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章 被套路的长官大人11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风想玉珂 2052 2019.11.25 00:44

  晚饭是从楼下一家店买回来的披萨,游然加热了一下,吃着还算凑合。

  洗完澡后两人就睡前故事进行协商,最终两人各退一步:游然不能关以诺的门,以诺不能要求游然讲故事,皆大欢喜。

  “欧了,”游然摆摆手,“回去睡吧。”

  她转身,火红的头发在空中舞出一道弧度,好似一骑绝尘的风,以诺下意识地就抓住了她的衣袖。

  “……还有事?”游然的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他只是想要一个晚安吻而已。

  ……但他不会说出来的,因为他知道对方不会同意。

  以诺静静看着她,看着游然都有些发毛了,才移开了视线。

  “晚安,教母,做个好梦。”

  游然:“……你也是,晚安。”

  以诺在游然的视线下乖巧地回房关上门,最后的灯光从门缝中被赶了出去,密集的黑暗顺势占领了整个房间。

  灰色的眼睛折射出唯一的月光,漫不经心地投向墙面,那隔壁就是游然居住的房间。

  姐姐,我不是害怕你的拒绝,我只是怕听到预想的答案会有些伤心,然后控制不住自己去伤害到你。

  但你要知道,我想要的东西终会属于我,不管使用什么方式。

  而此时,一墙之隔的游然再次失眠了。

  她的脑海里满是以诺看着自己的神情,明明是淡淡的,却老是叫她挥之不去。

  该死,不愧是小恶魔的祝福,看来今晚是做不了好梦了。

  ……

  黑暗,漫无止境的黑暗。

  游然睁开眼睛,听见了自己的喘息声。

  心仿佛被压在了谷底,四肢无法动弹,她试着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半个音节。

  稀薄的空气,无助的境遇,孱弱的生命。

  游然已经分不清自己在哪里。

  “……醒……一醒。”

  一个模糊而遥远的声音传来。

  是谁?是谁在跟她说话?

  “迷途的人……你不该来这里,走吧……”

  那缥缈的话音结束,一道朦胧的光从她的心口亮了起来,缓缓地包围住她的全身。

  随着光逐渐照亮,她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脚上连着一道极细的银丝,远远地延伸进无穷的黑暗里。

  这些是什么东西?!

  她吓得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下意识地摸向了胸口。

  那里硬硬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她摩挲了一阵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手链。

  红色的小鱼在月光的照耀下一动不动,似乎睡着了,它柔软的鱼尾飘荡在水波里,泛着奇异的光芒。

  游然盯着这串手链看了很久……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刚才梦里的光是从它身上发出来的。

  她有些后怕,连忙把手链戴回了手上。

  游然:猪猪猪猪,我刚刚做噩梦了,求安慰,求抱抱!

  猪猪:做什么噩梦了?说出来,人家给你分析分析~

  游然:呜呜呜,我梦见手上和脚上都连着丝线,好可怕。

  猪猪:梦见自己变成人偶了吗?难道是最近有什么想控制你?

  游然:emmm……好像不是人偶的线,是一种银色的有韧性的……我想想啊,有点向蜘蛛丝的感觉。

  猪猪:……

  游然:咋了?你咋不接着分析了?

  猪猪:我忽然想起今天要加班,我先走了啊。

  游然:???

  之后无论游然在脑内如何呼叫,猪猪都不出来应答了。

  什么嘛……还说自己会分析,真是不靠谱。

  眼看着天蒙蒙亮了,游然缓慢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打算出去倒杯热水安抚一下自己的小心脏。

  但她刚打开门就愣住了。

  自家的大门怎么会在风中摇摆?回来明明关了门的呀?

  她一回头更加凌乱了……为什么以诺的房门开着,床上的人呢?!

  完,蛋,了!

  不管是以诺自己走的,还是被什么人带走的,总之人没了,她这回死定了……

  “喵——”

  突如其来的猫叫声,让游然找到了最后的希望。

  是佩吉的声音!难道在隔壁?!

  她顺着声音找到了隔壁,轻轻往里一推,门就开了。

  “以……诺?”

  晨光从轻薄的纱帘里穿过,影影绰绰地投向了客厅里的少年。

  他面无表情地站在单人沙发前,白色的T恤松松垮垮地罩在身上,露出两条纤细瘦弱的小腿。

  他没有穿鞋,光裸的脚趾深陷灰褐色的地毯里,佩吉就靠在他的脚上,似乎已经熟睡。

  收音机传来一阵阵断断续续的杂音,似乎在播着什么曲目。

  一切都很和谐。

  受这环境的影响,游然蹑手蹑脚地走到了以诺的身旁,想小声问问他怎么会在这里。

  那知她一转到以诺的身后,就发现对面的沙发里还躺着一个老妇人。

  报纸还搁在膝上,眼镜还挂在胸前,但是人看上去却仿佛已经没有生机,一动不动地歪躺着。

  “天,她不会已经……”

  “她还活着。”

  以诺转过头,肯定地回答道。

  游然见他语气如此确凿,便上前碰了碰老人的手。

  还好……还是温热的。

  放下心后,游然扭头小声地问以诺:“你怎么不去睡觉,站在这里?”

  以诺低垂着头,看向了脚边的黑猫。

  “它死了,我把它送回来。”

  游然的心一紧,她这才注意到佩吉的状态有些不正常,它的身体没有了起伏,似乎只是一具逼真的工艺品。

  一想到昨天才软乎乎的小可爱,现在却变得冰冷僵硬,游然有些不太好受。

  她蹲下身,抱起了那具小小的躯体,“走吧,别告诉奶奶,就说它调皮跑了。”

  以诺点点头,从她的手上接过了佩吉,“还是我来抱吧。”

  游然当他是舍不得佩吉,便让他抱了去,谁知道听他小声补充了一句。

  “露西亚说女性喜欢动物,但是动物死了之后还是会本能的害怕。“

  游然:……露西亚没告诉你女人和女人不一样嘛。

  他哪只眼睛看到她害怕了?她连死人都见过,害怕死猫?

  算了,随他误会吧……

  ……

  本来还能睡个回笼觉,却被这个小插曲打乱了。

  游然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掏了掏耳朵,问道:“你刚说什么?”

  诺顿给了她一记爆栗。

  “我说,根据最新的消息,明天,康茂德就要进攻了!”

  游然一个激灵,彻底醒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