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被套路的姥姥12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风想玉珂 2180 2019.08.09 16:09

  见游然颔首,小桃便接着说道:“那会儿天蒙蒙亮,山林间全是雾气,因为怕雾气太大迷失方向,大家就都聚在一起,彼此有个照应。”

  “我当时正采着野菜,忽然有人问:‘那是什么?’,我就扭头去看,”

  “……就看见不远的前方站着一个人,有人喊他他也不答,就呆呆站在那里,然后……他的影子突然从地里爬了起来,越变越大,只见它伸出手,朝那人的心脏捅了过去……”

  场间众人都倒吸一口气,等着她的下文。

  “然后……然后那个男人就倒下了,我们过去看的时候,他已经……死了,如同您看到的那样。”

  游然听着她的描述,好看的眉微微蹙起,没有说话。

  一旁的燕赤霞上前一步问:“你怎么知道那是个男人?你之前不是说,烟雾很大吗?”

  游然也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她刚才检查尸体的时候,发现那男子身形瘦弱,单看背影应是不易辨认出性别的。

  小桃楞了一下,随后缓缓解释道:“许是我……一时口误,因为看到尸体时是男子,便在重述的时候代入了。”

  游然点点头表示理解,又问道:“那个影子的样子,譬如形状啊颜色之类的,能再说的详细些吗?”

  这时旁边一个妇人插嘴道:“小姐啊这个我知道,那个影子是个人的形状,乌黑乌黑的,周围还泛了一层金光。”

  “金光?”

  游然和燕赤霞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里的不解。

  小桃在一旁解释道:“可能是当时……太阳刚刚升起,所以看上去有金光。“

  倒不是没这个可能……游然敛眉思索起来。

  环着手臂,在一边默然良久的聂阡忽然说话了。

  “你很热?”

  这句话说的没头没脑的,游然楞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他是在同小桃说话。

  小桃本就出了很多汗,又见聂阡那双美好的桃花眼专注的看着自己,便更加紧张,抓着手帕的手捏的更紧了。

  “多……多谢公子关心,小桃不热。”

  看着她额头上的汗珠,聂阡笑了笑,不再说什么。

  游然简单安抚了一下众人,又重新回到了案发的地点,和燕赤霞一起蹲在地上,找寻蛛丝马迹,聂阡则靠在一棵树上假寐。

  游然:“燕少侠觉得,这次的案件和方丈的案子,是同一人所为吗?”

  燕赤霞沉吟片刻,说道:“是不是一人所为我还下不了结论,但我能确定,这两个案子不是鬼怪作祟,而是人为。”

  游然有些惊讶:“为何?”

  燕赤霞指了指尸体前的一块草地,“你看,这草明显有踩踏的痕迹,那般飘忽的影子,会造成这种痕迹吗?”

  果然,那片地的草比旁边的草比起来,明显有被压弯的痕迹。

  燕赤霞又拿自己踩过的草地与那块做了对比,发现那片草的弯曲程度要小很多,说明曾踩上去的人比他要轻很多。

  游然只觉的忽然之间找到了点破案的方向。

  “我再去问问昨天的目击者,看看他怎么说。”

  ……

  柴房内,饿了一整天的大牛正在狼吞虎咽地啃食手里的馒头。

  他左右手各拿一个,还不忘盯地看着碗里那个剩下的,活像个没吃过饭的饿鬼。

  聂阡掩面不看他那吃相,只拿脚踹了踹他,语气有些凶恶:“快点吃,吃完了小姐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

  终于等到大牛吃完,游然便要上前问话。

  就见他往后一倒,四仰八叉地倒在茅草堆里,翻了翻眼皮:“小姐想问什么?我该说的昨天都说过了。”

  看到他那赖皮样,聂阡一脚就上去了,顿时疼的他嗷嗷直叫,连忙坐起身来听问话。

  游然:“你把那晚看到的景象,再细细地说一遍。”

  大牛:“哎,不就……好吧,我那天晚上去方丈房间,看到方丈正在读经文……”

  游然打断他,“你怎么知道他在读经文?”

  大牛抠了抠脑袋:“额,我看见窗户上,映着他低头看书的倒影,一动不动的估计看的很投入。”

  游然又打断他的话,“那你怎么就断定了他在看书,而不是在干别的什么?”

  “这……这这。”大牛憋了口气,半天答不上来。

  猪猪:……你这种行为叫杠精你知道吗?

  游然:哼,谁要他刚才对我那个态度。

  “啊!是守院门的侍卫说的,对对,他说听到里面有方丈读经文的声音,我才以为他在看书的!”

  大牛一拍大腿,终于想了起来。

  游然这下倒是有些惊讶了,“接着说,后来呢。”

  大牛:“后来……后来我不就看见那个妖怪了嘛。“

  游然:“哎呀,往细了说!”

  大牛只好用他那不太聪明的脑瓜想了想,说道:“就是……一个黑影子,从方丈的身后长了出来,他没有头,只有两只手,就见它变出了一条索命的绫子,然后……“

  “停停停!”游然连忙打断他,“你怎么知道他没有头?”

  大牛显然已经习惯了游然这种爱打断自己的问话方式,“那是因为他只有手伸出来了,头上依旧是方丈的脑袋,就像那个……那个千手观音一样。”

  游然:……这影子怎么和杀害大弟子的不太一样呢?

  游然迟疑的说:“那你回忆一下,那影子周围有没有一圈金光?”

  大牛露出了一种“你在逗我吧”的表情。

  “我说小姐耶,您也太为难我了,那方丈点了蜡烛,整个房间都是烛光,我哪里注意的到影子有没有发光啊?”

  烛光。

  游然在心里默读了几遍,好像有了一些想法。

  她拉着聂阡立刻回到了方丈的房间,兴奋地在房里翻来翻去。

  “哈!我是觉得哪里奇怪,原来是这样!”

  聂阡看着她那高兴坏了的样子,嘴角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发现什么了?”

  她拉过聂阡,小声地在他耳边说道:“我发现,这间房没有水杯!”

  聂阡显然没有理解她的话,“这个不是早就知道了吗?要是有水杯的话,他也不会要小桃过去送茶水了。”

  见聂阡质疑她,游然也不生气。

  “哎,一看你这只狐妖就不通人情世故,方丈这种贵客府中会不给他安排茶水吗?至于要他自个越几个院子,去求后厨的一杯茶水?”

  “而且他读了一晚上的经文,又怎么会不口渴呢?”

  游然那双漆黑的眼睛里透出一股皎洁的光,就像暗夜里不断跳动的萤火,让人想抓住,不叫它溜走。

  聂阡看着这样的她,眼睛一眨也不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