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被套路的姥姥13

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 风想玉珂 2289 2019.08.13 15:16

  那双桃花眼里如同盛满了春日的温酒,微微一荡几乎要漫了出来。

  游然见他眼神奇怪,还以为自己不小心施展了媚术,便伸手朝他脑袋上推了一把,想让他回个神。

  那知聂阡抬起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轻薄广袖骤然滑落至手肘处,露出了一节凝霜皓腕,聂阡的视线也随之下移,移到了那节手腕上,一颗光华流动的琉璃球上。

  “这是什么?”

  那颗琉璃球拴在一根纤细红绳上,球里隐约能看见一只游动的小红鱼。

  聂阡的第一反应是——难道这是自己被剥夺的那颗内丹?

  但很快他就排除了这个想法,因为当他试探性地接近那颗球时,气息被弹了回来。

  游然用力挣开他的手,连忙把衣袖拉下去,挡住那个琉璃球,装作不在意地说:“没什么,就是一位故人送我的手链而已。”

  她的手在衣袖遮挡的地方,轻轻握住那颗球,有些冰凉的温度传入了她的指尖,就如同那个送她礼物的人一样,冷酷寡言。

  总觉得有些遗憾,最后没能和他好好道别再离开……

  聂阡点了点头,见她的表情有些暗淡,便转移了话题:“所以你觉得的方丈房里没有水杯这件事,有隐情?”

  游然听到了他的发问,连忙驱散了脑中那股慕名的情绪,把视线落在了面前人的身上。

  “嗯,但这件事我一时半会儿还没想通,”

  “我打算今晚在这里做个试验,你能留下来帮我吗?”

  聂阡见她恢复了正常,便点头应下。

  窗外已是黄昏,不过离太阳落山还得半个时辰,有金光从屋外照了进来,一切事物都被渡上了一层金光。

  他们搬了凳子并排坐在窗前,默不作声。

  聂阡觉得无趣,正要扭过头去跟游然说话,就见她被金色的日光笼罩着,整个人熠熠生辉,漆黑如墨的眼睛也被染成了秋日的枫林,几乎能发出炽热的火光。

  可当她的眼睛转向他时,他才觉得错了,大错特错。

  那明明是冬夜里能被轻易倾覆的烛火,待燃尽全部的温热,便平淡如水的赴身于最后的良夜,不管外层看上去如何滚烫炽烈,焰心依旧冷淡如初。

  好像这世间,什么都不能让她触动似的。

  他忽然想起早些年间,他们从洛阳一路行至金华,因他没有内丹,便化身一只狐狸卧在她肩头。

  在那些患难与共、奔波不息的夜里,她是否也是这种眼神看着前路?

  又是否用这种眼神对着梦中的自己,冷淡地说:

  愿此番求仁得仁,各从其欲,皆得所愿。

  聂阡有些失神地看着她,张开口几次又都合上了,他感觉心头有东西在流窜奔涌,却无法纾解,到头来只得紧紧握住自己的手。

  半晌后,他问:“你打算如何得到黑山老妖的赏识?而得到之后,你……又打算如何安置我?”

  游然认真思考了一下,那之后……她应该会杀了黑山老妖,然后再自杀,相信有了他们的精气和修为,他应该能成为这个世界当之无愧的反派boss了。

  但她现在还不能告诉他,以防他涉险,毕竟夺走他内丹的初衷,就是为了让自己成为其他妖物的靶子,从而保他周全。

  所以她回答道:“不如何,黑山老妖的事情你不需要管,只用知道我所得即是你所得就行,”

  “想必那之后,你已有了自己的领地,那就各走各的,我也不会再管束你了。”

  她这话说的真诚又实在,聂阡却轻笑出声。

  “呵。”

  ……又怎么了?这么霸道总裁的承诺还不满意?!

  游然不解地回望他,见那双昔日里会浅笑的好看眼睛里,掺杂了一些挣扎,一些愤怒,甚至还有一些恨意,便越发不解起来。

  恨什么?恨自己夺走了他的内丹?恨自己对他的打压?

  ……没错,他是灵兽,开智也比她早,如果不受她的欺压,如今也能成为一方大妖了,而现在却只能委身做她的小弟,实在是有些伤自尊。

  但她也是为了任务嘛!不然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抢反派boss的内丹啊。

  于是她自以为理解的俯身拍了拍聂阡的肩膀,说道:“没事,我是你大哥,我允许你坐享其成。”

  聂阡压下心头苦涩,一把拍开她的手,有些恶狠狠地说:“你不是要做实验吗?快点做完!我还要回去睡觉。”

  游然只好努努嘴巴,滚到一旁做实验去了。

  夜晚依旧安静,烛火微微随风摆动,连带着那窗户里的两个人影也摇摇晃晃的,不时还传来一两句打闹的声音……

  ……

  燕赤霞吃过晚饭,乘着月色往西边的客房走。

  他一路思考案情,脚下也走的稳当,最后决定明早去问问那位游姑娘,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然而他想的太过出神,竟没发现有东西在抓着自己,等他注意到的时候,人便已经下意识抽刀,割开了衣袖,并跳了开去。

  “是谁?!”

  他厉声呵斥道,发现抓那截断衣袖的,是一截苍白细弱的手臂。

  “是……是我啊,燕兄。”

  墙后缓缓站出来一个人,他见燕赤霞那剑拔弩弓的架势,连忙摆手说明身份。

  “燕兄别冲动,我是宁采臣啊。”

  那人一身瘦弱姿态和泛白衣袍,确实是宁采臣无疑。

  燕赤霞这才收起手上双刀,在身上擦了擦,皱眉说:“这么晚了,燕兄不去睡觉,在我门口站着干嘛?”

  宁采臣上前几步,搓着手不安的问道:“我就是……有个问题想问燕兄。”

  燕赤霞:“但说无妨。”

  宁采臣看向燕赤霞,满脸惴惴不安的神情,“燕兄之前说这世上有鬼,可是真的?”

  燕赤霞见他那副样子,不忍告诉他实情,拍他挨不住晕过去,便没有回答,反问道:“怎么,宁兄见到了?”

  宁采臣连忙摇摇头:“不……我就是随口问问,因为这几日发生太多事了。”

  燕赤霞点点头,“确实,所以你也不要半夜走动了,快回去睡吧。”

  他打发了宁采臣几句,就回房睡了,只剩下宁采臣还在原地,睁着一双充满红血丝的眼睛。

  ……也许是他自己吓自己吧,宁采臣扶着墙,缓缓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他的脑海里又开始响起那首断断续续的歌来。

  “千万恨……恨极……在天涯。”

  他假装镇定,加快了脚步,但越是想要快,腿却越是不听使唤。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

  不行,他一定要赶在歌曲唱完之前,回到房里锁好门!

  “摇曳……碧云斜。”

  那声音凄婉幽怨,堪堪停在了最后一个字上,整首歌曲也戛然而止。

  他心想,完了,已经来不及了……就听见身后有人在叫他:

  “……宁郎,为什么不愿意看我一眼?”

  他脖颈僵直,却如同蛊惑了一般,缓缓朝身后望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