流云,直到中年男子栓马停在一家楼前。

  酒楼前,姑苏流云正在和中年男子交谈!十一剑原本想通过唇语判断谈话内容,由此大致推测姑苏流云接下来会如何处理,但距离太远,只能先隐匿在巷口处等待。

  片刻后,姑苏流云进入对街的绸缎庄,中年男子原地等待。中年男子正满脸推笑,恭敬中又带着急切,冲姑苏流云摆手示意。

  而自己在原地徘徊不定,不时探头打望绸缎庄内的动静。又不时频频点头,满意之情溢于言表!

  “到底要用什么法子?”十一剑既好奇又担心。

  又是小半会儿过去,姑苏流云抱着三匹色泽鲜艳的绸缎,从商铺走出,走到中年男子跟前交代了几句。

  中年男子回完话,瞅了眼栓住的马匹,左顾右盼打量下四周。

  姑苏流云在中年男子观望时,放下绸缎,嘴里念念有词。似乎是在咒骂,远远的,从十一剑的位置看去。姑苏流云又是拍脑袋又是满是焦急,像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

  中年男子主要的注意力,不在姑苏流云身上。但却也把姑苏流云的一切尽收眼底,随即,又是轻微点头自得,便快步进了绸缎庄。

  中年男子身形刚进绸缎庄,姑苏流云立刻解了缰绳,抱起绸缎,快速上马!

  “驾驾驾……”

  两财物都到手了!姑苏流云勒缰急催!极速狂奔!

  “驾驾驾……让开……让开……”

  街道上行人,听见姑苏流云的叫喊!慌忙站立两旁,闪过身去!

  “快抓住她!她抢了我的马!”

  “拦住她!那是我最好的绸缎!快啊!”

  几乎是在姑苏流云催马的同时,绸缎庄内的中年男子和商铺主簿连忙跟出急喊!

  姑苏流云座下的银鬃宝马,启动神速无比,一个后腿蹬踏,在青石地面留下两抹浅痕!两步已经奔出八九米之多!将两人甩在了身后!

  “流云!”

  十一剑见姑苏流云狂奔到了跟前,连忙急喊!

  姑苏流云扭头看了下十一剑,但却并不减速,只是快速向十一剑使了个眼色。

  十一剑高喊的同时,右掌扣住巷口墙体,大力压撑,身体微微后退!全力冲出!

  只不过他还是慢了半个呼吸,冲到主街时,那宝马已经超过自己身前,眼看就要狂奔而过!

  ……

  就在这关键的瞬间!十一剑左手先一步抓住马尾,脚下狂奔,右手也在全力抓握,掀起如雾罩般高扬的沙尘!

  双手一并抓稳马尾后,脚下继续狂袭!身体重心下沉,借力猛踏!双脚奋力向上高抬!

  整个人呈“上”字形于空中再次调整姿势,双手用力拖拽,借惯性向马鞍后方极速下坠!下坠期间再次调整!双腿呈“圆形”计算马背宽度,下坠后立刻夹紧马腹!

  左手抱向姑苏流云腰腹,伸出右手抓握绸缎,姑苏流云有感。几乎是在十一剑碰触绸缎的同时,有序的依次松开绸缎!

  “驾驾驾……格的格的……”

  松开绸缎后,姑苏流云催马催得更急!银鬃宝马四腿肌肉在极速奔跑中,受气流影响都已经变形!可见奔跑之快!!!

  两人一路狂奔,马上就要到前街,镇外守门的巡查士兵,听见越来越近的催马声。已经打起精神,轰碾了来往行人,将路口封锁住了!

  “快快停下!还可以轻判!”

  巡逻士兵中年纪较长的一人,站立镇口举手示意!

  十一剑见势不妙,急忙将左手从姑苏流云腰腹抽出,伸手抓握姑苏流云的左臂,紧抓以后向上一提!姑苏流云连忙侧身点头示意!

  “驾驾驾……驾驾驾……”

  又是一阵狂催,宝马奔袭的更快了几分!

  姑苏流云再次催马后,身体快速向下爬伏,与马鬃平行!

  就在这一瞬间,十一剑抖手丢下两匹绸缎,只留一匹,左手猛压马鞍,用力扣住马鞍向上后翘的后座护腰!右手加紧绸缎,再次呈“上字”腾到空中!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

  就在十一剑跃起的同时!姑苏流云如水蛇一般后游到靠后位置!

  与此同时,十一剑再次在空中调整身形,稳稳落在马鞍之上!左手迅速伸出抓握缰绳,双腿用力猛击宝马腹部!

  “驾驾驾……”

  十一剑刚拿住缰绳,也是全力猛催!

  眼看已经到了守卫前方两米!那守将大惊!侧身一滚,踉跄避开急冲而来的流云,十一剑二人!

  见势不妙,其他守军也是慌忙退散!只是那镇口的路障却还在!

  十一剑还是没有捡取,急提缰绳!胸腔以上向下压得极低,后背向上躬起,双腿,双膝夹紧马匹!流云也是同时躬起了后背!如同猫受到惊吓做出的示威体态!做势就要连人带马飞跃近两米的路障!!!

  那银鬃宝马受了力,后腿全力猛蹬!前腿,前颈,马首高扬!

  “潇潇……”

  银鬃宝马一声嘶鸣!腾空而起!

  “驾……格的格的……”

  落地以后继续狂奔,将守门的巡逻士兵和一众的围观行人甩在身后,绝尘而去!

  两人沿着不知名的方向,奔出龙香镇二十几里路,才放松下来。

  又不知,走了多久两人中途停下找了处水源休息,将银鬃宝马牵到一处,让它自行吃草。

  这一路狂奔,加上之前行路的三个多小时,说好了带自己吃香的喝辣的!

  结果到了现在十一剑也没有吃上饭!

  “鬼点子真不少啊,只是莽了一些”十一剑在旁打趣!

  “你刚才,手是不是伸的太靠近了?还有!你刚才喊我流云?”姑苏流云反问!

  十一剑犹豫过后开口。

  “恩……”

  十一剑伸腰活动筋骨,组织了下语言,又道:“

  当时马跑的太快,不搂紧你,那不得掉下去!”

  但却对第二个问题避而不谈。

  “你个死呆瓜!我说的是你的左手!”姑苏流云转过身去,背对十一剑。

  “左……左手”

  十一剑轻嘶一声,仔细回忆。

  ……

  “额……那个……当时哪有时间想那么多!”十一剑脸色有些犯窘,声音较低。

  “对了!我去看看马吃饱了没有!”

  十一剑转身逃开,不给流云说话的机会,也不打算追问流云进了绸缎庄之后的事。

  恩……

  当时十一剑用左手提了流云肩膀示意换位之后,他确实用左手抓握过马鞍后座的护腰,莫不是当时因为流云后移挪胯!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

  ……

  “我姑苏流云认定的事情……绝不会变……我早晚都是你的人……”

  声音不大,但十一剑还是听见了。

  “恩……”虽然听见,但十一剑却不开口,瞳孔舒张到了最大,前额堆叠出很深的褶皱,咧着嘴轻手轻脚将马牵向另外一处……

  

作者感言

逐蒙

逐蒙

这辈子只写三本书。   【天书】(我在未来成了神),写下对事物本质的认知与理解,以史诗科幻呈现给读者。   【地书】(流苏十一剑),写下对生活的感悟与回归本真的生活状态的方法。以史诗奇幻呈现给读者。   【人书】(真实生活),写下对于生活,本真不渝的热爱,以家庭为主的方式呈现给自己。

2019-01-12 09:5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